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十一静修营”,我在场地组做义工。有那么一次机会,我在三宝楼下楼梯的位置客串了一下礼仪组的义工——进入室内,光线较暗,提醒大家下楼时注意脚下,以免踩空摔跤。那个时候,我一直保持微笑,以让大家感受到义工们的热情。但是也清楚地的记得,笑到后来,脸都僵了。
  今年“五一菩提家园大分享”,因缘和合下,我做了礼仪组的义工,并且在三宝楼同样的位置做了同样的事情——提醒大家注意脚下安全。这个时候,我一直保持微笑,并清楚的地记得,这次脸部没有僵硬。
  这一改变来源于义工前行的培训。“我们要带着感恩心、恭敬心、慈悲心去完成整个义工行。”;“礼仪组的最大特色是‘举身微笑’,当你内心充满感恩的时候,你不用刻意,会由内而外散发出自然的微笑。”。
  道理明白,但实际做起来还是要通过不断的观察修来完成。虽然“感恩”一词会经常挂在嘴边,但是说这个词的时候,内心“平静如水”,没有真正的感恩心。面对营员,会有些许“我是服务于你”的优越感;面对义工,会有些许“这是你们应该做的”的要求;面对法师们,很多时候是因为作为三宝弟子,“需要向他们行礼”,而非真切“感恩僧宝”。
  而事实上,是因为有了三宝、导师父、法师、常住、书院,有了义工和营员的参与,才有了我这次义工行。;而做义工不是因为活动没有我不行,而是因为在这样一个环境中,我的身心可以得到净化、,我能够在利他中收获喜悦、,也能够借此检验和促进自身的修学行,。难道我不应当感恩每一位营员、每一位义工师兄吗?于是,每次觉察到内心认为眼前的人和事是“理所当然”的时候,我就会提醒自己:如果没有眼前的这个人,自己会不会极可能就没有自己这次做义工的机会?
  于是,就有了前面在三宝楼下楼梯的位置的一幕:每次提醒大家注意脚下安全,是的确担心这些可爱的师兄可能踏空而摔跤,而非因为“我需要让大家感受到我的热情”。这个时候,自己没有去关注脸部的表情,但是当觉察的时候,发现脸部是挂着微笑的。
  这次西园义工行,成就我的不仅是做义工过程中的微笑,更多的是对自己修学的反思。为什么义工过程中能够法喜满满,而平时却烦恼不断呢?我想,欢喜,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在义工行过程中,自己能够不断地去调动正见,去调动感恩和尊重的心,然后反复地去做观察修和安住修。而在平时,对正见不能形成坚定的信解,遇到对境便到处搜罗法义,自然无法有效对治烦恼。
  西园归来,身处的是一个张扬贪嗔痴的环境,面对的是一群“不那么可爱”的众生,而要延续欢喜,还需要更加精进的修学,需要将每一期法义的正见去落实到心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