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大家晚上好,我们又见面了,上期说到去苏州西园寺,这一期!没错,我们又说回到西园寺,隔壁的寒山寺。

话说那天一大群人跟着觉诗师兄以及传艾书院的师兄去寒山寺的下院——白鹤寺公益艾灸,到达后,一行人先后参观了白鹤寺。我与南京的一位师兄结伴而行(因不知道师兄法名,暂且称为南京师兄吧),攀爬至寺庙的顶峰,就是天王殿。南京师兄准备好供养三宝后,在一旁礼佛。忆起家人拜神时的动作,带着虔诚、祝福,我也在拜垫处有模有样地拜起来。南京师兄见识到我毫无章法的拜佛礼仪后,不忍心看到我这样继续下去,终于大发慈悲、身体力行教导我每一个动作,一番下来,我学会了如何拜佛。过去那么久了,我几乎都忘了如何礼佛。在组修的时候,德青师兄的一套动作演示下来,隐藏在记忆中的齿轮瞬间转动起来,礼佛的动作自然而然就做起来了。在此非常感谢师兄们给我上的一课。

说回到西园寺,寺庙的晨钟暮鼓总是那么悦耳动听,加上出家师父的唱诵,仿佛天籁之音,有如进行着某种神圣仪式。因贪恋寺庙的钟声,与伙伴约定失效时,某天清晨独自一人前往钟楼,令人欢喜的事情发生了,在树下遇见了一只熟悉的小可爱——咖啡猫。他舒服地躺在石子路上,清晨的阳光洒在他身上,一边眯着眼睛一边享受这一刻。我在他旁边坐下,贪婪地听着钟声,闭上眼睛,像他一样舒服地享受这一刻,仿佛什么都忘了又仿佛什么也没忘,只有钟声萦绕在耳边。

突然一声"师兄",在耳边响起,熟悉的嗓音,倏地睁开眼睛,记忆中熟悉的面孔与现实重合起来了。一番交谈下来得知,师兄从上海过来西园寺参加早课,恰巧在去的路上,所以才有刚才一幕。师兄看到我一人在此,忙邀请我一起同去早课。因着对寺庙早课的好奇,还有师兄的盛情难却,遂与师兄一同前往,参与了绕佛等过程。在学习本课时,对这些尤为深刻,非常感谢那位寝室长师兄的指引。

记得进入三级修学领教材时,慧涌师兄给我们上了一课——请经,当时只是跟着做那个动作,不清楚其中的含义,学习了本课,明白了其中的含义、意境。感恩师兄!

在学习本课以前,我浑然不觉当初,所触、所学的是佛门礼仪的一部门,除了欣喜还有感恩。感谢一路走来遇到的各色各样的人,是促使我决心进入三级修学的增上缘,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