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视最近的生活状态:懈怠无力,什么事都不想干,浑浑噩噩的;还会觉得很无聊,总想找人聊天。一开始认为这是正常现象,估计每个人都会有这种情况。忽略不计的话似乎没有烦恼困扰我,自我感觉良好,值得庆幸!实际上觉得自己没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它隐含着两个层面:第一是觉察、检视自己的能力不足,没有拿佛法的镜子照向自己。第二是已经有所觉察了但在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自欺欺人,想逃避面对问题。

        仔细审视不真诚的自己发现产生懈怠无力的状态源于:学习佛法后我的人生大方向已认定,是把佛法和中医结合。但在终极目标的对照下发现目前的学习和目标相差太远了。我想学的是超越医疗模式的中医思维,渴望遇到把中医当作修行的老师。苦恼的是目前学习的只是些机械的医学知识,不是我想学的,越学越不想学。加上多数时候老师用中西医结合的方式看诊,于是我要重新学习相关西医知识。我承认西医的确有它的过人之处,需要理性看待,但在学习的过程中还是产生了排斥心理。而总想找人聊天的现象表面是无心学习想找人聊天打发时间。实际上是内心早已有答案该怎么做,由于不信任自己的惯性在作祟,于是内心强烈地在呼唤想寻求外界的确认。找人聊天无意识中也不过是在向旁观者抓取自己需要的信息来确认内心想法罢了,直到它强大到能足以证明“不用怀疑,我就是你内心的答案”时向外求的现象才会消失。

        阅读《人生佛教的弘扬》后知道三级修学之所以能广泛地传播弘扬是立足于契理契机,契理就是契合佛法的基本原理,契机就是契合众生根机及时代要求。我想中医也是如此,看病的前提是要契合中医的基本原理,而我目前的因缘就是需要我脚踏实地打地基。没有深厚的理论基础支撑又怎能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表述清楚疾病的根源呢?奈何我把目光放在未来,不断用未来的目标作为衡量标准来比较现在的进度,自然觉得目前的打地基工程十分漫长难熬。医学模式的多样化也是契机,而西医就是植根于方便、快速的现代化需求。由于我过于执着于有所得而局限了自身的认识和观念,忽略了不论哪种医学形式,宗旨都是为了人民的健康而服务,为什么要差别对待呢?中医、西医也是学术的其中一种,它是一种工具和方法。既然是工具,那么,它能达到的效果就在于如何来运用这一工具。而不是被工具所运用,由此产生诸多烦恼。只要发心是为众生服务不论哪种方法都值得被尊重和学习。

      人的一生很短暂,能够扎扎实实地做好一件事情就不错了,这就需要给自己一个明确的定位,但它并不是局限自己的囚牢。换个角度来说,看病是一个很重要的切入口,是能深入了解他人内心真实想法的关键点。先帮助众生解决燃眉之急的身体疾病,建立信任后才能进一步深入到心理疾病,用佛法的智慧帮助他人解决问题,顺便传灯。有了定位还需看因缘,当客观条件不具备时,就培养主观条件,也就是提高自己的素质。只有这样,在客观条件成熟之时,才有能力去担当。我最需要学习的是等待,“等待”是指在随缘中进取,一边认真学习各种基础知识,一边等待因缘的到来。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学会从埋怨安排转变成享受安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