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观是佛法修学的重要手段,假由止观的修习才能纳法入心,于法受益。在《道次第》中提出了以观察修和安住修将法落实于心行,达到自心的净化、调整与改变,完成生命品质的提升,达到转凡成圣的效果。

在《破斥两种妄见》中,宗大师特别指出了在对待观察修与安住修中的两种错误认识:一是认为聪明人只要修观就行,苦行者只要修止即可;二是认为观察修应在闻思的阶段,进入修的阶段就不应该分别。可以说,我对宗大师的说法是认同的,通过导师的开示,我也认识到了观察修与安住修是有机统一的、缺一不可的。我觉得自己这个问题上没有疑惑,不存在这个问题,真是这样吗?

一遍又一遍地听闻下来,仔细思量,我发现在自己的内心深处还是有认识误区,原来看过一些禅宗公案,对于那些大德的杯子一落地就能开悟,被祖师一棒子打下去就得成就的事很是羡慕,觉得这些人就是了不起,每日不过是运水搬柴,挑水做饭,也没什么文化,说开悟就开悟了,就像六祖慧能大师一样,于是我就觉得闻思经教简直是浪费时间,好好的去禅堂打坐才是正路,打坐就是止观,止观就是什么也不想。如今想来,真是颠倒。如果没有观察修,没有正见的指引,那样修得的定又是一种什么定?

此时回过头来想起自己加入三级修学以来的改变,无论是对待家人学会了理解、陪伴、关爱,减少了矛盾,化解了隔阂,彼此变得融洽,还是懂得了反省自己,随喜他人;无论是认识到了人生不只是只有今生的吃喝玩乐,还是渐渐看到了随业流转,轮回的痛苦;无论是明白了因缘因果,不再黏着于家人,贪恋于金钱,还是懂得了无常的道理。其实,自己一系列的心态的悄然改变,都是源于观念的改变,而观念的改变又绝非一朝一夕的,因为无始以来的串习着实坚固,离开了一遍一遍的闻思法义,离开了小组共修的纠偏调整,离开了班级共修的再次提升都是做不到的,而从自修到共修,就是一个观察修的过程,我现在有的一点正见,就得益于观察修,而一遍又一遍地闻思、串习,这些观念愈加坚固,如果现在有人跟我说,你别信佛了,信其他宗教或者什么吧,我会毫不动心,义无反顾,这种坚定,我想就是由观察修到安住修的结果,就是从调整到熟悉,进而对熟悉的内容再巩固、稳定的结果,这就是止观,可以说,我也是三级修学止观修学的受益者。

在这篇法义中,宗大师还讲到了观察修在对治沉掉中的作用,“若有猛力无间念三宝等功德之心,则易断昏沉;若有猛力无间念死无常及苦等过患之心,则易断掉举。”以前,每当看书看视频昏沉的时候,我或者是去佛堂拜佛,或者起来走走,这几天学着去做这样的观修,觉得的很有效,对三宝,对导师的恭敬心愈加强烈,真是难遭难遇,岂能不珍惜,这样昏沉也慢慢减少了。这样下来,我对《道次第》更有信心了!

学有所感,谨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