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小家教很严格,渐渐养成争强好胜不甘落后的习惯。小时候的我在父母眼里是个听话安静又有点主意、任性的小孩儿;求学时期是个勤奋认真的学生,因为觉得自己不属于聪明的孩子,所以就笨鸟先飞,可是在以分数说话的时代,学习成绩依然只是中等,妈妈去开家长会老师对我的评价是:还有潜力!这话我听了,当时觉得那就是我没有用全力呢吗?可我已经很用力了呀!工作后,因为自己这样认真负责勤奋的性格,得到同事和领导们的一致认可,可也让他们头疼的时候,是我有固执己见的地方,非要自己亲见结果才善罢甘休。因为对自我要求高完美主义的性格,我也慢慢用完美标准要求别人,尤其在某些问题和领域里,我会有些权威性的感觉!慢慢的有些唯我独尊的表现出来:这事儿你要这么干,你这么做是不对的,你要按照我告诉你的方法……语气是命令式的、语调是强硬的,那种自我优越感特别强,板着脸孔很严肃的指责和教导,学校里的同事们很多人觉得我不好相处,处事方式呆板不能通融,我自己也苦恼却不知该如何与人打交道,自己觉得拿出真诚心了,为什么这个效果就不行呢?


后来单位在窗口服务中提倡“为人民服务”的服务宗旨,我也学习换位思考的方式,尝试着对行动不便的老年患者、正发烧不能自理的患者,主动帮忙交款、取药送至输液室,尽量把TA当做我亲人来对待……尤其进入读书会做随缘护持义工,学习观修自己这个"我执"的心,及至到这周学习了师父的法义,才了解并初浅的明白“习惯的积累形成了性格,性格形成了人格!”,原来有很多不好的习惯,可却不改,还说“我就这样了,爱谁谁啦……”现在知道,继续这样不改的话,命运会怎样了!知道了生命是看三世的,我未来生命走向,是当下心行程序的编写是否正确!幸福与否在于我的心态!而幸福既是唯物的、也是唯心的!色身和情绪都不是我,色身是我生命存在于世的一种形式,而情绪是身体里的一个毒瘤!不加控制我就会成为情绪的奴隶!我的心是快乐和痛苦的源泉!


而真正的佛就在我的内心,通过佛教的禅修,可以帮助我去认识内心的光明和觉悟的力量!可以去获得内心平息躁动的力量!可以把我本自俱有的佛性开发出来,找寻回来!我是自己生命的主宰者,通过禅修能拨开我眼前厚厚阴霾的云层,看到背后的晴空,可以让我摒弃掉那些障碍自己的元素,显露本真的自己,从而看明白、看清楚我是谁----就是那个纯善的自己,也就不纠结那些不实的、虚幻的现象和因素……


学习并认清人生五大问题的本质,我也从原来混沌不清的状态清醒过来,对用佛教的禅修力量获得观念的、心态的、生命品质的提升,更加有信心!因为有一位导师引领着,有一群伙伴们陪伴和关爱着,更有三级修学两套模式的后盾支持!


        妙明合十  201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