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缘起
2015年10月底,我被邀请去参加朋友生日聚会,在地铁里和书院的昌施师兄相遇。他问我:“你是基督徒吗?”我说:“是呀,你是佛教徒?”他说:“是”。就这样我们聊起来了,记得当时的谈话是针分相对,谁都不让谁气氛里充满了火药味……
昌施师兄在短短的十几分钟时间里,用直接、简单、精准地方法讲述了佛教和基督教之间的区别,讲佛教的既不是“无神论”也不是“有神论”,佛教是“缘起论”、无主宰性,佛教既不是单一的“唯心论”也不是“唯物论”,佛教是“唯识论”、还讲了佛教是究竟哲学和心理学。而三级修学是当今众多宗派合和及创新的修学模式,以人生佛教为主,济群法师也是当今的圣贤大德。
我当时被震惊住了,在我的眼里佛教是迷信活动、菩萨是“泥塑木雕”和基督教一样都是“唯心论”,我们基督教信神,佛教信佛、信菩萨、烧香、拜佛…… 佛教怎么会是“缘起论”呢?而“唯识论”又是什么呢?看来真是“此山不知那山高”。
当时,在我的心里埋下了一颗佛缘的种子,我从排斥到震撼、好奇、惊恐、痛苦、我19年所谓的“信仰”被击碎了?我要求证、要寻找答案……
在传灯师兄的引领下,因缘具足,于2016年9月我走进了读书会和沙笼,并结缘了几本济群法师的小丛书,我如饥似渴地看着《生命的五大问题》、《心,人生的导演》、《佛教如何看世界》、《轮回与解脱》等等。
作为基督徒,我第一次接触佛教法本,在书中我看到导师的品格、看到导师的悲心、看到导师的能力。冥冥之中我意识到,这位法师是靠谱的、他将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我要追随他去学习如何解脱、去探索生命的意义……同时对佛教的法理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二.归心似箭
2016年12月底学佛班的师兄们第一次见面了。大家都很高兴,纷纷决定2017年1月1日去西园寺参加书院成立6周年庆典活动。
修学义工慧田告诉我们,那天有皈依法会,是导师亲自主持。我也很想去,去看看西园寺、去看看生命中的那位贵人。那天我们班有四个师兄相约去皈依,我对佛法一无所知、对皈依也是蒙蒙昽胧,虽然我看过导师写的小丛书及《学员手册》,知道了皈依就是皈依“三宝”,对于“三宝”的了解、“三宝”的功德、“三宝”的信心,只是很肤浅和蒙昽的,我自问促使我皈依的发心到底是什么呢?
其一.感恩之心,感恩导师创办的书院是公益性、利他性、感恩导师设计的三级修学的模式的先进性、(一张地图、一个目标、一位导师、一群伙伴)、感恩导师普度众生的悲心、感恩导师辛勤的付出……道不尽的感恩之言!!!
其二.迫切之心,我等不急了,在那茫茫人海里,如何去寻找一位有品德、有能力、有悲心的导师呢,今天我遇到了,那就是因缘,就是我生命的归属感和依赖感。
其三.迷途的羔羊,需要回家、需要明灯、需要指引……
其四.简单的心,纯洁的心、真诚的心、慈悲的心,在修学的过程中,师兄们彼此交流那皈依时的初心,却都是如此的简单和真诚。有的是为人生苦的解脱、有的是为无常的烦恼、有的深信业果、有的想在贤圣大德的名下做个弟子、有的想庆典的日子有记忆,当时就是如此简单的皈依之因。
三.开示
修学快一年了,同喜班进入最后阶段,当我打开《皈依修学手册》的那一刻,我深深地感觉到,学佛才刚刚开始,而《皈依修学手册》是承上启下的开示;我才认识到,我们当时的皈依,也只是停留在形式上的皈依,对皈依“三宝”的信心及“三宝”的功德都没有太大的认识、很肤浅。重新审视皈依之因,惭愧都是自利的,离发菩提心、行菩萨道、利益众生还甚远呢……忏悔。
正如书中《大乘皈敬颂》所述:“诸佛正法贤圣僧,直至菩提永皈依,我以所修诸善根,为利有情愿成佛。”
对于末法众生而言,福薄障深,无缘得见诸佛显现,亲聆教法。而经典浩如烟海,即使如此,尚不能穷尽佛法全部,是谓“书不尽言,言不尽意”,如果没有善知识的引领,如何于一望无际的佛法海洋中找到方向?……
2017年11月3日
道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