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皈依路

我的法名叫净贵,目前修学进度《道次第》第二遍《七支供》部分,这次是第四次随喜皈依。

第一次皈依是同喜班快要结束,听说皈依才能升同修班,就这样我报名参加正式皈依。参加皈依时班里师兄很热情,张罗着大家往前排,说往前可以在大殿离导师近。我有点心虚,最后排在外边。因为人很多跪拜时前后左右距离短,身体一直很僵,又是第一次,说不清楚当初的心境,只记得导师在问五戒能持否,也没犹豫就回答能持。结束后就有点嘀咕,真的能持吗?

因为第一次五戒没守好,第二次我就随喜参加菩提心戒仪轨,心里想着发菩提心吧,用菩提心来增强力量对治自己的不善行,估计是自己自以为是的想法,现在已想不起来当时的情形了。

第三次又参加随喜皈依,因为自己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义工,加上对皈依有了些认识。心情平静了很多,但却多了些庄严感,这次刚开始是排在大殿外,最后却额外整补到大殿内了,我心里也有了些嘀咕,但两次嘀咕的内容不一样。在大殿内加持力确实不一样。

中间还有一次法会是我带我母亲去的,就一直在法会外场东侧的内通道上,这次人特别多。虽然自己这次没参加,却比上几次都震撼。因为是旁观者,却能感到大家众口同声回答“能持”的直冲云霄力量,久久在我内心荡漾。

这次是第四次。早上静坐后礼佛出门。在去西园的地铁上用《七支供》的礼敬、供养支做观想、用忏悔支对治自己,用随喜支做观想。下车后用行禅的方式走进西园。不急不躁,自由自在。由于自己是随喜皈依,这次名额已满,义工师兄说只能在外边。我就顺手走到罗汉堂边,看了看义工师兄排的护持队形就安住了。一边听着《叩钟》音乐,一边又再做忏悔支观想,想想没学佛之前的状况,和现在的状况。感受到导师对我一次次的召唤,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稍作调整后思维上周法义,我们生活在心行惯性和生活环境中,心行惯性和生活环境又是我们业力显现。《七支供》是快速积资净障,是菩提心的无上观修,是模拟佛陀品质。再思维五戒不清净的过患,思维法义中的追悔力、依止力、对治力、遮止力。把自己调整成清静法器后静待仪轨。中间来了位师兄一起结伴站在那。

不久仪轨开始,恭敬虔诚目送导师进罗汉堂、大殿,恭敬虔诚的受持仪轨,恭敬虔诚的目送导师从大殿出,进出罗汉堂、回寮!导师一如以往的慈悲微笑,像一阵风!

四次参加皈依,我是幸运的!可以后还能这么幸运吗?我们一直在寻找幸福,如果不消除烦恼的种子,又何来真正的幸福?三皈五戒的意义就是在帮助我找回真正的幸福。不用心用力对治,那又需要多少个四次,又要轮回多少。守好五戒,努力修行吧!

路漫漫其修远矣,吾将上下而求索!皈依之路,就在脚下。有导师明灯指引,路就在不远的前方!每天都是皈依日,提醒自己发上等愿,做导师的一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