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颂师兄成长记

  三年前,有位房大姐,经常因与佛法相关的事情和我联系。我耐心解答,并推荐她学习导师的《问道》,她也助印了《皈依修学手册》。
  后来,我又推荐她参加学佛沙龙。沙龙后,她向我致谢,说如获至宝,有这么好的氛围和师兄们一起讨论、学习佛法,马上就报名要参加三级修学。
  她终于进班学习了,刚好,我是这个班的支持辅导员。房大姐当时年近退休,因病在治疗,常常低烧,身体很弱。她担心,因生病体力差,不知能否坚持修学。我安慰她:疾病也是无常的,学一次就有一次的收获。她回应说:的确,虽然每次都要乘的士前往班级共修地点,但共修后觉得很欢喜,身体好像也没那么累!
  三个月后,治疗完成一个疗程,房大姐身体好些了,但又觉得,学习难度有些增大,担心自己的学习能力跟不上。我又和她分享:学习主要靠发心为动力,至于学习能力,年纪稍大的人有耐心,多阅读,能克服。如是,大姐又坚持了下来。
  支持结束离开这个班后,有一次我见到大姐,她说修学挺受益,但又担心在国外的儿子,迟些会结婚、生育,很可能需要她去帮忙,修学可能会有阻断。我心里明白,这些都是凡夫的粘著和设定,但口里却说:“不用担心未来的事,能学多长时间就会有多少受益,以后的事,看因缘再处理。”又和她分享,她担心儿子婚宴会大开杀戒一事,让她常启白三宝、多做回向,因缘会变化。
  同喜班修学结束后,房大姐重新在导师座下皈依,法名净颂。关于儿子婚宴,净颂师兄欢喜地告知,婚礼很简洁,素食为主,三宝的加持力不可思议!
  两年前元旦的前一天,我与净颂师兄在西园寺见面。半夜里,师兄致电我,说父亲在深圳离世。我紧急致电在穗的智恺师兄。师兄发心,半夜由亲友接往深圳为老人家助念。净颂第二天也匆忙往回赶。
  因家人愿意配合,及时的临终关怀,房爸爸走得很安详,瑞相现前,净颂师兄对三级修学的信心倍增,对修学团队的感情也日渐浓厚。
  父亲走后,不到一年,净颂师兄惊闻自己的大姐癌症晚期。看着痛苦挣扎的大姐,师兄引导她到寺院皈依,为她宣说生命的出路、念佛求往生的道理。又请大姐向儿子等人嘱遗愿,希望可以在家离世,并得到助念机会。
  由于大姐个性刚强,当她气若游丝时,还是不肯放下;下午为她念佛后,寒夜里,智恺师兄在大姐家客厅留宿观察。第二天傍晚,大姐才正式断气,师兄们再次前往助念。
  经历了两次亲人的离世,净颂师兄道心越发坚定。
  由于特殊因缘,近期,我需要带这个班一段时间。
  上次班级共修学习“自他相换”,班里有位师兄分享:关于母亲的催婚,以前经常瞒着母亲,没有顾及母亲的感受。现在虽然还是没有女朋友,但会真诚地和母亲分享,其实母亲愿他快乐,他现在单身,很快乐。但母亲还是放不下。
  由此,师兄们展开讨论,如何“自他相换”,才能真正利益他人?净颂师兄分享:身为子女,除了对父母人情关爱外,更应该引导她接触和学习佛法;之前,自己对儿女也是很执著,现在有人问起,我儿子婚后怎么还不生小孩,或者我女儿结婚了吗?我经常笑笑,这些都是儿女自己的事,他们自作打算,不用我操心!
  师兄们都为净颂的自在感到很欢喜,我也为她欢喜——师兄逐步从烦恼中解脱了。
  回头看看,净颂师兄这一路走来,不断生起问题、解决问题,经过三年积累,生命品质已悄然改变;虽然体力较差,在服务模式上参与不多,但已是“不再有问题”的师兄,成为修学最稳定的力量,至少可以利益本班的师兄。
  因此,我想,辅导义工,最重要的还是鼓励师兄们坚持修学,解决人生问题;能自利的人,必定能利他。我相信,“问题大姐”的成长就是很好的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