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去过西园的师兄每每提到西园,总是带着一种向往、意犹未尽的神情,这让我对西园充满了好奇和期待。带着这份对西园的神秘感的探究,我开始了西园之旅。旅程的开始就是充满着欢声笑语的车厢。在火车上的24个小时,是我坐过这么多次火车以来最有意义的一次,师兄们一起在火车上品茶、读书,分享入班以来的心得,这份不可控的欢喜也数次引来列车员的提醒。
  当时的艳芹师兄,也就是今日的道纳师兄,在火车上彻底解放了天性,这份天性的解放一直持续到了西园。充满感染力且略带魔性的笑声在道钢师兄那里留有证据。而天性解放的起因是由我们的净辉师兄忘我助人的善举引发的(这里有故事,请找道纳师兄讲述)。当时的白钢师兄在火车上就一直想自己的法名会不会有“钢”字,结果白钢师兄果然成了我们的道钢师兄。很喜欢净辉师兄的解释:千锤百炼,百炼成钢。我们的班长就是有这种向道的坚韧和毅力。
  来到西园,看得最多的就是无处不在的义工,每个岗位都安排得井井有条。内心充满了感叹,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一群人,发心助人,不求利益。也见识到了西园的斋堂,安排千人用餐却依然整洁、有序、安静。在西园期间,每天都过得充实而有意义,导师的开示,还有特别为义工师兄们举办的雅集——香界、插花、问茶、抄经,让我更进一步认识到西园的魅力以及师兄们的多才多艺。
  我最喜欢的是西园的后花园,那儿有放生池,环境清幽。树上鸟儿啼鸣,地上鸽子漫步,水中鱼儿跳跃,还有数不清的小乌龟成排地靠在池边晒太阳。西园的动物一定是因为这得天独厚的条件,好似有了灵性。传说中受了三皈五戒的叮当猫我没有瞧见,但是见到了不怕人的猫儿,在寺院闲庭信步。在西园的日子,我们一有空就在放生池溜达,也经常见到一些出家师父,师父们的悠然自在令见者不觉放下了世俗的浮躁贪婪。
  回来之前,我们还去了千年古刹寒山寺,我们师兄们五人在一家素餐馆吃了午饭,说要好好参观下寒山寺。迎面是一大门,门外场地较大,师兄们刚赞叹完寒山寺真是别有洞天,没想到一脚就迈出了寺院,这真是不长心的五人组。
  让我感动的不仅是导师的慈悲,义工的无我利他,还有一群师兄的奉献。净培师兄的分享真的是令人感动。一位60多岁的老人,为了让更多的人走进佛法,东奔西走,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从来没有放弃过。我仿佛看到了碰到困难时,一位老人在寺院请求三宝加持的情景,这让我热泪盈眶。在一个老人的背后,我看到了一颗利他的灵魂散发的力量,净培师兄让我认识到了信仰的力量、发心的力量。
  还有专职义工慧昭师兄,放弃世俗工作带了几个班,家里师兄以及今年研究生毕业的女儿也分别是辅导员和辅助员。我想会有很多人和我一样不理解慧昭师兄为何坚定不移地走在这条义工路上。我问慧昭师兄,没有钱,师兄你是怎么生活的,还要供一个大学生。慧昭师兄说:只要精进修学,我相信三宝的加持。慧昭师兄说自己以前是会计,最会算账,最会选择有利益的事情去做。师兄说世间的金钱只是蝇头小利,因为生命有无穷的过去和无尽的未来,所以要为未来的生命投资。
  这就是心量打开的表现吧,因为我还是这么的以自我为中心,所以我的见识和眼界还是这么局限。我只看到了当前的利益,不能有这些师兄的心量和思想高度。看到、听到师兄们这么忙碌地推动三级修学,却没有人叫苦叫累,每个人还这么的欢喜自在,我再一次认识到生命的积累多么重要,修学才能给生命正向的积累。就像导师说的,修学上去了,一切问题都会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