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第二课修学方法的学习,我知道了自己应该如何去自修、小共修、班级共修,并且很乐意这么去做,因为这样做,对自己是最有利的。在自修方式里有讲到:在生活中去践行佛法,遇事能用所学的佛法进行处理,学会检讨自己的不足,随喜他人的进步。对于这点我深深触动,同时感受到佛法的伟大智慧和慈悲。导师创办三级修学非常接地气,也非常适合大众修学。我虽然刚入门学习,却已经受益匪浅。就是这样的一句话:检讨自己的不足,帮我解决现实生活中的一大困境,消除了内心对父母的嗔恨。更是帮助我修复了与父母、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

    今年5月父亲突然摔倒,骨折了。兄弟姐妹闻讯分别从广州开车回湖南老家,他们先把父亲送进了县医院,我随后也赶到老家县医院去探望父亲。医治一些日子后,父亲出院回家慢慢调养。而接下来的问题面临着需要有人留下来照顾父亲的一切生活起居。我的情况特殊,在福州的工厂上班,孩子面临中考,必须尽快回到福州。而弟妹是自己经营小店,时间也相对自由些。但是母亲的兄弟姐妹和我的弟妹却要求我留下来照顾父亲。他们认为我是老大,留下来照顾父亲是我理所当然应该做的事。当时我听了以后非常生气,想到自己目前家庭状况不如他们,小孩子也因为这件事而耽误了几天没有到学校上课。而且6月下旬就要中考了,所以我一心想着必须尽快回到福建去。我对弟妹说当初父母对你们那么好,现在就应该由你们来照顾,为什么而是我?而且,女儿马上面临中考,要赶快去学校上课。一想到这些,心情特别烦,情绪非常差,二十年前的许多父母对我不好的情形又一幕幕呈现眼前了。结婚的时候,特别困难,刚成立小家,又添小宝宝,我和妻子在外面干农活,孩子没有人带。当时真的特别希望父母可以帮帮忙,哪怕帮我照顾一下孩子,让我夫妻在外面干农活放心,孩子也不会随我们在外面风吹日晒。可是父母就是高高在上,对我的困难视而不见,只是一心一意带着弟妹的孩子而根本漠视我们。因为我穷,更是特别是看不起我的妻子,就因为妻子娘家比弟媳娘家穷。父母动不动就说他们自己有工资,退休以后也有钱,等老了病也不用靠我,而且他们还有一个儿子和女儿,这些话深深刺痛我。

    父亲是一个县中学的领导,只是对我和我的孩子却区别对待,我常常因为这样痛苦难受,伤心落泪。我一直问自己,为何我要生在这样的家中,让自己的妻子和儿女受罪。常想着总有一天你们要求我的。这么多年下来苦日子终于熬了过去了,而父亲在这个时候摔倒了,当初说不靠我的父母,现在却要拖累着我。心想着当初那样对我,这次就别指望我。所以我就和他们理论,家庭气氛也变得非常紧张。就在这个时候辅助员打电话问我需要什么帮助,给我发来了同喜班的一、二课的学习课程内容,并指导学习,随后智煌师兄关心我,并给予及时帮助和鼓励。小组长沈师兄不时传递修学及学习信息。而我也随着师兄们的指导、关爱、陪伴,我坚持每天参加早晚两次定课、每天自修,烦躁的心情也慢慢平静下来,怨气也渐渐消散。我开始反省自己,反复问自己,我今天的生命是谁给我的?又是谁把我养大的,供我上学?是啊,修学让我学会检讨自己的不足,一切都是我的错。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父母的生养育之恩,今生我都无法报答。当年佛陀为报母恩,还特的为母说法三个月,何况这个凡夫之人还有什么理由去指责父母的过错呢,去记恨父母的过失逃避自己的责任。我开始忏悔自己,第二天一大早就向父母忏悔:一切是我的错,这段时间我没有尽到责任和义务来照顾微父母,是佛法和三级修学让我平息了恨,化解了家庭危机。雨过天晴了,我的心情也好了很多,轻松了很多。照顾父亲要24小时守候着,但不觉得累,而且只要有一点空就想打开手机看师兄们发来的学习课程。

    父亲也因为我的细心照顾而感到舒服。感动地说还是大儿子好,全心全意这么真心真意照顾,昨天还接到母亲电话说父亲和别人讲:大儿子很孝顺,很少有这样的儿子。其实这一切我要感恩三宝,让我遇到佛法,感恩导师创办三级修学,让我今生可以遇到这么好的同修道友,能够得到他们如此多的关心。感恩一切,感恩,感恩,感恩,铭新合十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