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三级修学之后,我感觉自己好像找到了人生的重大意义,以前的我会花大把的时间去吃喝玩乐,总是喜欢喝酒唱歌,打牌逛街,乐此不疲,以此来打发时间。现在的我戒掉了这些不良活动,用这大把的时间来修学、做义工。

但最近我又有了一项新爱好:养花草。我觉得这项爱好没有啥副作用,可以修身养性,同时可以把家里装饰得更美丽,绿意盎然。闲暇时间,我会把以前逛街购物的时间拿来逛花市,挑选各种美丽的花草。但是慢慢的我发现,其实我是在培养了另外一种欲望,我对这些花草很贪著,我希望买的越多越好,希望家里能够遍布花草。总是不停地去买,停不下来。

然而渐渐地我发现了一件让我特别不如意的事情,这些花草长虫子。这让我特别接受不了。有些是会飞的小黑虫,很小,在土周围飞来飞去;有些是长在植物根茎上的虫子,一点一点白白的,密密麻麻,可能是靠吮吸植物汁液为生的,看着甚是恶心;还有的虫子是直接在叶子表面结网,成千上万,爬来爬去,导致整个植物生长状态不良,几乎枯死。

我看着这些虫子,内心生起了极大的嗔恨心,我很想把他们弄死。我害怕这些虫子会咬我,会伤害到我。我更讨厌这些虫子让我美丽的花草枯萎,不再美观,白白浪费了钱。我对他们起了杀心,但是一想到自己已经受了不杀生戒,觉得不能破戒啊,结果就想出了各种借口和方法。我把长了虫子的植物拿到太阳底下暴晒,又猛的向土里浇水,这时这些“小黑飞”会一下子飞出来。我不希望他们长在我家的植物上,他们可以选择自己飞走。但是这样我也没有犯杀生戒,哈哈,挺好的。但事实上,我心里明白,其实我的内心根本不管这些小虫子的死活,我只是很自私地希望他们不要打扰到我,死了就死了,无所谓,只要不是我杀的就好,让他们自生自灭去吧。

我还向结了蛛网的康乃馨上洒水,用牙签把蜘蛛网给挑下来扔掉,我“龌龊”的凡夫心还安慰自己,他们不会死的,我没杀生,我有没撒杀虫剂已经是很大的宽容了。

最终我的凡夫心还是骗不过我自己,心理就像有两股力量在打架:一方面佛法的正见告诉我要慈悲、宽容对待一切众生,众生平等,皆有佛性。但为什么我对这些小虫子生不起一点点慈悲心呢,内心唯一的防线就是因为我受过不杀生戒,所以我不能杀生。但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我对这些虫子充满敌意和嗔恨心,为什么要长在“我家的”花草上,你可以去别家野蛮生长,同时我内心希望他们赶紧死掉,最好再也别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我察觉到了自己完全不受控制的凡夫心,以及在它控制下做出来的非常荒唐可笑的行为。我需要一些正能量的支援。我去找了辅导员和曾经的辅助员寻求帮助。

辅导员给我的回答是一点花草而已,舍了吧,养一些不大会长虫的花草”。

怎么舍,明明就舍不得嘛,花钱买来的,用心养了这么久,结果就被这可恨的虫子毁掉。我问辅导员,为什么我对他们生不起慈悲心,只有害怕、恶心、嫌弃。辅导员叫我换位思考一下。我发现也许是因为这些虫子太渺小了,小到我几乎忽略了他们的生命,同时我的心太粗了,我从来不曾设身处地去思考他们的处境和他们的苦。

对于直观能够感受到的苦,也许我还能够生起一些悲悯之心,比如菜场那些待宰杀的鱼,我常常会去放生。然而面对这些小虫子,我看不懂他们的痛苦、盲目和挣扎。想想自己去放生时,那种慈悲护生的慈悲心,而今面对这些小虫却丝毫生不起来,想想也是惭愧。原来我的慈悲心里有这么大的分别。最后辅导员告诉我了一句话贪花嗔虫,用戒律止住。我察觉到自己对这些花草的贪著,其实是另一种欲望的扩张。买完一批花草后满心欢喜,但是过一段时间,感觉家里哪个位置空了点儿,又要再去买,希望家里放得越多越好。这种建立在满足欲望之上的快乐确实很短暂,需要不断地去被满足才能持续。其实当下这就是一种心念的轮回。

同时既然我要养花草,就避免不了可能会长虫子,然而我不接纳,这不符合我的设定,我就生气、起嗔恨心,想要消灭他们。

至于不杀生戒,很惭愧,其实我早已犯戒。戒律不仅仅是一种形式,更重要的是要止息烦恼、贪嗔痴的相续。然而这种无始以来的串习确实强大,“勇决恒相续”。想起每天做皈依共修时,念的健康生活五大信念,第一条就是不杀生,认识到生命毁灭所造成的痛苦,我发誓培养悲心,学习各种方法保护人、动物、植物的生命。同时在思想上和生活中不宽恕自己的任何一种杀生行为。原来我的悲心如此狭隘,充满着分别。我不愿为那些可怜的小虫提供良好的生存环境,只因为他侵害了“我的利益”,我便想要剥夺他们的生命。同时在念四无量心的时,愿诸众生永具安乐及安乐因,我给这些小虫子提供安乐的环境了吗?没有,我在给他们制造恐惧、制造生命的威胁,让他们从安逸的环境中离开,而这一切只是为了满足我的欲望,我希望我的花草能健康自然生长,希望这些花草可以把“我的”家装饰得更美丽。原来我是这么自私、处处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啊。

我曾经的辅助员,在面对我的问题时,首先问了我一句你为了美丽的花草要弄死它们美丽的生命?我的凡夫心立马启动,回了一句它们一点都不美丽,密密麻麻,爬来爬去,好恶心啊!估计辅助员师兄在面对如此刚强难调的我时,也是无语,又回答道:佛陀不是这样说的。这些小虫子总要吃饭的,你太过分了,居然人家吃吃花草都不肯,难不成让他们饿啊!?”想想好像确实有道理,但是他们为什么一定要吃我家的啊!?可以去吃别人家的。我像个孩子般和辅助员抗争着。最后师兄对我说:你想要他们吃别人家的啊?你不会弄死他们,它们不吃你的,还吃别人的?菩萨让它们吃你家的,安全!无公害食品,妙音家供养!

辅助员师兄的这一番话,瞬间把我的心融化了。在这样的一番对话中我深深的感受到了自己凡夫心的强大,在慈悲的师兄面前,无处可逃。这一番善巧智慧的言语,好像让我的“凡夫心”得到了一些宽慰和平衡。这些小虫子可不就是佛菩萨对我的考验吗?让我看到自己的狭隘、自私。之前还总是沾沾自喜,觉得自己修的越来越慈悲了,结果一检验,压根没到位。同时这些小虫子不也是在帮助我修布施,修舍心吗?让我看到了自己深深的贪著和占有欲。然而这些花草只是被我自己贴上了我的标签而已。我应该要感恩这些小虫子,如果没有它们,我会这么认真地去检查自己,发现问题,用佛法智慧去做这样一番观察修、安住修吗?这是多么宝贵的一种经历。

渐渐地,我再去看这些长满了虫子的花草,内心的嗔恨、对立、敌意不再那么强烈,反而是一丝忏悔、悲悯、感恩。

最后我非常感恩三级修学、两套模式,如果我的身边没有这样一群充满正能量的同修道友,也许我早已被自己的贪嗔痴、凡夫心给淹没。正念的力量就像小苗,需要不断地被呵护,有一个良好的生长环境,给予支持和帮助,才能最终打败凡夫心这颗参天大树。感恩导师、感恩同修道友们、感恩这些小虫子、感恩一切众生,菩提大道我们同愿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