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下旬的时候,我收到了净飞师兄的短信,告诉我被录取了这次企业家参学活动的义工了。因为八月三十一日早晨我们就要开始干活了,所以大家都提前一天来到了西园寺。

八月三十一日;

也就是我们义工行的第一天,我们大家都非常自觉地准时起床。我们就开始了第一天的义工行了,几个男师兄在净飞师兄的指挥下先忙着把接待组需要的桌子、椅子、遮阳伞摆设完毕。紧接着就马不停蹄的赶往念佛堂,因为早上要在念佛堂举办义工培训交流会,所以我们需要马上过去摆垫子。组长净飞师兄安排我们男师兄抬垫子到念佛堂,而副组长道悠师兄则在念佛堂里指挥女师兄们如何有条不紊的摆放好。在齐心协力下,我们很快就完成了任务。吃完早饭,我们又一次集中在念佛堂,大家一起做了定课;接着就是开始领取装备了。师兄们还开玩笑的说:“看啊,我们果然有福利呢,还比其他师兄们更帅气呢!”我们的装备是什么?那就是一个背包、一部对讲机!师兄们把这些装备穿上之后,更加有朝气了!净飞师兄告诉我们:“场地组的义工,主要打交道的就是垫子。”

下午,我们的工作量就开始增加了。我们四处奔走,忙着找来手推车,然后忙着把四处的大大小小垫子装车,又将它们运往其他地方。对讲机里时不时传来师兄们的声音“师兄,您那边好了吗?我们这边需要人!”“师兄,请快点把垫子以及毛毯送过来,这边急需!”......真是热火朝天,大汗淋漓啊,那是一种说不上的痛快感!是的,虽然很累,但是我们很开心,所以这就是一种痛快的感觉!我们也偶尔会遇到突发事件,因为一些义工组缺水,一些义工组缺少一些设施,还有就是会场上的布置也需要我们。我们二话不说马上行动起来,务必以最快的速度将任务完成。这让我感觉到了以前在部队里的那种紧迫感,我似乎又回到了十多年前的军营生活里了……


九月一日;

这一天是第一天,当营员们在行脚之时,我们还是继续忙着四处奔波,哪里缺少东西,哪里就有我们的身影!一开始,先去忙着大讲堂的布置工作,紧接着的又是到处将垫子和毛毯搬动着......

下午时分,我们开始分工,我们一部分师兄被安排在拈花堂将垫子摆放整齐,而另一班师兄却在将多余的垫子和毛毯搬出去。整理拈花堂看起来很轻松,但是做起来却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我们把垫子摆好之后,还需要进行微调,怎么样的调法?就是那根粗绳然后两位师兄各取其一端,然后在将其拉直,其他师兄们把垫子摆放整齐。我们细致到不管是两个垫子之间的距离要刚刚好,还需要上面小垫子以及毛毯的距离也要刚刚好!前后距离调整完毕还需要左右的距离......就这样我们忙了一个下午。

晚上当师兄们以及营员跟随界文法师在做禅修的时候,我们还要忙着准备明天的水边林下的活动。因为天气缘故,我们只能将这次活动布置在室内。就这样我们又忙到了晚上十点半才真正的结束,拖着劳累的身躯回到宿舍,因为晚上十点以后三宝楼的热水全部关闭了,我们也只能洗着冷水澡。虽然如此,但是我们还是洋溢着笑容期待着第二天的义工行!

九月二日;

这是最后一天了,工作量也总算少了许多。洗簌之后我们赶往大讲堂做好,等待导师带领大众做皈依共修。终于能在现场跟随导师做皈依早课了,我的心里很亢奋!吃完早餐我们要布置天王殿门口拍合照,为了安全,师兄们在后面扶着站台,提防着突发事件发生。我们直到最后才集体和师父们一起拍照。最后一天的工作里,我们的任务就是要随叫随到!哪里需要我们,我们就出现在哪里,说是场地组,我感觉更像是机动组。闲暇功夫我们才有机会去大讲堂聆听净智法师说法。

下午我们将一些不需要用的垫子搬回原处。三点时分,趁着大家和导师互动的时候,我们在大觉堂做了一个结行,因为一部分师兄要赶回去了,而且晚上还有事情呢!净飞师兄问大家累不累,我们都说:“虽然很累,但是心里喜滋滋的!”我们都认为,导师为大众忙里抽闲,而我们干的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好几个师兄为了这次的义工都受了一些伤,有的腰扭到了,有些脚扭伤了,而我也不小心将脚拐到了。但是只要不会影响到正常行走,也不会影响到正常的义工行,我们都不会停下来休息一下的。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和导师比起来算不了什么!结行结束之后,净飞师兄为我们准备了一些精美的小贺卡,大家都在贺卡上签上自己的法名,做一个纪念。师兄们都坚持说到,如果下次还来做义工,一定要继续做场地义工,因为我们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场地义工行了!

吃完晚饭之后,营员们以及部分义工师兄们陆续回家了,我们留下来的师兄们继续努力将剩余的东西收起放回原处,做好最后的收尾工作;我们才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个安稳觉了!

就这样结束了我们的三天义工行,我感觉到这三天的时间是那么长,意义如此深刻。很感恩西园寺、感恩导师,给我这次做场地义工机会。能让我在这次义工行中践行了我们自己的心行,并从中找到自己的不足,让我们以后在生活中、修行中有更突飞猛进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