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起的阳光中我仰头看天——天空碧蓝悠远一些洁净的白云好像是天空的妆点感觉有一些微风儿于是我看向树我并且驻足我为风停留给树和我一个空间一个无限此时此地......唯有此才可看枝丫轻摇摆才可见树叶颤颤舞蹈,跃雀簇簇唯有此才可受风的抚摸才可依阳光怀抱才可和白云戏耍才可与树同欢喜与草同微笑.....

 

我赤脚在大地上慢慢前行从脚尖轻轻触及地面用脚掌缓缓沾染尘土我这么这么地轻柔缓慢仿佛生怕碎了尘坏了土我于尘世烦劳中捧着我的心我独自前行可是我恐惧我好怕我怕我一个不小心捧着心的双手会倾斜倾斜掉把我的心落进尘土......

 

我想要于天地之间,寻一处清凉地安放我的心......

 

我捧着心儿太害怕了太害怕了连呼吸都因为害怕找不见了......

 

终于茫然前行的我于菩提树下看到了安坐的您——我只望了您一眼啊只一眼只一眼我捧着心的手便放将下来我把双手合十于胸前我并且匍匐下全部的身体在您的双脚之前只一眼我在您注视我的目光中泪流满面......我发现我正在全然地消融因为您无限慈悲的微笑因为您的眼......

 

我的心呢

 

我突然发现我合十的双手当中心已不见那紧张害怕的心那忧虑粘尘的心已无踪无迹寻——

 

您的面前恐惧消失尽怠鸟雀自飞来去阳光微风小草——此时此地......

 

我并且找回了呼吸,是您给我的呼与吸,您给我的呼与吸一个空间一个无限您仿佛从无限的虚空中来与我说话一般:“与尘同土与光和风与树与草与众生......自归于——无限......“

 

无限......

 

菩提树下归于无限的心自清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