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结合一下我个人关于科学、理性、信仰的理解,来分享一下导师在定课开示中殊胜之处。

1、 科学

导师说了科学,是我们认识外部世界的一个工具。(科学通过一个假设,然后根据假设性推导得出结论,重要的是它可重复,不管你谁去重复这个推导过程,重复这个实验得到相同的结果,这就是科学。)

   2、理性

理性更多是一种方法论,西方一直比较崇尚理性,有段时间认为理性就是真理,甚至理性无所不能。直到有一个人的出现,那就是康德,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中》,去定义了人类理性的极限。康德说,人具有理性直观,能感觉到时间空间,通过五官的感受去认识事物,但我们永远无法认识物自体,就是无法认识事物本身,我们是通过我们的感官,我们理性直观对事情在头脑中形成的印象的认识,而不是事物本身。

唯识学中的观点:我们的认识的对象没有离开我们的认识;我们认识的对象是由我们自己规定的。康德的观点跟唯识学的观点比较类似,我们可以无限接近事物本身,但我们认识的永远不是事物本身,这就是理性的极限。

西方哲学对康德的评价是,为理性套上了枷锁,给信仰留下了空间。理性认识的极限就是到此为此,但这个界限之外,另一面是什么?康德说我不知道,上帝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我没法用理性用科学去证明上帝不存在,我也没法用这个去证明他不存在。

我看过一本,好像是周国平写的书,就是说为什么爱因斯坦牛顿这样的科学家,有宗教信仰,他的解释说,他们在进行一场世纪豪赌,就有没有上帝存在,我不知道,但我赌的存在,如果它存在,我按照他的指引去幸福的生活,我的人生过得很丰盛,很幸福,即使我在临终的时候,体会到上帝不存在,但我这一辈子过的很幸福,这是值得。

   3、关系哲学

我们刚才知道,理性认识的极限,那我们到底能不能认识物自体呢?我们理性不行,其他方式行不行呢?我们应该都有过这样的体验,就是看到一片美丽的风景,一颗美丽的小花,或者遇到一个人,有那么一瞬间,我们感觉时间、空间好像消失了一样,达到忘我的状态。

关系哲学家马丁布伯在《我与你》中提出一个理论就是,我们是可以认识事物本身的,通我与事物真正的链接,我们可以认识事物的本身。当我们与一个事物或者一个人全然相遇的时候,在那一刻,我们彼此玉成,你玉成了我,我玉成了你,我们全然接相遇,这就是我与你的关系,这一刻我就认识了真正的你。而与之相对的是我与它的关系,动物的它。当我与它相遇时,不管对方是人还是物品,它只是我认识世界的一个工具一样。当我们处在我与它,而不我与你的关系中,家人,孩子,同事,都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个工具,我们没有全然地看见他们,我们就有评判心,是否听我的话,是否能我有用。

  4、定课开示的殊胜

结合前面的分析,我们来看看导师的开示,就能体会到导师定课开示中的殊胜之处。

   导师说我们的定课跟一般人的简单重复的修行不一样,我们有理论指导,有次第,这我们都是知道的。导师还说了,我们在修慈悲心、菩提心时,如果能够真正去检讨自己,去感受,坚持几年下来,我们就有很大改变,就会不同。如师兄们愿意可以闭上眼睛听慈经随文入观去感受。现在我们换一个观想的方式,不止是在头脑中观想,而是全身去感觉这种慈悲,去感受每一块肌肉,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慈悲,你不再只是感受慈悲,试着让自己成为慈悲,去尝试一下会不会有不一样的感受。所以导师说如果只是口在心不在,效果不大,当我们真的这样全身心去体验,这就类似前面说的我与你的关系,慈悲不再是我们的工具,而我们是与慈悲全然相遇,甚至我们就成为了慈悲本身,这样坚持几年下来应该有很大的差别。

另外我们把这种感觉向前再推一步,如果我们在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时,也能这样全然地跟三宝建立真正的链接,把自己修炼成一个纯洁的法体,应该会有不一样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