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学佛,让我在最近学习行善的时候,发现了几个心行陷阱。自我检讨,并和大家分享之:

 1.    陷阱一:这是在行善,所以你要和我一起做

 今天在市区碰到卖野鸭的人,于是起了放生的心。但不知买回后去哪里放生,于是请求平日交好的一位师兄帮忙一起去山里放生,但被师兄拒绝了,并被指责控制欲太强,我自己要做的事情硬要拉上他。我内心非常受伤:也没叫你出钱,只是请你傍晚的时候陪我去你附近的山上放生(第一次放生,一个人觉得别扭),这点忙都不愿帮?而且还嫌弃我给他设定,设定所有的好事他会都去做。

 “执著就像身上粘得太紧的胶布,撕开时往往让人受伤,甚至血肉模糊”。做好事还被一通指责,心里被扎得鲜血淋漓。但冷静下来,我鲜血淋漓的原因,不就是因为执著吗?

因为执著于自己的重要性,所以当师兄直接说明不想去、并且指出我硬要拉上他的时候,我的内心极度不爽,自我会产生各种念头反扑。

因为执著于对师兄的设定,所以当师兄实际不在这个设定中时,我极度不适。因为师兄素日待我很好,法布施了很多东西,所以我对他的设定过于高大上,潜意识中也设定(甚至要求)他是完人。但这可能吗?大家都是在修持的凡夫,他会去做好事,但不代表他有能力去做所有的好事。更何况,做不做善事是你自己的选择,如果选择做了,就要自己去承担,可以请求别人帮你做,但不能觉得别人一定要帮你做。这也是要尊重别人的因缘。

因为执著于自己不要犯什么错误、保持完美的形象,所以潜意识里总会想找个人依赖:哪怕自己已经想到了合适的方案,也想找个人帮忙确认;或是自己一个人做事底气不足,想要多一个人壮胆或者给予精神支持。但修行路上,饭要自己吃,发心要靠自己实现,自己做决定的结果也要自己承担。独立担当但不失合作精神,是我需要学习的。

 2.    陷阱二:我都是为了你好

有次听完小区消防讲座后,我对家里消防隐患忧心忡忡,并将整改建议和父母探讨。有的建议父母觉得没有必要,让我觉得自己的好心还有靠谱的建议没有得到接纳,非常生气地和父母说:我都是为了你们好!

 这句话有没有很熟悉?这句话父母在我耳边叨念了N回,自己各种不认可,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说这句话的人。

 当我们给别人提出建议时,我们的发心是什么,是让别人认可我们是好人,是让别人记着我们的恩惠?如果对方不接受,我为何生气,是否因为我的重要性没能实现,因为我没能控制对方行为、所以我的主宰欲受挫?就算我的发心纯正,我是否有考虑到对方的因缘可能和我不同?比如当我觉得班级师兄不够精进时,是否考虑我单身,而他们还要考虑家庭--夫妻、老人、还有孩子(有的还是二孩)?再比如我和父母提的建议,父亲之前有生产单位管理的经验,消防安全自然非常重视,是不是很多我想过的他都已经考虑过了?

 3.    陷阱三:一些行善的举动可能遭至非议,面子挂不住,我还要不要做?

我要面子的心特别严重,所以在买下野鸭之前也是各种踟蹰。师兄和我说:如果你真想放生,就不要考虑自己的面子和别人的眼光。于是我特别纠结地走上前,鼓起勇气问,能不能我买下来他帮我放生(当时不知道岛内有地方可以自己放生)。这时旁边开始有人看热闹,说这个人好玩,并且有人上来围观。好在卖家并没有露出惊奇的颜色,让我硬着头皮买下来了。

以前碰到非议,事后我会心里纠结很久,觉得丢人。但这次,我会发现事后自己不那么纠结了。为什么呢?因为知道自己做的是正确的,不会后悔这个选择。听说菩萨行中有一度是“忍辱”,为什么能忍呢,可能就是不后悔自己的信念和选择吧~

此外,平日帮助别人时,即便好的发心,可能也会遭致别人的不接受甚至责怪。比如给父母关于消防安全的建议后,被数落思维简单,没有太多社会经验(因为父母不在现场,觉得推销成分偏重),比如工作生活中我们也会碰到不被理解的情况。但我们是否就因此放弃帮助别人呢?虽然凡夫心会气得说我干嘛吃饱了撑得管你然后撂挑子,但我想菩萨不会的,她只会继续伸出手,以更加善巧的方式,等待因缘成熟时,继续帮人。

 4.    陷阱四:我现在能力有限,没办法全部做好,所以我干脆不做了?

 买野鸭时,初步估计有十几只野鸭,但我的能力只能买下其中四只。十几只中选四只,我的随意选择却让他们的命运有天壤之别,挺残酷的。如果它们都是人,没被选上的是否会怨忿:为什么不选他们呢?

 这让我想到小男孩在海边救海星的故事:海潮退下的时候,大量的海星留在了沙滩上,会渐渐被太阳晒死。一个小男孩在捡海星,然后一个个丢回海里。旁边老人问:你看看这整个沙滩的海星,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徒劳无益的,并不会改变什么?谁会在乎啊?小男孩回答:是的,我只知道,每当我捡起一个海星,将它扔向海里,它的命运从此就改变了!这只海星在乎。

 我们得承认,当下,自己行善的能力是有限的,就像这个小男孩,他捡不完整个沙滩的海星。但这并不妨碍他在能做的范围内去救助。当他慢慢发心要救整个沙滩的海星时,他可能会去研究大规模的救助方法,会去组织慈善团队……能得救的海星会越来越多。

 这也让我想到,师父《佛教的环保思想》提到,最终的污染源,是当今整个人类的生活方式。我的第一反应是:难道要改变整个人类的生活方式,怎么可能!但实际上,学完这课后,自己开始慢慢地开始节约。师父虽然没能一次性地改变整个人类的生活方式,但我的变化,不就是师父弘扬佛教环保思想的结果吗?师父的能力也有限,难道他就因此不去度化众生了?

 所以,我们现在力所能及地发心即可,能力不够时不用纠结,但也要因此而努力修持,为六道一切众生成就佛道而修学佛法,为帮助六道一切众生而提升世俗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