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法安

  我的母亲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徒,退休后不久就在灵岩山寺皈依,法名:悟珍。母亲早年常去灵岩山礼佛、诵经、拜师,后来年纪大了就常去定慧寺,直到近两年不出门了,就在家中供佛诵经。每次我对妈妈说:“带你出去旅游玩吧。”妈妈的回答永远都是:“我哪里也不去,我要在家供佛诵经。”
  妈妈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小时候曾经去上海动过手术,但是没有成功,因为当时的医疗水平还无法医治,当时医生说不治也能活到60岁。14年前,妈妈66岁时心脏病发作进了医院并做了心脏手术,先天性心脏病的问题解决了,但由于超负荷运转,心脏还是出了问题,落下了慢性心衰的病根。说也神奇,14年来妈妈就靠着每天一粒药维持着,身体与健康人并无区别,直到往生前三个月气色仍然非常好,根本不像个病人,真是不可思议。我想,这就是妈妈信佛、拜佛、念经的福报吧。
  半年多前,妈妈告诉我们说:“我的寿命差不多了,你们要有思想准备。”三个月前,妈妈吃得越来越少了,体力也越来越不行了。妈妈交待我们,无论如何不许送医院,死后不许放进冰柜里。我看着妈妈日渐浮肿和憔悴的样子非常揪心,但是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一天不如一天,像一盏油灯似的渐渐微弱直至熄灭。
  妈妈是独生女,二十年前和父亲的缘分走到了尽头,身边只有我和妹妹两位亲人,眼看着大限将至,我知道妈妈的身后事落在了我的肩上。如果我没有进书院,没有学佛,那妈妈的后事一定是由妹妹操办,因为妹妹在殡仪馆工作,和做丧事一条龙服务的人比较熟。但是我进了书院以后,尤其是参加了两次临终关怀和助念培训后,我知道了应该如何如理如法地帮助妈妈顺利往生,于是就和妹妹商量:妈妈是学佛人,就按照佛教的方法操办后事吧。妹妹同意了。一切好像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就在妈妈往生的半年前,我进入了书院,所在班级的辅导员净学师兄就是书院临终关怀和助念组的负责义工。从我妈妈病重开始到往生,净学师兄给了我诸多帮助,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如果没有书院,没有师兄们,孤独无助的我该怎么办?真的难以想象。
  公历2017年6月17日早晨约5点50分,妈妈在家中心脏停止了跳动。由于事发突然,我当时完全乱了方寸,一面把妈妈抱到床上,盖上往生被,叫妹妹念阿弥陀佛;一面布置佛台,悬挂阿弥陀佛画像;又一面发消息给净学师兄,请求助念。消息发出后,师兄们报名踊跃,7点不到净学师兄首先赶到,随后其他师兄也陆续赶来。一位师兄进门就说,妈妈是不是很有佛缘啊,报名助念的人这么多!我说是的,我妈信佛非常虔诚,诵经已有三十多年了。
  24小时内先后有100多人参加了助念,4人一班,人多时5-6人一起上。我们班的很多师兄都前来助念,道颂、道出、法丰、妙诚、慧晨和慧峰师兄,妙音师兄身体欠佳,但仍然在出殡前赶来助念,送了妈妈最后一程。原定24小时的助念延续到了48小时,其间一直有师兄源源不断地从四面八方赶来助念:净学、智兰、慈含、道亮、观砚、妙兰、观霖、慈性、妙浦等师兄,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师兄们。有的整夜留守,有的接连念了两小时、三小时、四小时,有的师兄不同时段来助念了好几次,整个助念过程令我感动不已。
  整整48小时的助念非常圆满,阿弥陀佛的佛号声连续不断,场面之宏大,秩序之井然,令人赞叹。助念过程中时有吉相出现:第一天早晨天空出现祥云,非常美丽,傍晚时分天空中彩霞满天,美丽无比;助念中有的师兄说看到了一条龙,还有师兄说闻到了檀香味;妹妹半夜时分下楼走走,分明听到天空中回荡着阿弥陀佛的佛号声(我家在20楼,正常在楼下是听不到的)。听到师兄们的这些分享,我心里终于有了些宽慰,妈妈应该去了不错的地方吧,这与师兄们大力助念的功德是密不可分啊。千言万语难以诉说我对师兄们的感激之情,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书院这个大家庭给了我温暖和依靠,让我有了归宿感。
  经历了妈妈往生的过程后,我更加深信佛法真实不虚,因果真实不虚,轮回真实不虚,更加庆幸自己在有生之年能够走上三级修学的道路。我坚信,只要以佛菩萨为榜样,坚持在书院精进修学,发菩提心,行菩萨行,真诚地服务社会,服务大众,自利利他,自觉觉他,就一定能够抵达光明的彼岸。
  感恩三宝!感恩书院!感恩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