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今天早上出院了。一切顺利。我要说的首先是感恩:感恩母亲,母亲的不幸病故触发我们对身体健康的关照;感恩父亲,父亲的理智可以正面疾病;感恩亲人,亲人的孝养之心助力父亲身体的恢复;感恩三级修学的众师兄们,师兄们的慈悲加持无比增上;感恩医院医护工作者的用心付出;……

 

人身难得。如何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让父亲生起慈悲心,放下、清静地安住当下,是我的一个课题。那天刚好群里师兄分享说让父母亲愿闻佛法,提升生命品质是最大的孝,真孝。我也非常认同,也要去做。我想从清静心开始,见一切皆善做起,身体力行,引导父亲。

 

住院期间,父亲略有所思地说道,做人真没用,年轻时出尽力气挣钱养家糊口,老来发现年轻时把身体作坏了,用钱换身体。事实上,尽管父亲年轻时也没挣几个钱,只不过干活不偷工,尽职卖力地干,这一点累坏了身子骨。我应和道,是啊,可又有多少人明了呢?年青时拼搏在外顾不了家享受不了天伦之乐,上了年纪了却病苦缠身,想想真是得不偿失呀。他说,哎,以前农村哪有传统文化可学呀,哪懂这些道理啊!像现在,多好啊,随处随时都有这些文化书籍可读可用。我顿时汗颜!因为我想到虽然我们现在拥有如此便捷又丰富的圣贤智慧资源,可却弃之不用!或者用之不真,学之不诚。假如,假设无常瞬间来临,我们难道还会放逸、拖延、敷衍吗?

 

去到医院,才深觉生命无常。生起重心的强强信心。是否有点不到黄河心不死的迹象?有的。凡夫心如是,串习如是。所以,时时、处处无不是修行之所呀。困苦、潦倒、厄运等等逆境,更加能促使有情走向觉醒。

 

身体的疾病我们可以发现,灵魂精神的重病患者,却往往深藏不露,无法觅见。不禁想起导师所开示的“真诚”,我们就是无始劫以来的重病患者,不逃避、不自欺,勇于拿自己的灵魂开刀,并学习佛法以自救。

 

从今年春节时,我萌起为父亲洗脚的念头。可是,直到此次住院后的第三天,我才真正落到实处,整整四个多月过去。惭愧得很。父亲说,有这样的话,身体很受用。我想起了三年前我病后出院,躺在床上还没恢复的情况下,父亲他熟练地打水来给我泡脚,后又给我洗脚,父亲眼里闪着泪花。想到这一幕,对比当前此一幕,戚戚然焉。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在深信因果的前提广种福田。恩田,是一种福田,父母恩,是最大的恩。然而,父母照顾子女似乎自然,子女照顾父母却似乎不太自然,何也?理所当然的串习之故吧。大多时候,我把“我愿意”变成“你应该”,生活就颠倒了。而由“我愿意”变到“你应该”的因缘,则是无明的干扰,没有舍离凡夫心,诸多烦恼因此而生。

 

世间法我的根在父母那里,不是在孩子那里。孝养好父母,孩子不扶自正。所以,我要把自己的这种“照顾父母却似乎不太自然”的心念改过来。报恩、布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