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女儿的冲突,是在我的病中。女儿在病床前陪伴着我,却心不在焉,只关注自己的手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病中的我,既感到无力,也感到悲伤。怎么就养出了这么一个冷漠而没有孝心的孩子!我忍不住哭泣,哭诉抚养她的不易和辛苦,可女儿却露出极为反感的情绪,以一种不可理喻的形象,在我身旁怵着。

       人们说相爱的人,伤害得更深。朋友们也宽慰我说,子女是债,有讨债的,也有还债的,你就当她是来讨债的就行了。话虽如此,可是哪一个父母愿意自己的儿女是来讨债的呢。如果我死了,她又向谁去讨?这样的心性,她以后如何处事,又如何生存?在那时,我开始反思自己的教育。

      可能真是忙晕了,但其实是自己的智慧不足,不能正确处理母与女的关系。一个善缘,在过于粘著的关系中带来了真正的痛苦。

      由于两边老人工作与身体的原因,都不能在生活上帮助我们。就这样,从生下来她就没有离开过我的身旁,大多数时间都只有我们母女俩生活在一起。我也从来没敢放下过对她的关注,生怕有所闪失。在与女儿的关系中,由于过分的关心和在乎,引发出了强烈的占有欲。带着她到处学习,画画,跳舞,游泳,钢琴,写作,数学、英语各种补习,用学习代替着成长中所需的一切。你是我的孩子,你不能落后,我和你爸的优点你要继承,最好发扬光大,我和你爸未尽的事业与远大抱负,你最好也能实现!天啦,现在想想,这哪是亲生母亲啊!?这明明是打着“爱”的名义的占有和压迫!我辛苦异常,孩子何常又不劳累呢?

       可惜,智慧的人生在我这里开启得太晚。 母女一场,前世一定有数不清的因缘。你借我腹而来,但并不只属于我!此生你有自己的轨道和使命,你是一个有着自身因缘的个体。

       在压抑中你坚强地长大了,也试着用你的方式反抗着,故意不按我们说的做,冷漠是你最常用的方式。母女善缘就在过于粘著中逐渐的走向了扭曲。

        女儿,在这里,妈妈要真诚地对你说一声“对不起!”在你成长的过程中,我打着爱你的旗号,给了你太多的呵斥,压力。但也要请你原谅妈妈。因为那时的我,确实是愚痴和无明的。

       我不能把所有的家事都做完了,而责怪你懒;也不再会怕你摔跤,排除了所有的障碍又怪你无能;我要多赞美你的善良,看到你的努力!你是一个淡泊名利的孩子,真诚是你的优点;你是一个朴实的孩子,懂事的孩子,从不乱花父母一分钱。你知道美好得自己求!人生得自己走!看着你用自己的努力,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妈妈我怀着爱,关注你,关心你,陪伴你,深深地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