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

昨夜我梦见了您,您不说话,只是朝我微笑。妈妈,我又想您了!

妈妈,还记得您在窗前栽下的那颗桂花树吗,自您走后,那棵桂花树不知为什么,在树根那里又长出了一棵分枝,三年多的时间,竟慢慢长成了两株相依偎的子母树。而今又到仲秋,那桂花树开始星星点点的缀着黄色的桂花,进进出出,总是拂了一身香气。来来回回,总是想念您。

妈妈,苗苗长大了,已经是大学生了。因为您的原因,他长成了一个善良、克己、懂得感恩的孩子。妈妈,您知道吗,苗苗曾经因为在人群中看到一位长得跟您很像的老人,他特意跑过去跟那位老人聊天,给她买水,喊她“奶奶”。今年的盂兰盆节,他和我一起去了灵谷寺,在念佛堂,他无比虔敬的上香、献供、礼拜,在您的牌位前我们久久合十。继而,我和他的眼睛里都泛起了一片晶莹。还有父亲,在某些事情来临的时候,他总是会关照我:“妈妈在的时候这事就是这样办的,现在当然还得这样办。” 虽然您不在了,但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又分明总还有着您的点滴存在。只是啊,在某些特别的日子里,我们对您的思念也会很自然地随着泪水涌出和流淌。

妈妈,暑假结束后我回了一趟西园做文宣义工,这是近五年来比较正式的一次义工行。很长时间了,我的修学处于一种消极状态,几年所学好像依然止于知识理论层面,在心行层面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和力量。好在在三级修学的体系里面,有很好的氛围和一群可亲可爱的小伙伴不断的给我鼓励和加持。我知道我的问题在于重视学教理而不重视义工行,几年下来也越发体会到学佛真的不同于之前的学知识,而是重在亲身去践行。这次的西园义工行,是我的一次突破。妈妈,我见到了导师,当近距离看着导师的时候,发现他比三年前苍老清瘦了许多,但尽未来际度脱一切有情的心却更切了。妈妈,您知道吗?导师就是这个人世间只为了高尚信念而活着的那种人,导师这样的人在这世间就是黑暗中的光明,冷漠中的温暖。在西园的那几天里,我好几次被导师的大悲心和愿力而深深震撼,并深深的惭愧和忏悔。好几次导师在台上畅演佛法,我在台下如饮甘露、茅塞顿开又自惭形愧。那天下午导师做完讲座从台上缓步走下来的时候,我在第一排文宣义工的岗位上站起来恭送导师,在我合十弯腰的时候忽然间就止不住的眼泪往下落。我想到了您经历过的万般苦痛,想到了刚刚往生的净琛师兄,想到了自己很长时间以来的浑浑噩噩,眼泪更是止不住……

妈妈,我此世得遇良师、得遇佛法,已是三生有幸!西园义工行令我深知:唯有珍惜当下这难得的福德因缘好好修学,才不至于浪费了这暇满人身。我发愿:此生不离导师,不离佛法,学好《道次第》,做导师具格的弟子!妈妈,我请求您的加持!

妈妈,今日中秋,我在子母树下为您诵经祈福!愿您蒙佛的庇佑、离苦得乐!

 

爱您的女儿:秋

2018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