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时间好快呀,一晃眼,您离开我们已经30多年了!这么多年,想起您,大多是离别时的场景。你在的时候的事情,我以为都忘记了,不过最近却突然想起了很多。

想起我小时候因为不肯把家里的东西借给别人而偷偷把东西藏起来,被您发现后狠狠揍我,我哭的震天动地的场景;想起小时候您带着我和邻居阿姨去城里卖鸡蛋,邻居阿姨家的鸡蛋比我们家的大,但是性格缅甸不善言辞,而您性格豪爽大大咧咧,能够进入弄堂主动叫卖,但是叫来了买鸡蛋的人最后都会看上邻居阿姨家鸡蛋,最后邻居阿姨的鸡蛋全部都卖完了,我们家的鸡蛋也没卖掉几个。我偷偷和您说:以后我们单独来卖,不带阿姨了。您笑着说:阿姨的鸡蛋确实比我家的大,卖的好是应该的,我本来也没打算真的卖掉,卖不掉正好带给你城里的爷爷吃。

这些记忆,我忘记了很久,但是现在想起来,又像才发生在昨天,那么生动、形象,习习如生。

妈妈,最近有好多话想起您说:今天在公司,一位同事因为工作压力而情绪起伏非常大,我看着他,想起了没有学佛前的我。那时候我也是这样,总以为自己是对的,别人是错的,而别人总是在犯错从而影响我,然后我很生气,气别人、也气自己。那时候,我总是很容易不快乐、纠结,又好像很容易非常的开心、然后空虚。那时候不怎么想您,偶尔想起您,还会在心里偷偷的怨您,怨您因为逞强而离开了我们。

学佛后,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我执在作祟,每个人都站在不同的位置上思考问题,那么从别人的角度来看,我又何尝作对了什么?如果每个人都如同我一样的生气,发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

妈妈学佛三年,我真的觉得,佛法很好!她让我愿意去想小时候的事情,让我知道自己错的是多么离谱,您为了这个家,为了养育我和姐姐,那么辛苦的工作,到处奔波;您豁达、善良,什么时候都为别人着想,我想如果您知道那个时候冲上去会造成的后果,您一定会躲在后面的,可是业力就是这样的,不做不得,做已不失。

恶业如此,善业亦是。所以,我相信您的善良定时带领您去了更好的地方。妈妈,我们都很想您。

姨妈年纪大了,身体出现各种问题,前段时间被诊断为早期帕金森,她知道后心情更加难受,整日啼哭,我们害怕她得了忧郁症。表姐、姐夫都很孝顺,去年五一,我们带她去了西园寺,姨妈还随喜皈依了三宝,姨妈脚不好,义工师兄带她坐在大雄宝殿的后面,我一直陪着她。虽然现在她还是不愿意念佛,可是西园寺回去后心情开朗不少,每天恢复了打太极,现在身体好了许多,又开始闹着要出去工作了。

爸爸前几年退休了,身体挺好的,日子过得比较安逸。以前家务事什么都不会做的爸爸现在把家里打扫的可干净了!上午买菜做家务,下午打打麻将,依他说法:除了放不下我的事外,已经没有什么大的烦恼了。

可是我却担心他香烟抽得太多,现在又开始喝酒,偶尔还会喝醉。不过我知道,这是因为我们陪爸爸的时间太少了,他应该有点寂寞。学佛后,我和老爸的关系热络了不少,我还会和表面“严肃”的老爸撒娇了,我经常会打电话和老爸请安,只要我一撒娇啊,他酒不敢喝醉了,也不怎么盯着我结婚了,嘻嘻!

其实,我心里有个小九九,就是想让爸爸和我一起修学佛法。但是您知道的,老爸的脾气。。。。。。不过我信心,不久的将来,我变得更加智慧一点、更加慈悲一点,一定有办法搞定老爸的!我希望爸爸能够五福临门,能够得到究竟的安乐,能够在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不恐不惧,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妈妈,这是我修行佛法愿望中的一个。

老姐很早就结婚了,一家人挺幸福的。姐夫人很好,勤劳朴实,唯一的侄子去年已经满十八岁了,一脸的青春痘。我仔仔细细的的深入观察了他十八年,发现他虽然比较笨、爱打游戏,好在性格是非常善良的,小时候去青岛,主动和我提出放生海星;我喊累,勉强能够放下游戏给我倒杯水;青春期刚来的时候唯一一次想和妈妈“反动”被我及时的“镇压”后,现在基本我姐说啥只敢偷偷反抗,不敢大声喊冤。我经常鼓励他说:善良是一个人不可多得的品质,善良的人总不会很吃亏,所以他打工赚的钱,偶尔会给我发个小红包。。姐姐出去工作后性格开朗了很多,会主动关心人了,不但会关心老公、老爸、孩子,今年过年、生日,和她儿子学习分别给我发了红包。

妈妈,我一定会努力修行,增长智慧,创造因缘,引导他们走上菩提之路。

 

妈妈,以前我总以为我长大了,学佛后,我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长大。现在,我是爸爸的女儿、姐姐的妹妹、表姐的闺蜜。。。。。不再是那个自以为是,把自己包裹起来的孩子了,我有佛法、我有智慧了,我可以真正的让他们开心了,妈妈,我每天都会把修学的功德回向给您,希望您早闻佛法、离苦得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