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4号那天,我坐在刚刚离开苏州北站的高铁上,思索着这几天来,对我的意义。

那天上午,皈依法会,我跪在大雄宝殿,佛陀的脚下,随着前行仪轨悦耳的唱诵声响起,我的心也跟着共鸣起来。一次问询,二次问询,三次问询,和几百位信众,我们在无声的行动,冥冥中,又似乎有股力量,把我推着。在佛菩萨的环绕中,我好像明白什么是把自己交托出去的感觉。这时候,师父的声音响起来,他说:今天,是你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因为就在这一天,你们决定皈依三宝,这是迈向生命解脱的第一步。。。听到这里,我突然悲喜交加,泪如雨下,好像我的心在说:是的,终于来到这一刻了,久违的一刻!

在佛传的第二篇,师父说,我们一定要搞清楚,我们为什么学佛。信佛不是拜神,我们信佛,是要建立一个信心和决心,将来能成为像佛陀一样的人,具有佛的身口意,佛的知见。

人,都有解脱的需要,佛陀认识到世间人寻求解脱的方式,比如喝酒,还有外道的方式,比如升天、苦行、禅定都无法导向真正的解脱。

现在常常会对10年前的自己升起慈悲和忏悔心,那个时候经常喜欢约上朋友们喝酒。很喜欢微醺的时候,那个开心又好像出离世间的状态。但那个状态实在是太短暂了,每次酒醒就会后悔,因为胃会很不舒服,头也会疼。不仅如此,还会制造痛苦和烦恼。我记得有一次过年,我和老同学们喝了很多酒,回家后,我跪在地上抱着马桶吐到手都在发抖。我永远都忘不了,我在晕晕乎乎中看到我的爸爸的那个担心和失望的眼神。

后来学了佛,不喝酒了,每天开始疯狂的打坐,以为打坐就能解脱,还去参加各种禅修,经常打到膝盖痛到不行。有个姐姐租了郊区的房子,每天打坐3个小时,连续5年。然后她跟我说,她开悟了,并创办了自己的禅修班。我就羡慕到不行,可是为什么每次打坐的时候很欢喜,一到生活中,烦恼和困惑还是照旧层出不穷呢。

学了佛传,我恍然大悟,原来打坐只是工具。佛陀告诉我们,只有在安止的状态下,使用智慧观照生命中的现象,才能从根本上断除无明。

当然,安止和智慧都不容易获得。但佛传给了我一个似乎清晰的成佛的地图,认识到这种行动的极大利益,我决心做到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诚心皈依。也就是我做了一个决定,下定了决心,要做一个身口意都像佛陀的人。可能这个要求太高了,但可以先依照五戒十善来。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饮酒对我来说相对容易,对于不妄语,我决定以后依戒奉行,特别是工作方面,以前经常会去找各种资本聊天,会夸大我们项目的估值,以后会照实沟通。

其次,是接纳。佛陀发现,人兼具魔性和佛性。过去的我非常喜欢批判自己,其实就是在排斥自己的魔性。往往越是排斥,就会发现魔性的反弹越大,反而会受到第二支,第三支毒箭连续不断的伤害。对于我来说,接纳,是让佛性和觉性展现的关键。

最后,要用正念生活。使用正念,就是用正确的理念引导行为,并且了了分明的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做什么,不被无明推着走,这样才更容易让自己安止和使用智慧。就像一艘偏离了航线的船,是正念,让船回到正确的支流,才能随着支流汇入到河流的主干道,最终到达目的地。

有一天晚上,我问我们班长师兄,他有没有发现受戒之后自己有什么变化,他问我怎么了。我说,我发现以前内心总是能隐隐藏着莫名的焦虑和恐惧,似乎减少了90%。这两天一直非常安住,遇到对境时如理思维会来的非常快,不像以前会想半天,到底用什么正见来处理。以前想不通的,做不到的,也能比较快的放手。我想,这就是佛菩萨还有师父给我的加持力。

心里非常非常的感恩,因为这两天,我的行住坐卧都处在一种淡淡的喜悦中,这是财富,家庭,婚姻,事业从来没有给我带来过的快乐。每天早晚的定课,变成了极大的享受,南无布达呀,观想一切诸佛世尊在我面前,我深深依止和交托,南无达玛呀,观想自己从三藏十二部典籍获取巨大智慧和力量,南无僧伽呀,观想师父和一切利益过我的善知识在我面前,我依止和听闻开示。

班长师兄说,这个力量是受戒之后获得的戒体,它也许会伴随自己的无明增加而消失,所以有机会多参加法会。由此,我深刻的感受到亲近善知识,保持善法欲有多么的重要。有机会也发心去受八关斋戒,受到更多的加持,八关斋戒持一日相当于持五戒一生。我相信如果能做到自己的决定,并按照师父规划的地图,精进不休,我们的小船一定可以到达彼岸。

2018年10月4号那天,在大雄宝殿,皈依结束之后,我从跪拜起身,抬起头,正好望见到佛陀的侧面,他眯着眼睛,嘴角上扬,对我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