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了《佛教与传统文化》这期法义之后,我系统了解了佛教对中国哲学、文学、艺术、民俗道德的影响,也跟随法师的思路重新思考了人生的幸福空的智慧两个问题。在星期四的小组共修上,成为我们讨论的重点和难点。

小组共修结束后,我想起了我们家的老房子。我家在山东淄博一个小县城里。我在我家的老房子中生活了二十多年,她承载了我整个童年青少年时期的记忆。可惜的是老房子已于2006年拆迁。通过对二十余年生活记忆的观察思考,我有如下发现:

1、老房子是因缘和合的产物

老房子盖于1983年。那时我上小学一年级。爷爷给父亲和叔叔分家,父亲要分出去另盖新房单过。父亲一穷二白,依靠亲朋好友的帮助盖起了五间新瓦房,历时半年。没有像样的院墙,连大门都是栅栏的。后来几年才陆陆续续添盖了院墙、东西厢房、大门。盖房的钱是东挪西借的,盖房的材料是东拼西凑的。老房子能盖起来,是因缘和合的产物。因,是父亲分家单过必须另盖新房,为此他殚精竭虑在所不惜;缘是村里另给划拨盖新房的宅基地、还有亲戚朋友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提供帮助、再加上盖房工人的力气、材料生产厂家的材料,这才有了我家的新房子。

我们在新房子中生活了二十多年,新房子变成了老房子,油漆脱落,院墙开裂。2006年,桓台县老城区改造,老房子被拆迁了。我们一家人住了二十多年的老房子重又变成了一堆堆瓦砾场。我虽然很伤感,也必须接受,老房子的消失也是因缘和合,不可抗拒的。

2、老房子是假有,是即空即有

济群法师在法义中说,佛教所说的空,是缘起性空;世上万事万物莫不是因缘和合的假相,是假有。老房子无法永恒,不能固定不变地存在,但他假相宛然。

当因缘聚合、各种材料组成老房子时,她为我们一家人遮风挡雨,我和妹妹在她的怀抱中安静成长。当因缘和合、老房子变成瓦砾之后,不再存在于物质的世界,但她仍然存在于我们一家人的记忆中。当我们谈论起她时,父亲和母亲谈的更多的是他俩年轻时的辛苦和争吵,我和妹妹谈的更多的是在老房子中如何养猫、养鸭子、过年放鞭炮,这时的老房子变成了一个个记忆的影像,在这些记忆中,有父母亲的辛酸,有我和妹妹儿时的快乐。

从老房子的例子中我看到了老房子的出现和消失都是因缘和合,是各种条件聚合的结果,他没有真实不变的存在。

物质的世界是如此,精神的世界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同样生活在老房子的屋檐下,父母亲的记忆和子女的记忆相差甚大,是因为我们处于人生的不同阶段:父母亲面临生活的压力,酸甜苦辣各种滋味都品尝到了;子女年纪尚小天真烂漫,当然记忆单纯而甜美。

至此,我又想起了前几天发生的一件小事。我和先生有一点小小的不愉快,我能控制住自己不和他拌嘴,尚控制不了情绪的生起。当我气鼓鼓地转过身,在菜板上继续切菜,有几句话不知从脑海的哪个角落冒出来,我当时很烦躁,对于有话语自动冒出来这种感受很不爽,等我定下意识在脑海中看清那几个字的时候,我呆住了:因为那几个字是愿我无敌意,无危险,愿我无精神的痛苦,愿我无身体的痛苦。那一刻,我深深体会到了定课的力量,他在我的意识中种下了种子,这颗种子在因缘和合时显现出了他的威力。

以此类推,当我们对别人观过时,能用感恩的心代替,同样是因为情绪和感受无自性,生起和消灭都是因缘和合的结果。

思维至此,我更清晰地理解了心经所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感恩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