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喜班《人生五大问题》共修分享

这星期学习了法义《人生五大问题》,讨论到了何为幸福?我是谁?生从何来,死往何去?何为命运?活着为什么?五个方面的问题。这五个问题是人生的根本性问题,古往今来无数圣者贤人思考过,可以说整部哲学史都是围绕着这些问题展开的,人类文明的发展也处处可见这些核心问题的踪影。

由这五个问题我想到了我的几个朋友。

女朋友a曾经是个美丽敏感的姑娘,情感细腻,精神上比较依赖他人。她和先生都是我的大学同班同学,先生仪表堂堂,两人站在一起时佳偶天成,无比般配。这样一对佳人成婚之后却很快陷入了纷争,矛盾的核心在女方希望男方能成为她的精神支柱,男方却自认不具备这种能力,于是多年来矛盾蔓延到了生活的各个层面,曾经的佳偶如今貌合神离。A多次向我倾诉,声泪俱下,每次我基本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拿不出根本解决办法。按法义所说,每个人的生命形态都是多年来内心发展的结果,哪那么容易一下推倒重建?前天a找我询问孩子升学的问题,我和她聊起如何将生活现象和自我情绪分离,也就是法义上所讲去除我执的问题,她觉得恍然大悟,当下透彻极了。到了晚上又告诉我一见到先生情绪升起又迷糊了。我告诉她改变的困难就是在这里,修正自己多年的思维习惯、情绪习惯、行为习惯,绝非易事,是重建生命体系的系统工程。我没有能力时时事事提醒她,我想到了她当地的三级修学,我向智怀师兄要来联系方法,很快就把她推送进了读书会。我相信随着她自我的觉醒,配合三级修学的方法指导,她的问题会逐渐解决。

第二个朋友b,哲学博士,博览群书。b的妻子善良、本分、孝顺,但和b精神上相差甚远,两人难以实现真正的沟通,互相都感觉是鸡同鸭讲。多年矛盾闹下来,朋友b逆反心理极强,我和他讨论问题时,他不自觉地总想纠正我,当我指出这点时,他神情黯淡,说这都是多年婚姻生活中,为了自我保护不自觉磨炼出的习气。说二十年前他是个心态平稳、易于相处的普通年轻人。我惊讶于他的改变之大,也明白了在时间的长河中,细微的心行不断重复,日积月累成为惯性思维,进而外化为人格,甚至可以决定命运的走向。

另外还有朋友c,自小性格执拗,父亲为了教育他,棍棒相加,暴力相向,造成他成年后嗔心严重,说话做事都有明显的暴力倾向。他自己意识到了后有意识地加以修正,但进程缓慢。

我的这几个朋友的问题如果当时能很好解决,就不至于日积月累,积重难返。这类问题,最为彻底的解决办法是当事人能意识到内心升起的情绪都是内心漂浮的影像,将情绪和自我剥离,逆反心理也好,愤怒暴躁也好,悲伤无助也好,只要我们不去追随,让情绪自己升起,自然也会自行落下。但是就像朋友a说的,这么高的境界她做不到。做到这一步,需要日积月累的心行训练,当情绪升起的当下,你选择了什么,你就成为什么。选择反唇相讥,你就成为逆反的斗争型人格;选择包容理解,你就成为超越对立的慈悲型人格。

生命形态,是内心心念发展的结果。掌握了自己的心念,我们才能成为生命的真正主人,否则只能是色身或情绪的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