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周的修学课程是《走进佛陀,认识佛法》。佛陀出家前,他看到人世间的老病死,升起了大疑,就是巨大的疑惑。对生命存在的状态的疑惑:为什么人生有这么多痛苦?为什么既然有生命的出生?为什么还有生命的消失?

佛陀出家前,他看到了人世间的苦,他发心一定要找到解决的方法,于是放下一切,出走,去追寻和实践。

现在想想,从小到大,无意之中,自己一直在见证生老病死。因为家里有很多人都在医院工作,我们全家都住在医院的家属区,经常要从医院的大门经过,而大门就是急诊门诊。我看到过烧伤面积达到99%的人,看到过因为从悬崖翻车而鲜血满地的一车人,看到过自杀之后来不及抢救的人,还有还没有走到门诊大楼就开始生孩子的女人。有时候因为病人伤势过重,医生会在现场就开始简单的抢救。一幕幕的画面,我到现在还记忆尤新。有那么一点惊心动魄,又好似跟自己有远远的距离感。

小时候的经历,可能是我我一直觉得死亡是一件相对自然的事情的原因。但,是即便如此,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内心深处总是有一些失落感,这种失落感来自于对于生活中,工作中转瞬即逝的快乐的敏感,和对找不到对治方案的茫然。那个时候,心里就会升起类似希望解脱的愿望,这种需求越来越强烈,因为那种隐隐作痛的苦,变成了一种疾患。之前有老师兄问我,为什么要进三级修学,我说如果不修真的是太苦了。

2008年,在生活和工作上都遇到了很多挫折,我的那种痛苦接近达到了极限,不得不要去找到哪怕是让自己轻松一点的方法。从瑜伽到各种身心灵课程,上了一个遍,买了几大书柜的身心灵书籍看,又在同学的介绍下皈依的各种师父和修行方法。去年,遇到三级修学,深深的觉得能够遇到正法不易,又能让自己受益,还能持之以恒的修下去的正法更是不易。

佛陀看到死亡也不回避,但是不悲伤不消极,而是对青春、健康升起了强烈的虚幻之感。我想这就是空性智慧的基础。想到自己遇到问题,也要做到尽量不粘著,接着要积极的去行动。

佛陀尝试了各种方法,最后经历各种磨难,在如此高的悟性下,才证得了解脱的方法。

如此想来,正法真的是太难得,既然自己得到了暇满人身,就要珍惜,精进。

最近一直在调整自己的状态,前段时间进入低谷期,没有好好看法义,也有各种对境出现,看到这一课,我就是知道是自己的内魔和外魔相互作用的结果。法义中说,在家众要思维学佛的目的是什么,发心是什么。学佛就是要获得解脱,找到一种智慧,解决生命的疑惑,其实就是开发我们的佛性。

如果我们能发起菩提心,一定是看到了自己的苦的过患,也看到了所有众生苦的过患,自然就会除了时时检查自己的心,还要积极的行动,让所有人都避免这样的问题。看到这一课,大受启发,先从定课上优化自己的修学。如何让自己有个更好的心灵环境,开始践行每天感恩一个人,一件事,培养自己的慈悲心。每天观想自己的心就是佛陀的心,好像总有那么几个瞬间,觉性就闪了一下光,也许,就是这一点点光,带给我无比的力量,照着我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