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次第》闻法之胜利,对多闻的受用亦同一切经教互不相违的修学。多闻有两种:一种是广学多闻,通过广泛听闻。另一种是反复听闻,反复听闻熏习才会有力量。《道次第》论多闻不仅有广泛性,还有深刻性。其阐述多闻的殊胜如下:

1.多闻能知法,能远恶,舍无义,得涅槃。知取舍,知已,持止恶之戒,遮止无益已,心安住于善所缘,能生定。通达无我,断系缚,遂得解脱。

2.闻起正信,坚固妙欢喜。慧生愚痴无,货自肉亦理。破暗之明灯,贼所难劫财。杀痴暗仇人剑,方便胜伴侣。贫不弃亲友,疗除忧病药。摧大罪胜眷属,胜名德珍藏。上流相遇好赠品,众中英俊所爱乐。以修为心要,少功即脱生死城。

 思惟闻思经教的利益,生起坚定不移的信解。深信闻法的好处,不断闻法,并对三宝生起虔诚恭敬之心。对于传统中医的修习者,多闻之胜意在修学佛法及传统文化中,必将成为利益传统中医学习路上不可多得的通途。本章修学笔记如下:

一、关于广学多闻

 回溯历史,中国传统哲学思想和文化进行推演、融合、同化的过程中,中国医药学无疑占有重要的篇章,佛学和中医学之间有着更为深刻的哲理渊源。

 佛教的传播对中国文化产生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它的影响笼罩着时代,它的影响也跨越着历史,佛教作为人类不同文化的往来之舟带来了大量的西域文化,许多传教的高僧本身就是数学家,天文学家,医药学家,他们不但精通佛法,而且还具备多种技能,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个重要分支----中医学,亦在佛教传播与国际文化交流中与佛学结下了不解之缘,佛教在中国大地的传播,其对中国传统医学的发展所起的作用不可小觑。

 佛教传入中国,把印度的医学带到了中国,佛教在中国的发展融入了许多中国医学,在佛教传入中国以后的传播过程中,佛医也影响了东亚地区的医药发展,虽然佛教并非唯一的医药文化的传播载体,但其影响是相当深刻和广泛的。佛教的医学知识不仅对中国固有医药的丰富和补充,也对中国多种文化门类都产生了直接的影响。中国佛教进入东亚地区进行弘扬的代表性人物,也往往是通晓中国医药或者是精通中国医药的高僧大德。

《道次第》本论作者求学经历中,把“博通世法”放在首位,其深意即包含多闻两个层面的精进和恭敬。接下来用两句完整表述其天禀的聪和慧,尊者于二十一岁以内,将内外教共应明处之声明、因明、工巧、医药等五明,学至最极精通。又于十五岁时,听《正理滴论》一次,即辩论折服一著名外道,于是英称普闻。

 在学习释迦摩尼佛传篇,详尽叙述佛陀成道的经历,其证悟是源于生老病死的痛苦而激发的。佛教完备的思想理论体系,有它自己所表述的认识论和方法论,在许多基本教义及阐述中都触及生、老、病、死,并以此为出发点,其理论和实践得以不断的丰富,佛学的五明中,医方明是医药的专业学问,这些都决定了佛学与世俗社会中的医药有着密切的关系。即便是现代医药学,也未能离开对生老病死的研究和实践。

 佛陀在鹿野苑讲述自己证悟的佛法,在佛教史上称“初转法轮”,标志着作为宗教传播的佛法三个主要部分的具备和佛教的产生。这三个组成部分即“三宝”:佛、法、僧。佛,是得道的悉达多·释迦牟尼;法,指苦、集、灭、道的“四谛”;僧,是指出家弟子。

 初转法轮的“四谛”作为佛教的基本教义之一,四谛,即苦谛,集谛,灭谛和道谛,是佛学的四条真理。苦谛是将观察世俗世界和人生而得出的认识,归纳成一个苦字,其中除生老病死四种苦以外,还有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阴盛共八种苦。集谛分析世间人生造成痛苦的原因,是由于贪嗔愚痴等错误的行动和语言造成的,即所谓身,语,意三业。灭谛是要断除造成苦果的一切原因,达到“解脱”“涅槃”的佛教最高理想境界。道谛是指到达最高境界的道路和方法。苦集灭道,四者之间有着内在的逻辑关系,是一个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思维表述过程,正像从病情观察,病因分析,到医疗方案的制定和施治。苦谛所列举的八种痛苦和痛苦时的苦,快乐结束时的苦,不苦不乐被无常的自然规律所支配的苦,此所谓三苦的列举类聚正是致病的病因。

 佛教化身诸多菩萨救苦救难形象的确立,也包含了人类与自然斗争,与生老病死斗争所取得的经验,其总结的理论成果具有无量功德,佛教中的医药学成分的存在,也充分的证明了这一点,佛教所具有的强大的精神疗愈,通过虔诚的信仰,又将运动或药物的医疗实践产生的作用加以升华,从而达到一个机械唯物论所不可解释,而又充满神奇效应的大千世界,祖国传统中医学的中和思想融合佛教外来的医身医心的医术,既吸取其合理部分,又将所取得的成就融入到佛教典籍和组织中,加以推广,普济众生。

二、关于反复听闻

《论语》学而篇,开篇即提出三条学习的感慨。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宋代朱熹对此章评价极高,说它是“入道之门,积德之基”。历来的解释都是:学了以后,又时常温习和练习,不也高兴吗?

 本句其字里行间,蕴含着的“学”不仅仅是指学习,而是指学说或主张;“时”不能解为时常,而是时代或社会的意思,“习”不是温习,而是使用,引申为采用。这里理解“学而时习”和佛教的修学方法“理解、接受、运用”一气呵成,不是孤立的。这三层的意思也是前后相互连贯的,如果自己的学说,要是被社会采用了,那就太高兴了;退一步说,要是没有被社会所采用,可是很多朋友赞同我的学说,纷纷到我这里来讨论问题,我也感到快乐;再退一步说,即使社会不采用,人们也不理解我,我也不怨恨,这样做,不也就是君子吗?

 此外,在对“人不知,而不愠”这一句是接上一句,从远方来的朋友向我求教,我告诉他,他还不懂,我却不怨恨。开篇提出以学习为乐事,做到人不知而不愠,反映出孔子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注重修养、严于律己,并提出“有教无类“”与“因材施教”的教育主张

 佛法修学初期反复诵读听闻。比如《道次第》或《金刚经》要反复听闻,八步骤三种禅修提出修学的根本:学习法义,正确理解,落实于心行,树立正见,安住正念,重复正确。多闻再以思惟来验证,佛法观念就会慢慢在心里滋生。心念和感性的培养,必将给学习提供源源不断的力量。

 佛陀说法提出世界悉檀、为人悉檀、对治悉檀和第一义悉檀。其八万四千法门就像医生对不同病人,要开出不同的药。药本身没有冲突,但因为病情不同而吃不同的药。

《金刚经》说到,读诵受持四句偈的功德无量无边。可见对法的受持或毁谤,所形成的功德和罪过都是无量无边的。它能让你产生很多功德,同样能使你造下很大罪过。

《道次第》自能灭除极大恶行,谤法业障细微,产生谤法的原因很多。有名闻利养和嗔恨心等,但无知妄说是最容易犯的。无知就是不知法的正邪,不知谤法造成的罪过有多大,有智慧的人应该努力避免谤法。广闻和深闻则是对治谤法的良药。

 又,广闻和深闻也是互通传统中医思维的最高法则:法于阴阳。广闻为阳,深闻为阴。中医学是一门临床实践性极强的学科,它既源于历代的医疗实践,也和数千年中华文化血脉相连。中医学与天文学、数学、农学是中国先人独自创造的科学技术体系中的四大核心学科,但作为一门与生命、健康相关的自然学科,又有极深厚的文化底蕴。

先秦诸子有关养生的许多论述,同佛家的基本论点有许多相通之处,两汉时期渗透在译文典籍中的许多养生观点,也证明立足于中国传统哲学思想上的中医学与佛学的关系,可以从其思想理论基础上加以认识。随着修学的渐进,两者无论在修学还是践行上神肖酷似。

博闻始于爱道。亲近善士,深入经藏,听闻经法,智慧如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