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心慌心闷,辗转反侧很久睡不着,往往这个时候就会胡思乱想,不会有什么事发生吧。手机开机收到一条信息,暑期静修营取消了,想到有很多人可能失去了一个听闻佛法、改变人生的机会,有点惋惜。但我连这都能感应到,也太神了吧?莫不是本来能跟着我去做义工的众生去不了了,所以他们来扰乱我?又在胡思乱想了,赶快打住,继续睡觉,翻了个身,突然心口撕裂一样疼,默念着三皈依睡着了。

早上醒来,想到昨天半夜没睡好,还是再睡会儿吧,晚上再补做定课,我总是对自己这么“好”。又睡了一大觉,匆匆忙忙起床上班,心里一直担心不会是生什么大病了吧?在地铁上开始发信息给家人朋友分享,借此告诉他们要念死无常,然后还发信息给班级师兄,给自己这颗怕死的心求安慰。从醒来开始,妄念和正念轮番上阵,没有片刻停息,我都分不清哪些是胡思乱想,哪些是如理思维了,且看他们是如何展开拉锯战的。

以前心脏偶尔也会痛,曾经体检心电图显示心律不齐,我一直觉得自己心脏不好,不会真有什么病吧,我是不是活不久了呢?我还没修行好呢,曾经做了那么多恶事,死后万一去了三恶道怎么办啊?越想越恐怖,平时总说暇满义大难得,可从来也没有真正觉得有多难得,所以修学不精进,经常处在放逸状态。现在好后悔,但愿我还有时间修行,我一定要珍惜每一分钟。

朋友说让我去医院检查一下,但我不喜欢去医院,没病也查出病来了,万一误诊了更麻烦,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想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想治疗湿疹而艾灸了大椎穴,马上上网查了一下,大椎穴连着好几条经脉,也会影响到心脏,看吧,果然如此。——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我真的了解自己的身体吗?我并没有什么医学知识,也不懂得养生,只是东听一点、西听一点,然后就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来自我诊断、自我治疗,想想我还真的是愚痴又胆大啊。

这个自以为是的毛病在修学中也很难避免,尽管导师给我开了药方,针对我的病情给我施设了定课、自修种种模式,可是我并不认为自己是重病患者,从来没有按时按量吃药。“我需要充足的睡眠,偶尔一天不做定课也没关系。”“每天自修1.5小时我做不到,我保证自修3遍就可以了。”“小组共修大家都迟到,我早到了也没用,还是先好好吃个晚饭吧。”“班级共修前没时间准备分享稿了,就临场发挥吧,反正大家分享质量都一般。”“这个义工岗位不适合我,等我心行修到位了再来承担可能会更好。”我的自以为是真是无处不在啊!这些都是不依止的表现,那我是不是应验了不依止的过患易为病扰魔侵呢?

又在胡思乱想了,生病肯定是有原因的,外因——很久没锻炼身体了,体质太差;内因——每天浸泡在贪嗔痴三毒里,身体能好吗?心清净了,身体才会好,如果能发起菩提心,于昔积集恶趣之因即得清净,病魔自然会消失,不是有很多学佛以后疾病康复的案例吗,我是深信这一点的。可我在凡夫心的支配下,贪嗔痴如影随形,不过导师教给我发起菩提心和坚固菩提心的方法,我正在修行的路上。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按照模式,真诚认真老实地修学。对比自己偶尔精进长期懈怠的修学现状,如果能保证当天的定课和自修,相对容易安住在正念,如果没有定课自修,就会随着凡夫心疯跑,撞到头破血流了才知道要反省。为了不犯病,我也要每天坚持定课自修啊,当成是续命的良药,一天不吃就死了,还敢放逸吗?

以后也要锻炼身体,暇满人身难得,我要利用它来修行,希望能用得久一点。我平时好像也没什么毛病,就是颈椎和腰不好,这会不会引起心脏问题呢?越想越觉得有关系,经过一番观察修我就安住在马上要去做个按摩来缓解病痛,自我诊断的毛病很难改啊。中午休息时间,饭都没吃就去按摩了。

躺在按摩床上又开始胡思乱想,死的时候也不过如此啊。如果我真的快死了,好像也没什么放不下的,我肯定会立刻去出家修行。以前还打妄想,如果我要出家父母反对怎么办,如果他们知道我快死了,应该不会反对了吧。可我知道,真正放不下的是我自己,如果我不是马上就死,我还会贪图享受,追求眼前利益。如果我真的快死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亲人们还没有修学佛法。我班一位年轻的师兄分享过,他母亲弥留之际拉着他的手说,一定要学佛,一定不要谤法。我想我死的时候,跟亲人说的也会是这句话。很惭愧,我并没有想到跟我无关的众生,不过正在给我按摩的这位盲人师傅,我希望他也能听闻佛法。但我怎么跟他说呢,突然说会不会太冒失,纠结了半天也没说出口,我还是不适合传灯啊。我可以先跟他随便聊聊,以后再来按摩的时候可以找机会让他接受佛法。由此想到众生离我并不遥远,面对我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愿他能听闻佛法,就从发愿做起吧。

感受到被按摩的酸痛,我想这个身体并不是我,不是我在疼,是身体在疼,身体是个虫聚,那些虫子会不会疼?愿它们远离疼痛,如果我能好好修行,它们一定也会受益的,我浪费了暇满人身,也是浪费了它们修行的机会。尽管知道身体不是我,但想到我时,脑子里出现的还是这个身体这张脸。既然身体不是我,那想到我时,我是否可以观想佛菩萨的清净庄严,这样会不会更容易以佛菩萨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以后可以试一试。

又想起《我是谁》的法义里说,这些想法、情绪、观念也不是我,“我执”是一切烦恼的根源,现在好像更明白一些了。我这半天的胡思乱想,穿插着一点如理思维,修学了快两年,正见在我心里也就这么一点作用,要想在临终的时候保持正念,必须要把佛法正见落实到心相续中才行啊。以后我要抱着死亡随时会来临的心态,小心翼翼的活着,奉行五戒十善,精进修学。如果过段时间忘记了,就要反复做今天这样的观察修,以定课自修为前提,用佛法正见来观察生活,不断重复,安住在希求修学佛法的迫切心态中。我有病,我要吃药,没有什么能够阻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