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我们学习了《走近佛陀,认识佛法》之三,了解十二因缘,明了凡夫众生为什么在三界六道中轮回不息的规律,并如何从轮回中解脱出来。

佛陀成道时,用缘起的智慧发现了生命轮回不息的因果规律。原始的蒙昧无明是一切的根源。因为无明,没有认识世界真相的智慧,所以导致我们每天所思所言所行,都因缺乏观照而在不知不觉中被贪嗔痴所控制着,被不良的情绪所控制着。因为无明,我们生起许多的莫名的烦恼和痛苦。生命无尽积累的无明让我们产生各种各样有漏的行为(包括起心动念),它引导着我们走向有漏的生命。因为一切行为都是会留下印记的,这些有漏的业行就会形成有漏的识,有漏的识使得我们受着业力的牵引,通过识这个载体投胎,成而形成了名色(这个五蕴的身体)。名色的不断扩大和发展,进一步通过六入(眼耳鼻舌身意)认识这个世界 。一切在有漏的基础上生发着,通过六入,我们接触了解外面的世界,成而又形成了苦乐忧喜舍的感受。对于我们喜爱或讨厌的感受,我们会产生染着,成而形成了爱,因为有爱,有向外的抓取欲望,进而又产生了有。爱取有之后,就产生了老死。这一切关系中,每个环节都是前者的果,并成为后者的因,环环相扣,生生不息。因为无明,使得生命沦陷于无限的轮回之中。佛陀通过智慧的观察,了解到要消除这座无明所建立起来的大厦,必须明了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的解脱原理。

通过这课的学习,我深深感受到,生命的解脱不是这个色身消亡那一刻的解脱,那是凡夫心念中错误理解的解脱,佛陀眼里的轮回。凡夫的我应在每个当下都提起觉醒观照,才是走向解脱的开始。无明,是因为内心没有智慧,不了解世界的真相,不了解生命的真相。正如我们对于当下所有言行,都是建立于无明执着中一样,在现世中不断轮回。解脱需要建立在正知正见之上,要破除一切的相。不论是行、识、名色、六入、触、受、爱、取、有、生、老死,这一切的代名词都是佛陀为了方便我们明了而取了一个这样的名字,让我们去了解它,它是建立在那个强大的上,如果没有“我,这一切也将不存在。我执也是无明,无明是那个执着的。细细回想,生命中所经历的每一件事,面对的每一个人,当我会感到痛苦或欢喜时,都因为有一个和“错误的观念”存在才让这一切存在的。

前天晚上,我把母亲接出院了,本应欢喜,却发现接回来后的母亲依旧骂人,我依旧会起情绪。当我看到自己情绪的那一刻,我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这期学习十二因缘法,我想通过这个因缘法来了解一下自己到底是卡在了哪里。 我问自己,对于母亲骂人这个事情,我一定要把它关注起来吗?为什么会关注?因为有一个,有我的感受和我的存在,我看到和听到了它的存在。它为什么会存在?仅仅是耳朵听到、眼睛看到吗?为什么老公和女儿他们同在这一个空间里,却没有和我一样起情绪?为什么他们却相反很平静呢?我再进一步问自己。原来是因为自己一直有一个标准在,即“母亲应当喜悦不骂人,母亲应当感恩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一直粘着在这个标准上,并内心不断向外抓取,想证明自己的相法和标准是对的,自己对母亲有情绪也是理所当然甚至应当被同情的,却没有发现,这是自己一种执着和错误的认识。种种不如意的感受从何而来?这是否就是十二因缘中的“受”“爱”“”取“?那么它们的源头又是什么?再与自己对话下去,发现原来是自己很久远以前,对于母亲骂人就产生了一种抗拒和不满,这种不满一直累积在我内心深处,这或许就是十二因缘里所表达的吧,它的累积影响着我后面所有的行为,当母亲骂人的情景一出现,那个无意识便会从我心里跳出来,引发我想爆发的情绪,怎么也控制不了,无比恐怖。我很沮丧,这个为什么会存在我内心深处呢?是什么让它根植于我内心几十年?我看到自己很小时,母亲就骂人,我特别不喜欢,父亲和身边所有人都不喜欢她,大家都用抗拒和冷漠的方式对待着母亲,却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她有病。因为大家的行为和自己没有正确的见解,因为自己错误的观念建立起来的这个错误的识,使得这个困绕了我三十多年的情绪症结,在这一刻如此清晰而又残酷的呈现在我面前。当真相出现在我眼前时,我的内心被重重的击到了,泪水滑过我的脸庞,因为没有正确认识,我和母亲彼此伤害了几十年。一直认为自己是受害者的我,原来却是那个一直作茧自缚的人!因为没有在内心树立起母亲是个病人这个认识,不接纳母亲是个病人,因为没有正见的觉照,我形成了根深蒂固的讨厌和抗拒她的意识,只要她一开口骂人,我就产生了一系列的连琐反应,乃至身心俱疲。通过学习十二因缘,一步步深挖到真相的时候,我对母亲的这种抗拒情绪瞬间崩塌了,我从内心里涌出一股深深的自责和愧疚。是我的无明与执着让我坚定母亲是个无理取闹的人,却不知自己才是那个真正无理的人。是我错误的观念牵引着自己一步步走在轮回的生命里,痛苦难过。通过这样一次深入的思考,我明白了,只有从根本上破除了无明,用正知正念为依止,才有真正获得健康人生的可能。

同时,我更深切感受到我需要用正念观照自己当下的起心动念,在正念的引导下更努力的做好每一件事,学会做人做事。在学习了十二因缘后,让凡夫生命的我并不因为自己有太多的业力和陋习感到恐惧, 相反,我有了更多的勇气和力量去面对现在的自己和我身边的环境。对于家庭、事业,我内心多了一份淡定,努力却不执着;对于学修,更多了一份相信和坚定。建立在正念上的言行才是有力量的,放下,世界将更大,心量会更大。感恩导师,感恩所有成就这份因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