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去超市买菜,平常经常会买的蔬菜买好了以后,习惯性的走到了活鱼的位置。准备买一条黑鱼,一条草鱼,话都到了嘴边,突然想其实鱼我吃冰冻的也可以。

又退到了冰柜那里,挑选了一些冰冻的鱼和鸡肉。回到车上,告诉她们我买的冰冻的鱼,没有买活鱼,到最后一刻放弃了。我姐姐非常高兴,非常兴奋。

是的,关于吃活鱼这个问题,我们争吵了很多年,我依然坚持我的想法,她没有想到我就进三级修学四个星期,就改变了。

我改变了吗?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到临了要买的时候,突然冒上来的念头。那个时候,我什么都没有想。

我的家乡,是南水北调的源头,可以说鱼是从小吃到大的。一个星期,大概会有3-5天都在吃鱼。因为水好,鱼也特别好吃。我们当地也比较讲究吃活鱼,吃最新鲜的鱼。我喜欢做菜,我的拿手菜也有鱼。

买活鱼别人杀,或者自己杀都是常事。

新鲜的鱼炖出来,那个汤特别美味。

而且我学过营养,我知道:蛋白质从细胞死亡的那一刻,就开始分解,营养成分快速流失。必然会导致香味,口感和营养。

我姐姐信佛以后,坚决不杀生,不买活鱼。问题,她以前也不用杀生啊,她不杀生,她天天吃现成的,当然不用杀生,每次吵架我就怼她。以前不是老妈和我做,就是现在她老公做,她自己不做,当然不需要杀生。

~~~ 站着说话不腰疼!

而且她对食物的要求很低,只要熟了,不太咸太淡什么都可以吃,本姑娘要追求色香味,特别是完美的口感,OK ?对一个食物,需求的层次就不同好吗?

她们两个都不愿意自己弄活鱼,我就偏偏喜欢吃活鱼。大部分时候,我都会自己去菜市场买,偶尔会让她们买。反正不买活鱼,我就非常不开心,很不爽。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们和一个绘画老师在理疗店,突然电话打过来,我姐夫说买的死鱼没有死,还是活的,他不敢弄,让我回去弄。鱼在洗菜池里动来动去,好可怕,反正他不要弄了,必需我回去自己弄,自己腌起来。

我从心里使劲把他鄙视了一番,一个大男人这么磨叽,连条鱼都不敢自己弄。真是够了,好吗?生平第一次听说,真有意思!太搞笑了… …

回去一看,鱼早死了,就弄了一弄,腌好,又出去了。我估计是鱼比较新鲜,弄的时候还是很挺吧,因为韧性和紧致,所以。

反正我是大厨,吃什么样的鱼,什么样的菜,哈哈哈,还不是看我。哼!俺做什么你们就吃什么,我就要做我喜欢吃的东西。才懒得搭理你!~~

我姐姐就一直和我争论这个事情。

她经常喜欢听叶蔓老师的CD,叶蔓老师说自己长期吃素,8岁就开始了。谈到关于吃素,她说:如果吃一个植物,大白菜,他们也会 尖叫的话,我连白菜都不吃。

她原本是想用这个来劝我,我怼的她气死了?

我说,对啊,鱼有生命,难道花花草草就没有生命了吗?有本事饿死,植物也别吃啊。你吃植物,吃蔬菜,瓜果的时候,你采摘的时候,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会痛??你不能主观说你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就代表他们,他也在哭,他的声音不在你的频率范围而已。

她气死了,原来她准备跟我说教,让我知道鱼这些动物被杀,被伤害,会痛苦,会挣扎,会很凄惨,让我觉知一下它们的痛苦,而选择对它们慈悲,不吃他们,或者起码不要因为自己想吃,而杀他们。哈哈哈,她想表达的意思我知道。

可是我就怼得她,无言以对。

她说植物可以再生长没有痛苦?

我说是吗?

1.                不是每个植物都是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可以一直生长,比如上海青,萝卡,割了就是割了,它不会再长一层。比如花朵,你采了就是采了,花的脑袋不会再长一个出来。西瓜,你摘了就是摘了,那个把上不会再长一个西瓜。

2.                即便是他们能再长出来,你不是花,你不是菜,你不是水果,你怎么知道他们就不痛苦。你嘴巴一张,别人没有痛苦,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子非它安之它之苦?哼,才怪!

3.                如果你说可以再生长,就可以为所欲为,你怎么不吃人肝,吃人肉。

人的细胞也有自我修复功能,你的肝切掉1/3,还能再长成一个完整的肝呢。你的胳膊上割一小块肉,过一段时间还能长起来呢?

因为这个痛苦不痛苦,来跟我说教慈悲。太好笑了。它们痛苦不痛苦,你说了不算,它们说了算。

而且凭什么都是生命,你就要说植物就活该被吃,不会痛苦。动物就应该不被吃,它们会痛苦。你的分别心才重呢?

君不见多少文章说,植物听音乐会生长的更好;

君不见多少文章说,如果你和养的花花草草说话,它们也会有感知;

君不见多少神话故事,说什么树精,藤精,包括有主动捕食性的猪笼草,食人花。

… …

你真的觉得,你不知道植物的痛苦,你听不到它们的呐喊,它们就不痛苦吗?

你说我,让我吃他们的时候,想一想他们的痛苦,再假装是我自己被吃的痛苦。

如果科学发展的有一天,植物的语言系统破译,突破出来,你这套说辞和理论,何以自处???

同志,什么叫“食物链”,什么叫生物系统?本来就是循环往复的,动物吃植物,我们吃动物和植物,我们死了以后,肌体分解成各种物质,各种元素,回归尘土,滋养一方土地,再次生长出植物。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所谓,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人埋于土,也化为泥土,又给植物提高营养,成长的更好。

况且在西藏那些地方,不是有“天葬”吗?人死了以后,让秃鹫来啄食,把肉直接回给了大自然。

我从来就没有认为,人就高人一等,傲视于万物之上,人也只是食物链的一端,而且参与整个过程。

在食物链里,植物被动物吃,植物和动物被人吃,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其中一环。

我姐姐又怼我说,那你被老虎吃呢?

我说,如果我在野外遇到老虎,也是动物食物的一种,它们吃我,我是很惨,但是老虎吃我,对于老虎来说,当然也没有错啊,那是它的本性。

佛教,不是还有一个什么佛,用自己肉给老鹰吃的吗?

有那一天,那也是正常的。顺其自然就好啦,每个人不是都有其,你说的命数。

况且佛教传入中国也没有说一定要吃素,而且世界上其它国家的佛教也不吃素,传入中国很多年也不吃素,后来一个皇帝开始才叫人吃素。是有人,人为改变了这个。

以吃素不吃素,吃肉不吃肉,杀生不杀生,来定义人慈悲不慈悲,心性如何,也太人为设定,太吹毛求疵了。

吃素,吃荤,荤素搭配才健康,应该是个人的事情。

既然吃肉,追求新鲜的有什么问题??

而且我们元旦去西园寺,济群法师在皈依法会上,也说了能抢持就说能持,不能持就不说话,也没有强制别人不杀生,不吃肉。

 

… …

反正这种世纪大战,已经很多年了。

我依然如故。

进入三级修学四个星期了,我们也没学这些方面。

只是昨天买菜的时候,我突然觉得。

鱼,其实吃冰冻的也可以,少些营养就少一些吧。

是我改变了吗?我不知道!

 

 

-----201867号,7:01进入三级修学第四个星期 义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