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知道本周学习的主题是《八步骤三种禅修》后,心中不免沾沾自喜,凡夫之心的优越感马上对境生效,甚至对课程安排有点质疑。因为觉得八步骤的内容我们每天定课都已经背了滚瓜烂熟了,认为也具足了“真诚、认真、老实的”修学态度,

而且也都自以为是的认为已经“完整、准确、透彻”的理解和接受所有的法义内容,甚至自认为将佛法智慧已经很好的运用到现实生活中去解决实际问题了,以至于小组共修那天晚上我还自以为是的向师兄们炫耀我3个月以来的自修笔记。当然不可否认,我对18字方针和八步骤的理解和运用,也不可否认我对三级修学模式的肯定和认可,也有目共睹了我这3个月来观念、心态的转变。

          但是小组共修之后的第二天在公园晨练,我的脑海里一直装着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把八步骤三种禅修安排在我们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财富观、环保观都学习之后再来巩固这一课程呢?”这时想起善晓师兄跟我讲过的话——“导师对所有课程的设置和修学思考的设置都是有针对性的,都是直指我们的心。”我当即返回车上重新拿出修学辅助材料再次细读一遍,发现每一个修学思考题目确实都是在拷问着我们的心,——“我认同吗?我确信吗?我接受了吗?我理解了吗?我该如何理解?我为什么学佛?我来书院到底为了什么?我打算怎么做?我必经按这三种态度去修学吗?等等这些直击我们内心的问题。此时我进一步追问自己,我真了真诚、认真、老实了吗?没有,如果有,我就不会以自己的病情为借口来逃避早上的定课,即使错过了早定课时间,但我补课了吗?虽然我认可了三级修学,但是我真正意识到它是帮助我从迷惑走向觉醒的文化吗?我又准备该如何去传播、传承这一觉醒文化?虽然我做了很多笔记,也写得很多心得,但是我完整、准确的理解了吗?完全将佛法智慧都运用到现实生活当中了吗?没有,因为我还依然会时不时地被外境所牵绊,依然会为公司业务订单出现无常时焦虑、困惑;看到读书会来的书友不多时依然会有失落感;当大儿子跟小儿子吵架时我依然先入为主的认定是大儿子的不对;当外人质疑我们读书会或三级修学时我依然会想要跟他们“拼命”之势等等这些外在境缘现前的时候,我根本无法抵御,甚至所学的佛法也亦随风飘零。其根本原因是因为我没有将我执的危害以及无常这些法义完整、准确、透彻的理解和接受,更没有把法义深深地镌刻在心中,虽然我一直都在使用八步骤来做学习,但效果却不大,只能对治一些小的问题。因为没有透彻生命真相,依然活在自己的世界真相中。更是因为我们凡夫心无始以来,由无明建立起来的错误认识已经根深蒂固了,以及贪嗔痴之患已经病入膏肓了,而我却没有把自己当病人,没有把佛法当药物,依然把别人当病人,依然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离三种过,不具六种想,所以才在境缘现前时不能真正和法产生连接,更谈不上自如运用。那怎么办呢?既然导师说八步骤是一个从理解法义到思考人生,形成认识,进而落实心行,改善生命的品质的过程。不仅是有效的修学方法,同时还蕴含着学佛所要达到的结果。既然18字是总体方针,八步骤是行为准则,那我应该从自己运用八步骤中找问题。我重新认真阅读法义一遍及反复揣摩八步骤内容并做总结,发愿以后用真诚、认真、老实的态度安住当期法义。可以说这次的烦恼,不经意间对我以后的修学起到了增上的作用。

         所以态度决定一切,只要我们具足正“真诚、认真、老实”的修学态度,八步骤一定可以用得起来,从而达到生命品质的改变,成就圆满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