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我的“菩提月老”宏政师兄

文│慈如

  能够结缘三级修学,得益于宏政师兄。遥想十年前,刚参加工作,我做环保公益宣教项目,曾请他及他发起的某骑行网站的队友们支持,就此结缘。彼时,他有一个响亮的名字“三千越甲”。因为他组织的活动经常有异性队友们因缘际会、情投意合而擦出火花,他又有一个别称“三千月老”。
  之后,在与他多次的互动合作和共同骑游中,得知他是一位“有信仰的人”,顿生恭敬。直到2011年春,偶然向他请教佛法修学事宜,他告知我五一西园寺有皈依法会,并热情提议开车带我一同前去。随后三番两次地催促我参加沙龙,成就了我快速开始三级修学的因缘,一路至今。
  他当之无愧算是我的“菩提月老”。随着修学,每每我表示对他的感恩之情时,他总说“那是你的因缘福德”,仿佛他真的是无心插柳。
  最近听闻宏政师兄所带的种子班有7位师兄通过了辅助员选拔,随喜赞叹之余,也忍不住跟他取经。师兄一如既往的热情,从心行到实施都和盘托出,很是感动。不做分享梳理思路并发心供养,恐辜负了这宝贵的修行实录。

  “我”如是带种子班

  1.发了菩提心还要挑三拣四吗
  因缘际会,师兄当时带的本地班拆分后,开始有强烈设定,认为带异地班太麻烦,还要出差。而且自己也只想在周末或某个特定的时段来带班。几次新班邀约没有承担后,师兄反省自己:“发了菩提心怎么还挑三拣四的?”刚好当地师兄们来观摩,彼此结下了深厚的缘:真正发对心的时候,缘就成熟了!
  2.在辅导义工行中,做好陪伴和传递精神,把握要点,因上努力。
  首先,辅导员对于异地班前三个月到半年要多去现场。前期宏政师兄每个月都要去一次,增进交流、融洽氛围。
  其次,不同修学阶段明确引导定位。同喜班阶段,大力鼓励大家皈依,通过皈依夯实大家对三宝的信心,增强道念;同修班阶段,鼓励大家参与做辅助员,在承担中真实的成长。对于各种义工工作,尤其是读书会,提醒可邀请后面班级或尚未入班的积极分子参与。
  再次,辅导员要有开放的胸怀,帮师兄们打通各个渠道,比如传灯、慈善。让大家了解三级修学各个层面的模式。如果只是辅导员一个人对接,那么师兄们对三级修学的好恶褒贬的判断就只能来自于辅导员的传递,毕竟辅导员也是有个人局限的。
  同时,鼓励师兄们参与到各种不同的培训中去学习、成长、运用,切身领会两套模式的精神,并担当起传达的重要管道。
  还有,辅导员分享法义要接地气。高度要非常坚定,比如对佛法、对导师、对三级修学的信念。同时也要适当地放低自己,承认自己做不到位的地方,虚心向师兄们学习,偶尔也会分享自己曾经凡夫心增盛时候的糗事。这样,一方面让师兄们体会到修行确实不易,一波三折也是正常的;另一方面,辅导员对三级修学保有信心,坚定地一直走下去,也是给师兄们信心。
  此外,发现师兄们的闪光点,用爱语呵护师兄们的道心,任何突出的地方都去随喜;对于不足的地方,发现对方心行不到的时候暂时还不能说。试想一下,在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大家能坐下来修学,已经很不错了。
  当然,辅导员也要时时自我反省:不断重温初发心,增强对导师的依止心。一定要多看法义,佛法是活泼泼的智慧,八步骤是鲜活的,千万别变成紧箍咒。
  对于班级建设,师兄不忘提醒:关键要建立一个相对团结的班级。对于一个班级而言,辅导员只是一个过客,随时可能离开。但是班级师兄们却是抱团前进的一支队伍,他们修学的未来只能自己掌握和决定。如果说辅导员发挥作用的话,那也只是助缘。所以他反复强调:对于所带班级,其实大家修学入道、状态良好,八成以上还是因为师兄们自有的因缘福德。
  3.要么承担,要么离开
  导师多次开示,传承“一套课程、两套模式”的关键在于辅导员。充分认识到这一点,宏政师兄分享:对于种子班,要把师兄们的发心、使命感调动起来。比如所带班毗邻中国第一古刹白马寺,想想这一方水土,佛法复兴的希望落在每个佛弟子的身上,想想同胞乡党们都还在迷惑和烦恼的泥潭中无有希望。在历史的重任前,发心要发最上等的菩提心,要有舍我其谁的担当,要意识到别无选择——“要么离开,要么承担”。
  想起当年在带我去西园皈依的路上,他也如是说,于是我在懵懂中发了“最上心”。逐渐清晰中,更明了师兄的发心!
  当然,佛法是圆融善巧的。他补充说:虽说发心是如此,现实中毕竟人各有因缘,努力发心、尽力去做,在具体事情面前该放下还是要放下。有发心有因缘的时候去做,没因缘没福报的时候暂时搁一下也是缓兵之计。明明是电话沟通,怎么分明让我感受到了“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温馨?无压力,有动力!
  侧记:为了让文字呈现得更饱满,还专门回访了宏政师兄所带班级的几位师兄。师兄们从各自因缘成长及与宏政师兄互动的角度做了分享。
  一位师兄分享:宏政师兄有两件事是从头到尾、不厌其烦、反反复复在强调:其一是态度模式“不攀缘”的提醒。刚开始提醒多了师兄们有逆反心理,但随着修学的深入,渐渐体会到了宏政师兄的苦心,也更加安住。其二是鼓励大家做辅助员义工,用各种方式提升大家的承担意识。辅导员的引导和示范,让自己体会到导师摄受的模式就是快速帮自己提升,进而体会到作为种子班学员,自己身体力行地去修学、做义工,能够带动后面的班级更加精进,于是决定要“豁出去修”!
  一位师兄分享:作为急性子,自己承担义工多的时候会有烦恼。宏政师兄会专门电话沟通,虽然自己没有完全放下,但还是能很快走出来。有时候宏政师兄不明说,自己一方面也明白师兄的苦心,但同时有些着急,希望师兄更加直白而不兜圈的沟通。
  一位师兄分享:宏政师兄的班级引导分享非常理性、智慧,不带个人判断,也没有拖泥带水,只是引导大家用当期法义来解决问题,逐步启发大家的自依止、法依止的能力。此外,不懈引导大家承担辅助员,目前自己确实是在承担辅助义工的过程中扩大心量、增上个人成长。
  一位同喜班阶段对宏政师兄强烈抵触到几乎“水火不容”的师兄分享:整个过程中宏政师兄没有情绪,始终包容,不离不弃,并保持沟通,直言“不沟通是害了你”。而随着修学,自己也逐步充满感恩:感恩这样的因缘促使自己快速成长。这位师兄已经承担了辅助员,积极参与各种义工培训,在充分了解模式、促进个人修学的同时,也调整发心,愿意做更大的承担。
  据悉,除了目前已经产生的7位辅助员,班上还有4位师兄已经发心参与辅助员的选拔。

  发心利生时,广结善缘是

  “我们要向佛菩萨学习,就要和一切众生结缘,建立无限的缘起。”“和更多的人发生联系,就意味着我们在建立更大的缘起,也意味着我们的心量有多大,愿力有多大。”作为某骑行网站的创始元老,在自己加入三级修学的同时,他就坚信这套教法的殊胜,并积极在骑行队伍中推广。之后,他在摸索中组织了“心旅程读书会”,用禅行、文化交流、哲思的方式吸引大家对心灵问题的关注。
  犹记得去年年初在公园门口,他举着小旗子等大家集合禅行,并带领大家领会“吟诵”这种中国传统读书法的美妙。于他,是系列接引之一;于我和众多参与者,则是一扇扇生命之门的开启。然而正当“心旅程”做得风风火火的时候,因为精力不济,师兄毅然停掉了这一“品牌”读书会,转而参与到更具禅意和智慧文化特色的“菩提花语”读书会的创意策划,利用自己丰富的人脉关系,用更具特色的方式来接引更多有缘大众。
  此外,师兄把禅意文化和骑行、禅行相结合,开发了“禅骑”和“禅行”的活动模式。他每每推出的活动,短时间内名额爆满。菩提家园的活动中,也经常会看到师兄参与编演的节目。对此,他风趣地说:“菩萨要什么都会做。”

  在入世中观照执著

  作为时下社会文化背景下的“大丈夫”,宏政师兄毫不讳言:自己内心对事业还是有执著,希望能够成就一番自己说得过去的“丰功伟绩”。为此,他多次创业,辗转折腾。本来已经稍微消停,但是看到十多年前他发起的某骑行品牌赛事没人继续推动时,本着希望能够做得更有影响力的愿望,再度亲自“下海”,于是该赛事从当年的一年一场,预计今年要做30场。
  言及此,师兄坦言,做事业对目前修学是有一定影响的。但收获在于,做的过程中保持观照,严守戒律,也让自己更深刻地认识到修学的价值:一方面清楚认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看清未来努力的方向;另一方面逐步真正的放下,彻底不黏着。
  因为在修学和做事中花费了很多时间,对家人的陪伴少了,也引起了家人的不满。虽然认识到自他心念无常,因为价值观不一样,有分歧也是必然的,但师兄还是在修学的过程中体会平衡点,在家庭中付出慈悲大爱,不求回报,没有任何抱怨。在他的包容和等待下,一度抵触的家里师兄也因为看到了生死无常而决心加入三级修学。

  当依静处起精进,为究竟事速修持

  最后,说到究竟的修行,宏政师兄直言“世间有什么好玩的?最究竟的还是要‘当依静处起精进,为究竟事速修持’。”刚好《入菩萨行论》学到了静虑品,一直自忖精进修学的我,实实在在发现所学无非是积累了名言概念、理论知识,虽然知道文字般若是观照般若和实相般若的前提,但“恨铁不成钢”的串习也实在让我的内心开始有些怅然若失。
  作为“月老”,师兄不忘给我忠告:其一,对自我要求和设定、进而要求和设定家人的凡夫心提起观照。一方面这种心相续会延续到带班辅导时让大家产生压力;另一方面这种心行会让自己在能说不能行的时候,端着架子,显得很累。但是因为执著、不愿服输,于是就出现修行中自他的抵触情绪,障碍进步。既然来求解脱,何不时时观无常和缘起,珍惜与他人的缘分就好。其二,修学是需要沉淀的,勇猛发心做事很好,但长期不静下心来潜修,会让自己一直处于浮躁的状态。其实修学上去了,做什么都行。“身心俱疲时,暂舍为久继”啊。随喜师兄绵密的用心,除了法布施,还是法布施。
  修行路上除了善知识的指引,还有同修相伴,是一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既然认识到我们都是三有轮回路上的过客,那么行走的每一步都带着最强大的正念——“菩提心”,岂不是最有效的回家之方!感恩师兄,这么示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