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智孝

  我已经习惯了,班级共修时你早早地来到现场;我已经习惯了,共修还没开始,你早已网络连线,等待着异地师兄们的加入;我已经习惯了,你准时播放《慈经》和导师带领的皈依共修的录音……我一直认为,班级共修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有条不紊,秩序井然。
  直到有一天,班级共修前你歉然地对我说,“忘记带手机了,能连线网络共修的师兄吗?”我手忙脚乱地打开班级QQ群,发起电话聊天,因无线网络信号不好,又马上转4G网络,折腾了好久总算搞定(这时共修时间已经延迟了好一会儿)。那时我才知道,为了让参加网络的师兄能准时共修,你是要提前做这些准备的。也许是你精进修学的感召,长年出差在外的师兄,始终如一地坚持参加异地网络共修。
  还有一次班级共修,我带的录音笔录到一半没电了,录音被迫中止。而一年中有那么多次共修,你播放《慈经》从来没有因为电池电量不足而中止过,那时我才知道,是因为你事无巨细地精心安排,班级共修才能确保每一次都正常进行。
  我突然明白,很多事情是我这个当班长的应该做的,但是我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主动承担,一直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份秩序井然的“容易”。
  我们已经习惯了经常在群里@你,“发个思维导图参考一下呗”,却没有体谅你,你也是个学习者,每周有自己的小组共修和班级共修。即使修学时间那么紧张,你还是把思维导图发了过来,再引导一句“师兄们可以自己学着做哦,很容易的”。
  班级的目标是“自觉、独立、自我优化、自己把班级经营好”,但我们并没有做到。做定课、自修、共修,甚至做义工,还习惯性地被你推着、拽着、拉着。某个师兄说,家里有违缘,我要休学;某个师兄说,我身体不好,要退学;某个师兄说,我时间太紧张,工作太忙,不学佛了……每次你都尽量帮助她们找原因、想办法,你用自己的言行诠释着“一个也不能少”。
  正如一位师兄所说的,我快乐、顺利的时候,从来想不到慧莘师兄,但遇到挫折、困难、不如意,第一个想求助的是慧莘师兄。
  你也曾经说过自己腰不太好,偶尔也会提起身体某个部位不舒服,而我们都没当回事,似乎认定你是铁人,不需要温情与呵护,我们才是脆弱的小花,有点小问题、小情绪,都需要你的关爱。
  那一天,约好了去西园做义工,我们几个师兄都到了,唯独不见你,打电话才知道你生病了。就在那个当下,我们几个师兄突然“良心发现”,觉得您为我们付出了太多太多,而我们竟然不知道感恩!于是我们商定来个献花仪式,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你一个惊喜,表达我们的感激和愧疚之情。
  献花仪式在师兄们的精心筹划下诞生了:智孝师兄负责买鲜花,并提前放在一个隐蔽的位置;慈界师兄下载《快乐歌》的伴奏音乐,改编歌词,发给师兄们提前操练;一场头脑风暴下,大家确定了口号语;并特意邀请了在同喜班时因工作原因已休学,但始终心系佛法的法赞师兄一起参加。
  献花仪式安排在班级共修结束后,时间控制在10—15分钟,
  仪式主持是智孝师兄。
  1.合唱《快乐歌》。(歌词附后)
  2.大家向辅导员师兄鞠躬:“慧莘师兄,菩提大道,感恩有您!”
  3.觉充师兄献花(采取具有浪漫情调的姿势)。
  4.法敬师兄代表师兄们发表感言。
  5.观界师兄负责拍照,记录难忘瞬间。

  《快乐歌》歌词
  如果感到殊胜你就拍拍手,如果感到殊胜你就拍拍手;
  如果感到殊胜你就拍拍手呀,我们大家一起拍拍手。
  感恩慧莘师兄你就拍拍手,感恩慧莘师兄你就拍拍手;
  感恩慧莘师兄你就拍拍手呀,我们大家为她拍拍手。
  慧莘师兄你也拍拍手,慧莘师兄你也拍拍手,
  我们大家一起拉手向前走!

  献花仪式在轻松快乐的氛围中圆满结束,一束鲜花虽然微不足道,但它承载着师兄们的感恩之心;献花仪式虽然短暂,但它告诉我们,在这座没有围墙的心灵学院,师兄们的生命品质正在潜移默化地发生着变化。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三级修学,感恩辅导员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