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智放

  2017年5月9日晚,我的父亲在工作单位因恶疾突发悄然辞世。
  10日清晨听闻噩耗,犹如五雷轰顶,仿佛天塌了,一开始惊愕异常,欲哭无泪。缓过神来后,想到人的生命竟如此脆弱而不堪一击,无常说来就来,又想起自己一直自私地忙忙碌碌,未曾在父亲面前尽过多少孝,往后竟再也没有机会了,突然崩溃,眼泪决堤。
  此时,想起了三级修学的临终助念,我立刻联系了慈善义工。没想到师兄们很快就发动起来,不断有师兄打电话来表示慰问,我所在班级的师兄更是纷纷表示要来帮忙。在没有第一时间现场助念条件的情况下,慈善义工们排班先发起了24小时不间断网络助念。
  当天下午,我自己还没赶到,慈善义工师兄们就带领着我家亲友一起去冰库为父亲助念。两位师兄如理如法为父亲盖上陀罗尼被,撒上金光明沙,放置咒轮,念往生咒。
  在弥陀助念团的协助下,我们在殡仪馆的守灵堂挂上阿弥陀佛圣像,供上香、花、蜡烛等,助念在庄严的氛围中开始了。不断有来自四面八方素昧平生的师兄自发来到父亲灵堂,为父亲助念。有弥陀助念团的,也有三级修学的师兄。
  大家井然有序,自觉排班,至心至诚持念阿弥陀佛圣号。在师兄的示意下,我亲自给父亲念开示文。跪拜在父亲灵前,对他述说,希望父亲的神识能听见我们的念诵,能跟着我们一起念佛。为了保持佛号不断,师兄们昼夜轮班。很多师兄白天上班,夜晚赶来助念,甚至有师兄昼夜不曾离开,不曾合眼。他们的一言一行,深深打动着我的亲友们。
  念诵过程中,母亲听从师兄们教导,停止哭泣,放下对父亲离去的纠结和牵挂。被师兄们的真诚与和善打动,毫无佛法基础的亲友们也主动加入助念队伍。此时此刻,我明显感受到,无论是我自己,还是我的母亲、亲友,在圣号的念诵和庄严的氛围里,都得到了最大的安慰和触动。带领助念的莲友师兄说:亲人的力量对父亲最为殊胜。虽然父亲走得急切匆忙,但我能至心跪在父亲面前忏悔倾述,一定能帮助父亲放下万缘,更好地走。
  我一次次与父亲进行心灵对话,在内心一次次跟父亲说对不起,忏悔以往的不孝,忏悔过往对他的不理解及惹他老人家生气的行为,用自己诚挚的忏悔心劝请他,既然如此,就万缘放下,安心跟随佛菩萨去西方极乐世界……
  我们整整助念了二个昼夜,48小时,然后迎来了父亲被火化的时刻。在师兄的带领下,大家齐诵《阿弥陀经》,将功德至诚回向给父亲以及他的冤亲债主,及所有有缘众生。在父亲入殓化妆前,当陀罗尼被终于被掀开的时刻,亲友们诧异地发现,父亲满脸泛红,脸色犹如常人般红润,尤其是耳朵和眼部异常红润,面色安详,犹如睡着一般,很难想象这是已经于冰棺中置放了三天三夜的父亲。
  我想父亲一定是听到了我们的助念,感受到了我们的用心,一定是蒙佛接引而去了,所以脸色红润、身体柔软。
  这时候母亲与前来帮忙的慧烛师兄,四目相对,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我热泪盈眶,连声向所有帮助助念的师兄和亲友们道谢。最后,我亲手为父亲撒上金光明沙,于平静中目送父亲被推进熊熊烈火。一个多小时后,父亲的骨灰被工作人员推了出来,细心的表哥很快发现,我父亲的骨灰异常地白。
  5月13日下午出殡那天,我们惊讶地发现,晴空万里,头顶竟然有两片祥云,更有亲友看到树枝上驻足着一对形状奇特艳丽的小鸟。父亲入土为安的时刻,天际遍洒阳光,金光闪闪,我想一定是父亲在天上看着我们……
  人生无常,父亲走得突然。在我生命中如此紧急的时刻,幸亏有师兄们一起为父亲做临终助念。我自己助念的亲身经历,让我看到了佛法的不可思议和真实不虚!
  我和师兄们更加坚定了对佛法的至诚信念。这是本地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临终助念。作为亡者的女儿,我很感恩当地近百位师兄及其他地区师兄对父亲的助念和回向。
  斯人已去,轮回是苦。父亲命终能得此瑞相,是佛法的力量。我相信作为佛子,我们一定能找到超越生死的力量!感恩三宝,感恩佛法,感恩三级修学,感恩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