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

自打你退出三级修学,快三个月了。今天是儿童节,不知道你内心的孩童,那个光明里睡着的,醒来并开始长大了没有?不知道你近来快不快乐。见字如面,先祝你儿童节快乐。

我们内心其实有两个孩童,不是吗?还记得同喜班时候,我们初遇见吗?那会,我们一起做义工,一起修学,晚上自修结束后,煲长久的电话粥。那时的我,生活中有很多解不开的困惑,日子在喜怒哀乐间流转。你感受着我的感受。那时候,我挺感谢你的,也庆幸,生命中遇见了你。

于是有天你告诉我,每个人的生命中有两面:佛性和魔性。你张扬什么,你就会成为什么。你想要成为什么?

我说,我想成为像佛陀那样的人,像导师那样传播爱的人。可是,我感觉我内心有两个声音在挣扎。一个试图让我张牙舞爪地去控制、去占有,这会让我快乐,可,到了夜深人静时,深度的孤独和痛苦潮水般朝我袭来;另一个声音在告诉我,所有一切都会消亡,占有和控制,这不可能会得逞。

你说,是的,佛性和魔性并存,在生命中同步生长,我们需要清楚我们需要什么,这个很重要。

我似懂非懂,说不懂却也懂。不懂且懂间,你做了我的辅导员、传帮带上的好伙伴、菩提路上的好师兄,我们成为了朋友,好姐妹、亲密无间。然,冲突从这一刻开始了。

我开始感受到,我们之间关系建立的基础存在很大的价值观的不同。我是个比较糊涂的人,交往大多相信感受,谈得来即可,无关年龄、学历、家庭...等,很遗憾,我不敢保证你的衡量标准也是这样,于是,我只能说,很遗憾,你可能不是。

义工行开始了,冲突、对立、不和、挣扎...明明是菩提道上的好伙伴,怎么会总是调整不到同一频道上来?不听你的,不听我的,听模式的,不可以吗?

事实证明:不可以。一个念头的力量,力道是惊人的,它大到如同可以深深地蔓延到大地深处的树根、蔓藤,已深深扎入,乃至想拔出,已没有可能。实际上我们是有办法的,一念之间。但是,我们在胡同里,出不来。

我陷入了感情和模式间的纠结中。在这之前,我没有见过一个师兄如你般勤奋、努力和不知疲倦,我愿意向你学习,你也是我曾经向往过的、你自己未来想要成为的、导师六步成长路上的如来使。可是我们观点的冲突,如同每天早上拉开门来总是可以见到的一堆垃圾一样,我深感厌倦。我开始遵守模式,放弃我们之间的这段菩提友情。

不建立在法的频道上的关系,是不清净的。这是你没有退出三级修学之前告诉我的,对吗?历经四年,深以为然。

西天取经路上,妖怪只在心里。师兄,我们最终有没有成为菩提路上“并肩作战”的伙伴,其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这段因缘里,我看清了我自己内心的需求,并更清晰,我的目标在哪里;同时,我也开始更加理解你了。

愿有因缘,久别后重逢。201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