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这一课学习,摆脱了对佛教的误解,对欲望,生死,利益又进一步认识和体会。

保尔柯察金在《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说,一个人的一生应该是这样度过的,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耻。当时的感想是,对,就该如此。保尔的使命是为了全人类的解放而斗争。看似我们已然生活在和平年代,不需要抛热头洒热血,那么生活的意义又该何去何从?

在校时,我想过去支援西部,因为家里不舍而放弃。有亲戚安排我当教师,不是教书育人有多伟大,而是安稳有假期。没有一个心动的理由,我选择自己求职,也不过是为生存而择业,为生存而坚持岗位。唯有在客户感谢时感到一丝欢喜。而当一个人为钱为生存为义务而活着时,其实贪嗔痴会日益增强,处理不好义和利,处理不好人际关系。

导师说,不善的欲望得到满足后,并不会真正带来幸福,物质只是幸福的辅助条件。当生存和幸福的成本越来越高,欲望难以满足,那便有了痛苦。人因为苦而想乐,意识到迷惑烦恼而想解脱。佛教鼓励提倡善欲法,建立一种高大上的需求。虽说众生皆有佛性,不敢说要成佛,跟着三级修学的路径,我想能遇到更美好的自己。

至于生死,因为缺乏对死亡的审视,思考,如导师所说,我们会想尽办法,对这个生做各种各样的准备。总觉得死亡离我们很遥远,给自己做了一些规划,我们多数人的经历就是求学,结婚,生子,求生,怕死。死亡离我们很遥远吗?各种报道,轻松筹,众筹让我们看到死亡不只是老年人的事,简直覆盖了人之初到夕阳红。若稍加思索,死亡就是颗不定时的炸弹,随时会被死神点燃。

那么如何对待生死,如何解脱,导师开示得透彻分明。理解接受后,关键是运用。所以我问自己,假如自己生命即将结束,甘心吗?冷静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还有诸多牵挂,怕白发人送黑发人,怕孩子尚小不能自理; 还有心愿未了, 回首往事,自己几乎都为这个色身而忙忙碌碌,却又碌碌无为。想让自己的余生,去体验法的快乐,去感受自利利他的喜悦。自己做的还远远不足,不想死,但生死不得自主。既然是重病患者,唯有坚持修学修行,愿三宝加持愿死神善待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