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了直到最近我都失去了一种能力可以慢慢阅读的能力我一直是一个很爱文字的人,少时就极爱读书写文我最爱散文集冰心的《寄小读者母亲曾在初中的暑假一盘冰心文集的磁带,我便随着书,反复的听,在文字和声音里看蓝极绿极的海水,看银河一片星光。我爱她写的《荷花》:9年前的一个月夜,祖父和我在院里乘凉。祖父笑着和我说:“我们院里最初开三蒂莲的时候,正好我们大家庭里添了你们三个姊妹。大家都欢喜,说适应了花瑞。”至今欢喜二字仍是我最爱的词语。我极哈利波特》,10年7本魔幻的力量给予了我极大的生命的浪漫。我也爱《科幻世界》、爱《萌芽》、爱《最小说》,放了学骑着车拐去报刊亭,看到喜欢的杂志出了便欢喜的不得了我也爱周国平、爱蒋勋,此外,还有很多很多。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电脑,只有磁带CD书,我有很多的时间和自己待在一起,心也安然自在。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失去了这种能力,从读研到工作虽然一直在写东西,但都是为了应付任务,除此之外,手机刷文、刷朋友圈,父母发的各种鸡汤文字都是快来快去的东西,一目十行,知道个意思就好,于是,也没什么留在脑子里更再难得那年暑假“欢喜”仍旧喜欢买书,却极少看完一本书,更极难文字看进心里。书买回来放在床头,总想着放假了要静下心来看完一本,最后忙忙碌碌时间都给了手机、电视和电脑,或者和朋友聚会吃喝这两年又花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在吵架和赌气上,最后,那些书成了一点抚慰花了些文化钱去抚慰自己迷失在忙乱生活中的焦躁和不安每次寒暑假虽有几十天的假期,却好像完全没有休息一样身心比正常工作还要累学习了法义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已经不会休息了,我失去不是慢慢阅读的能力,而是休息的能力。

去年有一首让很多人喜欢从前慢,歌源自木心先生同名诗: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歌唱得很慢,文字缓行缓止,所以我们终于能把歌词听进了于是,很多人开始怀念起从前那种慢一点的生活方式,但其实,如何生活不在外界环境,而是在心。曾经在公司上班的时候,跟着风挤着拼着几天年假攒着奖金去国外度假,好像这样就可以让自己回来后焕然一新的重新投入工作,但事实上从买票到做攻略,到在国外街头的忐忑不安,整个心都是提着的,看过一些风景,吃过一些美食,旅途中碰到一些趣事,那些快乐也不过是通过满足欲望得来的幸福感,非常短暂,回来后仍旧是原来的那个自己在面对一切,其实并没有解决什么问题。现在,我终于知道原因还在自己的心,若我没有能力去管理自己的心,哪怕是给我一年假期,我仍旧会困在自己焦虑、恐惧、没有安全感的心里。

师父说,一个不会休息的人,心是无法自主的,只能随着外界和业风飘荡,最后在飘荡中耗尽这个宝贵人身。知足少欲,逐渐减少对外界的倚赖,安安静静的和自己相处一会,给自己的心一点安宁的时间,也许我就可以再次被那些美好的文字打动。第二季《朗读者》中第三期的主题词是生命,看节目时我便特别喜欢她的卷首语,学完这期法义再次慢慢读来,才觉得文字流淌进了心里,在此和各位师兄分享:生命如果有颜色,会不会看上去就像梵高的《向日葵》和《星空》;生命如果有态度,是不是听上去就是贝多芬的《田园》和《英雄》。生命的意义是如此厚重,无论我们怎样全力以赴都不为过。因为我们生而为人,生而为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