经过同喜班一年的学习,我对西园的向往之心,一天更比一天强烈。特别是学习了《皈依俢学手册》之后,更坚定了我的信念。因为,自己以前是稀里糊涂皈依的,对该怎样发心、怎样纳受皈依体都是一无所知。通过对《皈依俢学手册》的学习,让我认识到了发心的重要性。我一定要到西园去向导师求受三皈五戒,并发愿做一个如理如法的佛弟子。怀着这样的愿望,我踏上了开往古城姑苏的列车。

经过一天两夜的路程,终于在10月3日凌晨4:50时到达苏州站。我用导航找到了公交车站,静静等候汽车到来。忽然手机响了,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师兄,您到了吗?”电话是悟藴师兄打来的;虽然手机通讯录里没有备注,但是,在网络上一起学习一年,虽未曾见面那声音却是那么的熟悉。此时,我不再等候不知何时才能到站的公交车;迫不及待的打上出租,直奔西园。

参天的香樟,苍老的银杏,静静的守候在天王殿前;天边透出一丝鱼白,地上的小草、墙角的竹影,模模糊糊若隐若现;“哒 哒 哒 哒 !”远处传来清脆的打板声;一队身影整齐的排列在鼓楼前,轻轻梵唱;这一切是那么的柔和,那么的唯美,仿佛置身于画中。

轻轻的问候一声:西园您好!

我来了.......您是那么的让我向往;因为,这里有我追求的目标,有解脱之道,有尊敬的导师,还有有一群菩提小伙伴。再远的路,都不能阻挡我对您的向往......

我看着香樟树的名牌,这古树不知道见证了多少个历史变迁。“师兄好!”是善珩和悟蕴两位师兄来接我,初次见面却是那么的亲切。在师兄们的引领下,沿着黄墙穿过小巷,来到了三福楼。轻扣门环,“请稍等一下!”屋内传来夹杂着闽南味的普通话,悟同师兄早已捷足先登;接着法俊、慧铣、师兄们正在陆陆续续朝西园赶来。

晚上21:07时,法昆师兄到了火车站,可是山门关了;微信群里一段对话,显得格外温馨,好似家人的牵挂与关杯。

法昆:师兄们,明天怎么安排?

悟同:@梦归来 您到哪啦?

法昆:火车站。什么时候过来哦?

尋踛:山门关了,师兄在外面暂时找个酒店住一晚吧!

法昆:40路到西园路。嗯嗯!

净凤:@梦归来 师兄来吧!我叫一位师兄去接你,外不太好找住的方。

净凤:@梦归来 师兄到哪了?

法昆:马上到门口了

净凤:在门口吗?没看见人啊!

悟同:打电话吧

法昆:在门口了,凯旋宾馆对面

法俊和我一边看着手机信,一边朝山门赶去。“净凤师兄在山门等法昆师兄了,我们走快一点。”我催促着法俊师兄。时间已是21:30时,山门前灯光昏暗。

“法昆师兄!”净凤师兄半开着东门轻喊着。“师兄,法昆师兄到了没?”“你们是来接法昆师兄的!随喜师兄们。”法昆师兄斜挎着背包,带着一丝旅途的疲惫,走进山门;师兄们到齐了。每一条信息的背后,都带着一份真诚的关怀。这是名副其实的网友见面,我们相约西园。

宁静的山门前传来蟋蟀的鸣叫声,中秋时节虫儿依然低呜;同学们的相见却不曾打扰这份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