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上班路上,看到一只被轧死的黑色卷毛的小狗躺在马路上距离我不远的地方,当时正念着三皈依,第一念是想着把功德回向给它,愿它有一个好去处,之后又想到被轧死的那一刻,它该是多么的恐惧、无助和痛苦,又想到如果它有主人,如果它的主人也像很多人把宠物当成儿女那样心系这只小狗,这个人该多么伤心。

这么想着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迎面又看到一位边走边哭泣的女士,不知道她是因为什么伤心,是因为家人、孩子?还是其他的事?而此时此刻,这个世界许许多多的角落,还有多少人依然生活在痛苦之中?我想去安慰她几句,但又不敢,担心被误会,担心种种,但又想到如果是慧岚师兄,她会怎么做?她可能真的就主动上去安慰了,甚至还会结缘一本此时此地最适合此人的小丛书给她,而我就只能欲言又止,甚至想给一个善意的微笑都显得那么困难,想到这里,内心就非常地惭愧!

前天参加一个分享交流活动,对照自己,这几年结缘的人不少,办法也尝试过不少,但直接因我走进三级修学的还很少很少,对此,我一直给自己的借口是自己修得不好,是啊,同样的场景,为什么慧岚师兄做得到,我就做不到呢?是我经常是把事情想复杂了,是我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是我更多还是活在自己的妄念里,只是在肚皮里打官司,而鲜有真正意义上的行动,而且,即便同样是行动,慧岚师兄就能做得那么自然,那么让人容易接受,无法拒绝,而我却还做不到,这,的确是修行的差距!

但我要一直活在这种借口中吗?就算我修得不好,但其他力所能及的事,我做了吗?做了多少?

想到这几年来,不知道有多少其他地方的师兄向我推荐他们在这个城市的亲戚、朋友,希望我能就近多些关心,多些陪伴,但我做了多少?绝大部分时候,我只是简单地转发一下读书会的信息,真正用心的时候,不多。

前段时间服务一个新班,班里有一位师兄,平时话不多,我也一直没主动沟通过,直到我在这个班的服务即将告一段落的时候,有一天忽然发现,原来这位师兄最初在我所在的地方参加读书会,还是我牵的线,那次同样也是受外地一位师兄的委托。但我当时也就是简单对接了一下,后来就没有再管了。

忽然想到中间有几次,这位师兄请假不来共修,有师兄去问,反馈回来的信息,说感受不到温暖。我想,这其中不温暖,甚至冷漠,跟我也是有很大的关系。

想到这里,内心的惭愧无与伦比,真的觉得愧对导师,亏待三宝,愧对这几年来各种因缘为我提供的这么多的学习和成长的机会,愧对这么好的模式!

我该是一个多么僵硬、冷漠而自私的人啊,我的这颗心,需要多少下功夫才能真正地走出自我,才能真正地柔软起来,才能真正懂得关心别人、为别人着想啊!我已经错过了、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和机会,我若再不真诚对对待自己,再不知耻而后勇,后面还有多少时间和机会可以供我消耗和浪费呢?!

 

注:慧岚是我身边的一位师兄,也是我学习的榜样,这里附慧岚师兄以智慧、爱和行动广结善缘的两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