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导师,法师,各位义工师兄们,大家好,我是法临,明天,我加入三级修学就满一年半了。这是我第一次参加静修营。当报名链接出来时,我是以秒杀的速度报名的。最终当我收到义工录取通知的时候,内心的激动无以言表,相信很多义工同学跟我一样,因为这里对我们来说不光是心灵的家园,更是魂牵梦萦的圣地,因为这里有无我利他的实践,这里有两套模式的传递。在这里,我们像家人,更是菩提道上的金刚道友。在这样的氛围里,更能实践和检验自己这颗还比较弱小的菩提心。

经过一年多的修学和义工行,我更坚定了要在两套模式中成长的信心,但也在实践中看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我是义工,经常被准学员赤诚的求法之心感动。常常会遇到一些工作时间做一休一的准学员,为了一周两次的修学时间宁可换班调班,放弃为数不多的休息时间,或是在翻班倒班后直接赶来修学。也看到过一些内心很想修学,但生活中有因缘导致暂时无法修学时他们的失落和遗憾。他们无疑让我更加珍惜自己当下的修学因缘,也感恩他们成就我的义工行。但自己做义工中也有烦恼对镜,自我的重要感,优越感,主宰欲总是动不动的跳出来干扰我本就弱小的菩提心。在来静修营之前,我就想好了,这次义工行我一定要好好收拾收拾这一堆混乱的的情绪,在行堂的岗位上服务好各位学员菩萨,好好给我的菩提心施施肥。

劲头十足地在行堂干了两天,感觉自己步履生风,神采飞扬。但也有手酸腰酸累到快趴下的时候,连端碗时手都是在颤抖的。不过身体上的累,睡一觉就缓解了,内心是真正欢喜的,因为这里有模式,有氛围,更是因为有导师的加持。一度觉得自己这次的义工行开头挺不错。但这种感觉很快被拉了回来。在一堂午斋的行堂中,我正抱着菜盆稳步移动着,眼看这一排没有推出的大碗,心想可能没有要加菜的了,想着还有好几排没有行,就稍微提升了步速移动。突然一双手递着碗到面前,而我正好因为提速而错过,再匆匆回头给这位学员补上菜。当我刚想继续加速移动的时候,这位学员轻声地对我说:请你慢一点好吗?。当时第一念我想到的是还有这么多排要行菜,不快一点怎么顾得上呢。午斋过后的结行时才有机会坐下回头想想这件事。我们的大组长慧杜师兄说行堂时要注意推出的碗,如果目光所及没有推出的,可以匀速前进,不用目光对视询问。但我只理解了半句,加上自己的主观臆断,在没有碗推出时,我是加速前进的,没有顾及到可能在等候的营员们,可能他们看到菜时我已经一阵风飘过去了。明旭法师对行堂义工的开示说:行堂的过程中我们要带着三种心,感恩的心,供养的心,平等的心。如果在我面前的是导师,是诸佛菩萨,我还会一阵风飘过吗?不,我一定会恭敬供养。如果我意识到在我面前的是营员菩萨来成就我的义工行,我还会匆匆走过吗?不,我会带着感恩心稳步前进。

无始以来的串习让我当下没有觉知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反应出我的内心世界,着急,忙乱,紧张。导师在表堂后的开示中说到:修行就是修正我们的行为,行为包括身体的行为,语言的行为和思想的行为。一场行堂就让我的心行原形毕露。之后的两天,我常提醒自己留意脚下,用身口意的调整里调整我的心行。我试着在行菜时对营员菩萨们说,感恩菩萨、供养菩萨。感恩你们的到来,成就我的义工行。感恩你们的到来,把佛法正见带回自己的生活中,把正能量传递给更多的人。当我这样思维时,我的脚步平稳了,我的内心也平和了许多。在看到营员们行堂后把碗筷收拾整齐,在离开时对我们合十鞠躬,我内心既感动又惭愧。感恩他们提醒我,成就我,让我有机会将修学的内容得以践行。惭愧我还有太多需要学习和修正的地方。

我知道我的热恼、苦楚惟有修学能够救拔,我的串习、执著唯有发菩提心能够拯救。我漂泊不安的内心惟有三宝是真正的皈依处。祈愿我能够将这份座上的修行体验带到座下,安住在这份感恩、祥和、平等的心态中。

慧标师兄在行堂结行茶话会上与我们分享:无始以来的业力串习太过强大,我们若想今生解脱,仅凭一点努力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必须要更精进、努力、拼命地修行才有可能摆脱这强大的引力。在同修前几课的视频中导师曾对我们说过:对我们的期望不仅仅是学完了用在生活和工作之中。而是两条路,要么出家,要么投身佛教事业。这次随喜参加菩提心戒法会,我发愿:精进修学,生生世世追随导师,尽我所能弘扬佛陀正法,在生活中自觉觉他,自利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