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学以来,每天定课、闻思法义,整个学习的过程,都是对我心灵洗涤,净化灵魂的过程,本期法义上举例的种种由痛苦带来的现象,在过往的无明愚痴指使下,或多或少都存在,现实生活中,也看到很多人,由于无知、执著等原因 ,造成生命的痛苦,乃至造成人间悲剧。还有很多盲修瞎练、学佛修行很久的人,没有正知正见,不善巧运用佛法,唯有烧香拜佛愚昧念经,执迷不悟,沦落于低级愚昧的迷信的想像,更是屡见不鲜。

       但最感动于心的,是一些没有学佛,却具备佛陀教育成就自己圆满的智慧,让自己脱离无明和烦恼,并且积极培植和耕耘福田的人。

去年我认识一位后天双目失明的老教授,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非常敬佩他的博学多才,和慈悲为怀的高尚品质,最让我惊叹的是他超越痛苦的能力。还不遗余力帮助每一个人需要帮助的人,生活上,他可以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一尘不染,,所有见过的人都异常惊叹,摸手表的表面,会正确无误的报出时间,他会穿针,会补衣服,常人会做的事情他基本都在能做,并且做得特别到位。这些能力,也许很多人不以为然,觉得大多数有先天或后天产生的有身体障碍的人,都有某些特别灵敏类似特异功能的说法,殊不知,他们是经历多少的磨难,在自己无边无际的黑暗里,经过无数的绝望的挣扎,用顽强的毅力,才战胜了困难,战胜了自己。

元宵节那天下午,接到老教授电话,我们闲聊一些家常,以及过年的情况,又互相说到怎么过元宵节,他说冰箱里塞满别人送的食品,都是他们亲手做的有鱼丸汤圆等等,今天很想吃咸的汤圆,我突然才意识到,他看不见,辨别不不了冰箱里面的咸汤圆。好多事情确实他都可以自己完成,但是 也有很多事情,靠双目失明的年近八十的老人,真的有些困难,

他儿子在国外,他觉得不需要别人照顾,可以打理好自己,过简单生活就好,少吃些多吃些都无所谓,因此,双目失明后,他选择独自生活了近二十年了,虽然全国各地好多学生,也只能平时来看望一下他。于是我说,我们家中午就过节了,晚上刚好有空,我买咸汤圆过去一起吃吧,他听了也高兴,而我突然确感到一阵不平静,感到内心一阵难过,想到他老人家平时还有多少我们常人意想不到的艰难的事情,我为

为他老人家的难以言说的无助而难过也为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感到惭愧。那一刻,让我更切身体会到,对于我们一切都正常的人,与他相比,所有的苦都不算苦,。

放下电话,我等儿子放学回来,然后又买了一些食品,到那边吃火锅。孩子也很喜欢与教授聊天,听他分享高效的学习方法。教授虽然双目失明,面容很慈祥,精神状也好,表面看起来和常人没什么两样,他是文革时期的被摧残,加上之后,没日没夜的看书写书,慢慢形成的,到最后眼睛彻底失明。最让惊叹的是,在他退休之后,十几年间,在双目失明的情况下,还花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免费教贫困学生弹钢琴,达一千多个,其中有二十几个都当上了中学的音乐老师,这是多么伟大的壮举。这种没有任何意图或目的,不求回报的付出所产生的功德是无量的。

他对每个人都有慈悲的情怀,特别是弱小的个体,他总是慈爱有加、关怀备至。他时刻希望他们能够传承自己心愿和意志,希望在他的帮助下,每个人的生活都可以过得更好一些。心里光明的人看待万事万物也是光明的;他用自己光辉灿烂的生命去照亮每个需要帮助的人,他觉得自己是很幸福自在的。

他乐观的平淡宁静的生活才是真正有福报的人生,而这福报又来源于他仁慈的内心,来自高尚的德行,来自慷慨豪迈的不计回报的付出。心田播种善的种子,多一粒善的种子,就减少一棵杂草,只有播种才有收获。也唯有善的行为才能带来善业,也就减少了烦恼,超越了痛苦,获得更多的爱和幸福。解脱痛苦,放下执着,开启自身之慈悲与智慧,不绝望于人生的苦,也不执着于人生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