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老实安住在三级修学模式上修学”?

在此之前我一直认为的老实,就是要安住在三级修学这个体系,不去攀缘其他宗派。而我是佛法小白,没有接触过其他宗派,学过其他法门,因为性格的原因,我觉得我这么被动的人,能接触到三级修学有一个学习的机会就可以了,难得再花费时间去寻找其他体系,所以我一直认为我对三级修学蛮安住的,因为我不会离开它去寻找别的方法,况且我小组共修,班级共修更是积极参加,几乎没有落下,这难道还不安住吗?

直到认识到学佛不是学知识,是要把佛法落实到心行上去,而我每天还烦恼重重的,我才觉得我修学出了问题。要怎样落实到心行上,我认为可能是要发菩提心,那服务大众模式肯定才是重点。所以有段时间,我常常去读书会做义工。效果肯定是有的,当处在那种清净的氛围,心自然就安静下来了,但这只是暂时的,一旦我离开了读书会,离开了这个清净的氛围,我的烦恼又起来了。我也发现这种借由外镜的力量,是很弱的,不长久。当发现读书会也解决不了我的烦恼时,我又开始到处去请教修学精进,义工积极的师兄,问他们的修学方法,修学经验,觉得他们是过来人,肯定能对我有所帮助。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其实想听的答案是他们如何安排修学时间,每天固定闻思多久,是早上好点还是晚上好点,听闻佛法的时候是边听视频边记笔记,还是先听三遍后直接做提纲种种。最好能够给我划个修学的时间表,修学流程,我按照他的方法去修。但是后来发现,师兄们跟我分享内容,既没分享她的时间安排,也没分享她的学习过程,而是回到了三级修学的内容,从每课讲的什么正见开始,到了十八字方针,八步骤三种禅修的运用上。

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我的八步骤还是运用起来了的,只是一直在14步徘徊。后来师兄问我法义的正见,我就蒙了,我突然发现我看似认真的记了这么多笔记,但是每期法义到底在说明一个什么问题,我是不清楚的。经过师兄这么一说,我也发现,导师的每期法义,其实都在委婉得说着我的观念是错的,以及应该建立怎样的认识。但是我不了解自己呀,因为凡夫的劣根,我还是相信我自己,相信自己的感觉,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学习,因为把关注点放在记笔记,很多时候都是没有时间用辅助材料和思维导图的,这就导致我对法义正见的掌握不清晰,更不提落实到心行上。

认识到自己的观念是错误的后,我就不能再由着我自己的习惯去闻法,这种由凡夫心左右的学习方法,也是在到处攀缘。我开始尝试着运用十八字方针、八步骤三种禅修去学习法义后,我发现如何把每期法义落实到心行上,导师已经讲得清楚明了了,就老老实实按照十八字方针,八步骤三种禅修,这已经是对我们这种惯性的知识性学习方式保驾护航了。

我也发现,三级修学模式和服务大众模式这是缺一不可的,不是说菩提心是关键,我就只去服务大众模式修就可以了,没有智慧,靠我自己的意志去对抗烦恼,这种力量是很弱的,也需要环境的加持,是不长久的,更没办法消除它。那如果认为学佛就是学智慧,一心沉浸在三级修学里,关起门来修,不去践行,那也是不稳定的。我这段时间改变了修学方法,既然辅助材料和思维导图是帮助我修学的工具,那我就要把它用起来,从第一天开始我就结合辅助材料和思维导图去闻法,不仅让我找到了当期法义的重点,观察修也开始做起来了,我发现观察修也很重要,这是一个把正见落实到心行的过程,以往我没有看辅助材料是没有按照正见去做观察修的,就算有观察,那也是胡思乱想,妄想。在通过八步骤三种禅修把佛法正见落实到心行上去后,再到到读书会上检验我的修学,真正把做事当做修行,我发现效果比以前好太多了。因为安住在正见中,我开始能察觉出一些错误的观念和情绪了,也能开始时常用佛法正见去检讨自己,不再用我的标准去衡量师兄们了,因为有问题的是我,是我的认识是错误的,没有认识到因缘因果,无常,如果我认识到了,接纳了这些事实就不会烦恼了。这种观念的转变就是来自于对佛法的受益,而这种受益就是来源于践行了导师施设的修学方式。

这也是我从对自我感觉的依止,到模式的依止的转变。也因为对法的受益所建立起来的信心,也加深了对模式的信心,对善知识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