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511-13日我参加了西园寺企业家静修营的义工行。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西园寺的义工活动,在我的人生当中也是第一次义工行(全天候的)。记得在提交报名表之前,我有过思考,做义工为什么非要去西园寺呢?社会上也有各种各样的义工,比方说医院里的导医义工,敬老院的义工等等。茫然不知答案,我想先去西园寺吧,说实话,跨出这一步也不容易,先跨出去再说吧。后来等了很长时间,一直没有录取的消息,有点失落,产生情绪了,“这不录取不是在扼杀我的做义工的积极性嘛”,后来终于等到被录取的消息,那时是既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终于录取了,紧张的是怕自己做不好。其实我在家里是基本上不做家务的,生活起居都是家里的师兄安排好伺候好的,现在反过来让我去伺候别人,这事放在学佛前是难以想象的,我想这可以消除我一部分傲慢的心里。

    11日早上我5点半开车从家里出发,不到8点就到了西园寺。到般若堂拿好证件,走到寝室,我担心的事情又出现了,一间寝室14张床,哎呀妈啊,这晚上睡觉估计是麻烦了,因为我知道男师兄会打呼噜,家里出来之前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此时此刻我一直在想要不要去外面开房间呢?转念一想,既然来做义工,我也不能这么娇贵,到了晚上实在不行,用耳机听佛陀传。并且最重要的是我想这里的一切遇上的事情应该都是最美好的相遇,对我的人生,对我生命品质的提升应该都是最好的安排,我坚信三宝,坚信导师,听从书院的安排,绝不会有错。

中午10点之前,我们行堂组的义工师兄要在五斋堂到场集合,我分在4组。我们组12位师兄只有两位有经验,其他的都是第一次行堂。所谓行堂就是打菜打饭。第一天的中饭,晚上的药石两次行堂下来,我们组在4个组里面是最差的,主要就是速度最慢。其实我们组师兄们也在总结经验,想办法把速度提上去,无奈,因和缘都摆在那里,师父说过,目标明确,方法正确。我们方法还在探索之中呢。第二天的早餐下来,我们组速度还是不行,受到批评,有个别师兄有情绪了,其中包括我,我在想,咱们都是生手没有经验,要求这么高,搞的咱们师兄们都有压力了。但是我的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提醒我,要随喜他人功德,检讨自己不足。我分析了慢的因,主要是这次企业家静修营义工报名人数少,人手本身就严重不足。其它的助缘是,一个大家基本都是生手,第二个我们组离菜堂最远,添菜路途最远,第三人手不够,第四,小组长高估了我们师兄们的能力了。在这样的因缘的情况下,我们还想要快,其实是不切实际的。我联想到生活当中,现在的我为什么会浮躁焦虑,我记得20年前的我不是这样的,那时的我遇事总是不慌不忙的,很是沉稳。后来随着我结婚成家,有了女儿,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大,所谓的压力大其实并不是没有吃没有穿。而是看着周围的人越来越有钱,自己心里就急,贪欲膨胀,常常也幻想着一夜暴富,做梦也想着遇到贵人的眷顾,其实那个时候不知道缘起,不尊重缘起,不知道积累福报,做事完全不知道因缘因果,而是一味的追求结果。拔苗助长只会导致苗逐渐死去。

到第二天中午开始,我们组总结出了经验,人手也多调配了一个给我们组,这样中午一堂下来,我们组齐心合力干的非常漂亮,众缘和合因上努力之后,终于得到了一个好的果。

        12日晚上的药石,我们下午5点不到就摆好了碗筷,然后在边上双手合十静待营员们的到来,那时闷热的天气正好下起了雷阵雨,我的心比较安住。过了几分钟,当营员们排着队,在引领义工师兄的带领下,默默的,有序的进来时,我的心突然很激动,想要哭的感觉,因为我想到了看似我在服务大众,看似我是菩萨,而其实是大众在成就我,我想到了普贤菩萨行愿品,“一切众生而为树根,诸佛菩萨而为华果,以大悲水饶益众生,则能成就诸佛菩萨智慧华果”。此时的我在付出的当下感到了深深的欢喜,为什么付出了辛劳和汗水没有金钱上的报酬反而能感到欢喜呢?我细细思维,发现因为长久以来我已经养成了自私,自利,自我的“三自”为中心的心态,其实我发现要长期维持这“三自”的心态是很累很苦的,因为生活当中遇到的事情大部分会跟这个“三自”相抵触相违背,所以一直以来在维持这“三自”的心态非常苦,直到某一天因承受不了而爆发。那么在这次义工行中付出的当下,发现自己的心是完全没有这“三自”的,被关在深深的牢笼里的“心”被解救出来了,所以当下这个时候的“心”是无我的,自由的,欢喜的。因此深深体会到唯有发菩提心才能真正的解除自己的烦恼和痛苦,才能走向解脱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