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二日我还在上课,我妈就开始给我打电话,催着我去医院做检查。因为之前给她打电话时,她听我总咳嗽,我告诉她,不仅咳嗽厉害,每天早晨痰里都带点血丝。没想到我妈很紧张,说我在家时就一直咳嗽,现在痰里还带上血丝了,特别担心我会不会患上肺结核。
  本来我没当一回事,我妈一会儿一个电话,非让我去做检查。我妈紧张,弄得我也特别紧张、害怕。对我一个文科生来说,对身体的了解知之甚少,除了常见的感冒咳嗽腰腿痛外,任何高大上的医学名词我都不知道。肺结核又是什么?都没来得及上网去查,在妈妈的不停催促下,我去医院了。
  本来我对去医院就很抵触,不自觉腿会发软。在门诊大厅等着观琛师兄时,心里特别忐忑。当师兄叫着我的名字出现在我面前时,一瞬间感觉有了依靠。在师兄的陪伴下,一路检查都很顺利,要是让我自己来,肯定得转晕了,还会被吓得不轻。
  准备做CT时,我坐在休息椅上,都不敢回头看墙上各种器官内脏的照片。等躺上 CT床上时,感觉真的很无助,很害怕,自己会不会有什么严重问题呀?要真的患了肺结核,怎么办呀?
  这个时候我想到了导师,感觉此时此刻只有导师才能帮助我,才能缓解我的紧张和害怕。我便干脆闭上了眼睛,一直不断观想导师,导师似乎也一直站在旁边注视着我。
  本来我就很胆小,尤其是关于自己的事情就更胆小了,所有坏的结果都会往自己身上想,自己吓唬自己。当做完所有检查,结果出来,没事!我这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我妈也放心了,松了一口气。
  这次检查打破了我固有的观念,原来我不害怕死,只是不害怕与我不相关的人死,但是放在自己身上,那是害怕得不得了。
  假如我必须马上走了,那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我还什么都没学好,定课和自修我都没老实完成,还有什么机会在死后出离六道呢?一点机会也没有呀。我不敢死,我害怕死,我对死后去哪里一点把握都没有。在自省的时候我感觉心虚,我没有学好,没有老实学习,我怎么还敢说自己学得好,自己有把握出离呢?真的不敢了。
  我发现,自己独自一人面对危险的时候,没有人可以救助我,没有人可以代替我,即使是我的爸爸妈妈,他们远在异地,也没有能力帮助我,他们只能担心我。
  事情发生时,我最先想到的也不是我的父母,而是导师。想到自己的处境,不由得又想起那句偈--“于久远驰骋生死中寻求我者,于长夜痴暗睡眠中醒觉我者,于陷溺有海拔济我者,于三界牢狱解放我者。我入恶道,示以善道。我有疾病,为作良医。我为贪等猛火所烧,为作云雨而熄灭之。”
  善知识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在茫茫人海中寻找我,帮助我。善知识不辞千辛万苦,忍受着五浊恶世的折磨,从没有放弃过我。无论我轮回多长时间,无论我飘荡到哪里,但凡我生起一丝善念,善知识都会来到我的身边,唤醒我,解放我,解救我,成就我。真的非常感恩让我今生遇见导师这样的善知识。
  反省我自己,我只是认识到我生活的环境、世界多么不好,我要解脱出来,我只想着自己的苦而已,没有想到我周围的人有多苦,没有想到众生有多苦。我发现了自己的问题:
  一、我爱惜自己,把自己的生死看得特别重,观自己的死更能激励我。看到生死迫在眉睫,我不能做错的选择,不能再让凡夫心狡猾下去了。
  二、我没有慈悲心,所以我要通过做事去培养慈悲心,服务大家。
  三、学完依止法,我最大的收获是,看到自己并不是以前所认为的那么好。我有许多劣根性,我的生命存在很多过患,我已经轮回了很长时间,轮回令我害怕,让我不敢不珍惜法,我害怕今生错过,又要开始无尽的轮回了。
  感恩师兄们一直以来对我的帮助、鼓励、关爱和陪伴;感恩导师在今生寻找到我,解救我,陪伴和加持着我;感恩有这么好的法,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