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千

何为生命?为什么生命要回归?是我们的生命偏离了本来的轨道了吗?生命又该回归到哪里呢?带着这样的问题,我认真观听了师父的开示。

通过学习,知道了我们人的这一生包括生活、生死和生命三个部分。而生命是最本质的部分。它有来自父母遗传基因的物质系统,更有来自自己过去生储藏在阿赖耶识中的业因所构成的独立的精神系统。正因为如此,我们的生命才是相似相续不断不常的,我们的修学才有了意义和价值。我们要用佛法智慧替代生命的无明,以摆脱在感觉和情绪影响下形成的错误认识,形成佛法正见,学会用因果、无常、无我、空的智慧审视自己的人生,坦然面对顺逆境界、摆脱对永恒的执着以及我执带来的困惑和烦恼。

认识到人与自然是一体的,人是大自然的一部分。遵循简单自然的生活原则,少欲知足,建立健康、幸福的生活方式。

正确认识自我,一切身外身内之物都不能代表真正的我。学会用缘起的智慧观照人生、观照心念,最终到达无我的状态,真正开发生命本自具足的智慧和佛性。

长时间以来,受传统文化教育的影响,在“未知生,焉知死”观念的影响下,生死是忌讳随便思考和讨论的话题。而生命又太深奥,这是哲学大师、高僧大德们探究讨论的课题,我们无名小辈又岂能涉及。所以,就只剩下了生活这个主题,千百年来,让我们发挥的淋漓尽致。从张家长到李家短,从婆媳是天敌到上司给下属穿小鞋,从哪个明星和哪个明星结婚了又离了,到今年又流行哪种款式的服装和发型了。。。。。。我们经历过吃不饱穿不暖的艰苦岁月,如今物质享乐却已是应有尽有。停下脚步,扪心自问,我们幸福吗?我们活得有价值吗?回过头来细细思量,才发现我们已错的太久,在这条人生歧路上越陷越深。

我曾经是那么相信我的眼睛,常把“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挂在嘴边,当科学界不断更新科研成果,证明灵魂存在的时候,我困惑了,因为我没有看到,灵魂究竟长得啥样。这让我对固有的价值体系和观念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在毕业即失业的大潮流下,我曾经很确定的认为,能有一份固定的工作,我就别无所求,就会幸福。而我拥有现在这份所谓的稳定工作也已6年了。可就在不久前,在我同学的刺激下,在她对我这种“一眼就能看到死的样子”工作的评判下,我的内心怎么就不能平静了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我也一直在寻求自己的努力方向。我的这套理论没能说服我的同学,当然也没能说服我自己。要不,我的心湖怎又泛起了涟漪。我知道我又走上了向外求的老路。有一句话说,如果你现在不快乐,那么你永远都不会快乐。快乐不是建立在外在客观条件的达成上,而是建立在你本自富足的内心。我也羡慕通过自己的努力,月薪非常可观的强人,但他们中的多数也是有人生困惑和痛苦的,更何况很多真的是付出了很大的艰辛,比如牺牲了大量的时间精力、无暇顾及家庭,更没有闲暇来关照自己,审视自己的内心。生活的物质条件的确提高了,但生活的幸福指数、生命品质层次就很难保证了。所以,问题出现在哪里,是显而易见的。我佩服我同学的成功,但我也深知她的道路不适合我。我只希望,我们在各自努力的道路上,都能活出自己的精彩。

人身难得,此生短暂。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做其他的尝试,我是一个求稳不愿冒险的人。目前,对我来说,佛法的智慧与慈悲是我追求的最宝贵的财富,生命品质的提升是我今生最大的工程,安心修学佛法是最能让我心安,最有安全感的事情。以后,无论我做了其他什么尝试,都不会放弃佛法的陪伴。我要在佛法的滋养中回到生命的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