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今天为止,我坚持早上起来做慈经定课有三个星期了。       

我们班慈经定课时间在六点半。这两天我很明显的感觉到,五点五十的时候,自然的睁开了眼睛,轻松地站起来,开始洗漱,准备。       

不像刚开始的几天,六点钟闹钟响了,摁下去。眼皮子抬不起来,四肢更是懒的动一动。闹钟也是调了一次十分钟后响,再调一次十分钟后响。

 我从高中毕业之后,就没有坚持这么久的早起了。大多是八点、九点、十点甚至更晚才起床。十多年了,自己也反复思维过早起的好处。反复的尝试过。几乎每次下决心早起,起了两天三天,最多一个星期,没啥动力,就放弃了,无果而终。      

基于这样的因缘,班长和辅导员在班里提倡早上做定课的时候,我就没有想过自己会坚持参加。师兄们做了两三个星期了,我偶尔有两次夜里睡不着,看到QQ群里大家在做定课,觉得有趣,躺着也是白耗费时间,就起来参加一下,打发时间。     

 这样偶尔参加了两次之后,发现师兄们一起早上做定课,和跟自己平时有空了或者找时间做定课,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

早上空气清新,鸟鸣虫唱。我坐在阳台上,看着远处青山浓绿苍翠,云雾缭绕。时而飘下几滴雨,时而清风拂面。仿佛置身于大山深处,清新凉爽,宁静安详。星云师兄、艳玲师兄主持定课,用爱语和调柔的音调,来引导我随文入观,端身正坐,三称南无本师释迦摩尼佛。不用担心做定课的前后会忘记什么。            

每次我加入QQ群语音,大家都会对我的早起给予肯定和随喜。刚开始我还告诉大家,只是偶尔睡不着才来参加一下,毕竟十多年没能坚持早起了,再加上怀孕夜里睡眠质量下降,自己坚持不下来的。现在想想这是无始以来的串习在拖累着我呀。   

 有一次班级共修,班长在大家面前说,早起定课希望师兄们参加,他会坚持下来,即使只有一个人,也不会停。班长这样的发心、决心给了我巨大的鼓舞。之后每次早上六点闹钟响的时候,我知道班长顿圆师兄,辅导员净合师兄、觉雅师兄、星云师兄、善耀师兄、善魁师兄、艳玲师兄和高明师兄,他们在QQ上等着我,一起做定课,坚持相互的增上缘。我便没有了懒惰的心理。自然地起来洗漱喝水准备。搬凳子到阳台上,调好手机QQ,端身正坐。

 听完慈经,主持人会问大家有没有要分享的,和以往定课有什么不同和疑问心得。我都把自己怎么观想什么问题说出来。师兄们予有用 的建议。刚开始的一周,我听慈经的时候老跑神,会想刚才喝的水有点凉,今天送女儿上幼儿园要穿园服,明天还要不要早起等等。师兄们就安慰我,能够觉察到跑神,已经有进步了,坦然接受,把思维拉回来,回到慈经中描述的事物,如此反复,慢慢跑神的情况就会减少。

这几次听慈经,我都会按照蕙兰师兄的建议,在后面观想自己坐在地球的上方,带领众生做定课,得解脱。可是我一观想到,自己在地球上方的场面,就好害怕那么高,自己会摔下来。这是自己的心量太小,装不下众生。净合师兄告诉我,这是妄念,我觉知它,放下它就好,可以观想自己有触动的场景。看来修行的路上每个人情况不同,我还是要安住在正见里,踏实的走好自己的路。

每天感受到这个家庭的温馨和共同进步,我想我以后很难再掉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