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班级群里的通知,同修辅导员的岳母刚刚往生了,因助念人数不足,慈善班委和班内热心的师兄大力倡导有发心的师兄积极参加助念义工行,不但能助力往生者离苦得乐,往生到极乐净土,还可以观生死无常,增上修学。

接到这样的消息我内心起了变化,情绪低落,一提到死,我的内心都有阴影。我怎么总要面对这些生死问题,人生中躲都躲不掉、逃都逃不开,怎么办?五年前,当时我还没有进入书院学习佛法,遭遇跟我相处十载,如亲生母亲般的婆婆去逝,让我人生中第一次面对亲人离世,心里打击很大。从婆婆检查出病情到接受治疗的三年中,我家的生活就在不断陪老人入院、出院、化疗、食疗、偏方中辗转而过。我亲眼见证了老人胃癌转移到脑部和骨髓后那种放化疗的反应、病痛的折磨以及面对死亡时的那份不舍和不放心。她的离开让我如刀割肉般生生难忍,自身又无力救渡,那种感觉真不想再次经历。

学习佛法后,师父告诉我生和死只是生命长河中的一个小小片断,一期的生命结束仅是这一世的完结,只要没有解脱,就还会继续沉溺轮回,以不同的生命形式延续演绎。每个人从生下来开始,都在向死亡走近,死亡一定,死期不定,是业力的推动让我们继续受生,今生的生命形态是前生的业力招感而来,现在的身口意又影响着未来生的生命走向,只有看清生命的真相,了解了生死的本质,生命才有究竟的意义。不断的观生死无常、念三恶道苦,相信三宝可以救渡,面对死亡的无常来临才能从容面对。助念能帮助往生人早登极乐,往生佛国净土,是念死无常、利他的修行。想到师父说的,我认识到助念的意义如此殊胜,内心的低落畏难心结被慈悲的发心所占领,这是践行菩萨无尽悲愿的好机会,马上联系师兄我要参加助念义工行。

以前没有参加过助念,但是班级里慈善委师兄每日都发助念的链接,每次的内容我都认真看,对助念仪轨、意义、注意事项都有所了解,内心无惧无害。为了能让助念更有力量,除了发心之外,我早早的做好了前行,早定课结束后,观看了两遍《无量寿经》,上网查找西方三圣图,将西方三圣图观修的清晰、明了并镌刻进脑海。

到达地点后,看到书院的师兄们都按照编排好的组次轮流助念,佛号声声唱诵、中无断歇。轮到我所在的组次助念,我与师兄们恭敬礼拜西方三圣像,向往生者礼拜毕,随着引导师兄敲响引罄说开导词后,师兄们开始唱诵佛号,声声“阿弥陀佛”慈悲助念、浑厚有力。听到师父的法音,我的心越来越寂静,进而沉浸到师父的音声中,脑子不自觉的开始观想我盘坐式升到虚空中,周围有满天的星辰,我与师兄们共处一处,周围的繁星刹那发出佛光,光明耀眼,俯瞰脚下的众生都在受生死苦难,其中有我故去的家人、有同修的母亲,都在痛苦中挣扎,不知何去何从,我的悲悯心如救头燃般升起,发起普贤般慈悲愿力虔诚的念诵“南无阿弥陀佛”佛号助力她们往生西方,佛号声经久不衰,声声不息,看到往生者越痛苦,就越感同身受越发的虔诚念诵。我观想着面前的虚空中出现观想境,西方三圣头顶佛光、脚踏祥云而来,周围诸佛菩萨海会围绕,面前的境中还清晰的闪现着往生者的灵魂慢慢离开肉体缓缓上升,观世音菩萨柳枝轻洒于缓缓上升的往生者身上,我看到洒过甘露的身躯诸多黑色的污浊流至脚底,进而在地面张开裂缝,瞬间消失不见,师兄母亲身体变得轻盈飘逸,缓缓升到莲花台座,向三圣与诸佛菩萨合十恭敬礼拜后归至三圣诸佛菩萨旁,最后随三圣诸佛菩萨乘云而去。这个观想境特别清晰,具体且持久,我为同修母亲能往生极乐净土庆幸,念诵的就越来越有力量,越来越投入,我自己从未感到如此内心舒畅欢喜,直到此次轮值助念时间到了也不自知,是共同助念的师兄轻轻触碰示意我离开,才把我拉了回来。

这次参加助念真是一次殊胜的修行。又一次修念死无常、修习慈悲心,让我懂得死并不可怕,我庆幸我以师父,遇到法,在活着的当下要更好的把握有限的时间做更有意义,更究竟的事。暇满人身是这样的稀有难得,我更不能再虚度光阴,不好好学法就是在拒绝智慧的佛法文化,拒绝觉醒,沉溺无尽轮回。无常无法预料,但我可以安住此刻、安住当下的修学,保有精进,临终那最后一刻的善念决定了我的去处,也为来生打好基础,以此鞭策自己不懒堕,修学要上快车道。

感恩三宝,感恩师父,感恩所有的同修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