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学习《深信业果》这一章节的时候,我很好奇,想知道自己的前世今生是什么样子的,自己曾经做过什么,爱过什么,经历过什么。第一遍学习这个章节的时候,被深痛地打击了一把,让我看到世间真相真的比雷劈还要难熬,自己原有的观念与佛法正见强烈地撕扯着,接受佛法是那么地费力。直到第二遍学习《深信业果》才探出点门路。接下来想结合我的人生来谈一下。

  从争口气中看清真相

  我出生在一个很清贫和拮据的家庭。妈妈有时候会把硬币捆起来花,或者为了不让我买自动铅笔而辛勤地给我削铅笔,这些都让我觉得自己是同学中地位比较低的孩子。记得小学四年级,我失去了最敬爱的姥爷。姥爷曾经是我唯一的依靠,我对姥爷的感情甚至比对父母的感情还要深厚。姥爷曾经是我的天和地,好像姥爷在,我就没什么好害怕的。但是突如其来的姥爷的离世,很多亲友的世态炎凉,母亲的情绪失控和崩溃,及没过几年后父亲逐渐严重的抑郁症,加上后来不得已停薪留职待业在家。在不谙世事的年代,这一切,将我从温室拉出来不得不去经历那些风吹雨打。面对亲戚朋友一些不那么友好的言语,我能想到的就是要强。要自己出人头地,才可以为家人出气,为姥爷、父母争光。
  我拼命写作业,参加补习班,几乎很少出来玩,临近高考更是每每两三点才入睡,早晨五点多又爬起来背英语。贯穿青春期的代名词似乎就是:争口气。每次获得了荣誉,随之而来的是我满满的得意及对他人的不屑一顾,总是那么一种要把别人比下去的气势。如果别人在学业或工作上比我强,我就冷嘲热讽,表面上风平浪静,背后却在老师、领导、同学、同事嘲笑或者制造加工他的短处。即使是人家的优点,我也会改变色彩进行贬低。这样的心理重复得多了,就成为我生命中力量强大的品质了,那就是自赞毁他。
  其实现在审视一番就会发现,这样做并没有起到“争口气”的效果,反而是让我的身份越来越卑微。越卑微越想显赫,世间的攀高枝、搭关系仿佛也不能改变我的内心,因为这是生命品质由内而外的显露。所以自己一方面发展了种种我慢、嫉妒、嗔恨之心,一方面又强化了自赞毁他的心理,还要在他人的蔑视、嘲笑和自身的卑微中承受苦果。这就是现实,是业力的规律。
  看清真相,让我知道这三十多年的人生里,我都在给自己编造着大骗局。为一个偌大的凡夫心付出和背包袱,真的不值得。当看清时,我也感觉轻松了,因为不需要再背着这样的包袱了。
  如果想要种族圆满,那就要降伏我慢之心,对三宝、师长及一切人都敬重若仆。我观察到一些同修很谦卑、低调、大度,他们的出身其实还是蛮尊贵的。世人可能觉得高高在上才是贵族,但是从业果的角度来说,谦卑如仆才是种族圆满的真正因。
  了知到曾经所受的苦,观念上就要改变高高在上的态度。大家都是有恩于我的人,心态上生起我要真正降伏烦恼的决定,行为上少张扬,少表现,少邀功,并警惕这样的不良心行发作,看住六根门头。
  今年春节看到有的师兄在发见到导师时的照片,我当时第一念就是:有什么了不起,想当初我也见过。这个心理一出来,吓了我一跳。随即调整,但是未果,因为力量异常强大,感觉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好好对治和调整过。然后就从头开始想,自赞毁他的心理让我得到了什么,曾经的苦果和不能自主的力量,自己是不是真的想了断。是的话,就要调整。每一个心念都会在内心形成积累,种下了种子,修行的路上它就会时常发作,根本抹不掉。
  所以,从根源上说就是不要造业。那就要清楚,想要感得圆满的身份,对于他人恭敬善知识的善行就要随喜。见到导师肯定是种过善因,亲近善知识本身又是在积极造善业,既是善果又是善因的显现,应该随喜啊。如此思维后,心态就变化了。当师兄们再次发出导师的照片时,我的那种心行虽然也会生起,但是力量已经小了一点。然后就再观察修,再重复正确。
  如果按照每天重复一次不良心行来算,三十多年,那至少有一万多次的重复了。还是要更积极地善护心念,不跟不良串习走。

  从十不善业道至十不善业果报差别

  如果没有学习《道次第》的话,对业果的抉择可能就会特别的泛泛,或者总是一套相似佛法理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机未到,时机一到,一切全报。但具体什么样的恶是要防范的,造恶又有什么结果,到底啥时候出现,报又如何报呢?其实,我过去的想法是很无明的,我其实很糊涂。
  从十不善业来说,每一种行为都分为事和意乐、加行和究竟。事也就是对象,意乐也就是心理动机,包括:想,烦恼,发起三个部分。还有加行和究竟。这样就能对不善的身口意三业和内外表现都了如指掌。不是多大或多重的业才是不善业,这四个方面都是为究竟造业积累力量。与此对照,发现每个小细节中曾经都造作和重复了不少十不善业。每一种不善业重复一次,十种就是十倍的重复,如果没有警觉,不善心的力量还是成长得非常快的。很多不善的行为还会在不知不觉中重复到已经麻木和觉得理所应当的地步。而这种叫做串习的力量延续开来,果报又是极其严重的。
  除第二类串习造作之力,还有五类情况都会让不善业变本加厉,第一类就是猛利的贪嗔痴。记得自己曾经生气到发烧,发脾气发到抽筋。业力的增长动力是心力,如此强大的心力只会让业迅猛增长。
  第三类是自性。身语业中,杀业最重,意业中邪见大于嗔心,大于贪心。想想自己曾经最爱吃海鲜,而且好吃鱼子和竹虫,这种变态的口腹之欲让我在杀业上罪业累累。而邪见是愚钝到最近才开始发现自己经常不会踏踏实实、按部就班地照着模式做,总是找些特殊情况特殊对待,还很看不清自己、自以为是,总是觉得自己有理。修学佛法是让自己增强心力,而自己一直的状态就是抱怨外在,觉得累,没有心力承担义工行。其实这明显就是盲修瞎炼的结果,没有在修学法义的节骨眼上使力,而是向外求,这就是典型的愚痴。
  第四类是所缘境,我一直对于西园寺之外的道场法师提不起什么恭敬心,轻视,无所顾忌。有一次在一个寺院救了一只猫咪,一位法师让我止步,我还狡辩一直往里跑,这真的是在猛厉地造作不善业。现在想想特别难过,惭愧,忏悔,非常的悔过。
  第五类是不断造作,第六类是所治损害。
  依四门力大说业果轻重,第一是田门力大,包括悲田,敬田,恩田,只要稍作损益都会感得无量的罪业和福德。论中做了几个对比,都是特别悬殊的对比,菩萨是殊胜的所缘境,培养什么心就显得特别重要。这既给了我们培植无量福报的渠道,也给了我们灭除无量罪业的门道。回想自己这一生,近的来说对于导师,对于法师们,不知道生起过多少的轻视,嗔恨,我慢,不放在心里。记得2013年元旦菩提家园大分享我做分享,感觉自己特别牛。有一次在导师小院,导师问我做什么工作,我当时整个人沉浸在自己的美好感觉中,根本就没有看导师一眼,也没有回答导师的问题,这在田门造作的业,也为现在不能时时亲近导师和带来修行的障碍埋下了种子。所以业力啊,就是自作自受。懂得道理后,现实中要真的恭敬三宝,时时忆念。
  第二是依门。对于不善业,善巧不善巧可判别造业轻重。也就是对于不善业有没有发露忏悔,并通过修行积极对治。反观自己,很多恶业视而不见,还很无明地认为,自己想明白就可以。不生起真正的悔过之心,想明白道理又有什么用?这不是明智的选择。
  第二遍学习业果,数数思维,生起想及时忏悔的心。比如今天(周四)特别不舒服,身体特别较劲。开始还想找什么药吃或者去医院,后来一路上就忏悔自己造的杀业,给众生带来痛苦,一直忏悔。下午的时候已经可以打字和看书了。
  第三是物门力大,是法供养最。真实的修行比供养师父财宝还要殊胜。把法落实在心是今年的目标。
  第四是意乐门大。以猛厉的贪嗔痴心造业,会感得严重的果报,造善业也是,猛烈的菩提心会感得无量功德。要让菩提心壮大,就要在平日里止恶修善,培养善的力量。忏悔自己平时对于同修道友更多的是嗔恨、比较、评判、对立,这样的嗔心罪过是很重的。即使我多做义工,多闻思,多带班,多亲近法师,多供养,也都不能挽救这一过失。在这个方面,我已经不知道积累了几个虚空的罪业了。频频感受做义工、带班时无力得想放弃的心,频频感受到自己在修学上有障碍,这都是因为放过了每一次防非止恶的机会呀。所以我要改!尤其从最近的义工开始,要关注他人的优点,让自己慢一步说话和行动,对起心动念一再地慎重,即使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要特别当心。这样做后,自己也轻松了,很多看不惯的事也没那么纠结了,事情也没有多难了。最重要的是要善护心念。
  十不善业的果报差别分为异熟果和等流果。因有善恶,果为无记。强烈的贪嗔痴会感得地狱果报,中等的贪嗔痴会感得饿鬼果报,微弱的贪嗔痴感得畜生果报。我的生命总是充斥着嗔恨和嫉妒,还有冷漠和暴力,看看总体导向就够毛骨悚然的了。所以,想要改变未来生命的方向就要改变生命的主导力量。
  看看种种人生际遇,就知道自己曾经做了什么。身体不好,常常病倒虚弱,几次生大病都是生不如死。穷困拮据,需要钱财的时候两手空空,囊中羞涩,生计无法保证何以修道?总是被人诽谤,处众时说话紧张,没人听自己的话,总会听到不愉悦的话。当听到这些话的时候,自己难受得要哭,越哭越难受,越难受越想哭。可就算如此也难以解决和改变,真是无力扭转。生意惨淡,生活的小区总是特别多垃圾,很多道路不平坦,还有很多没有营养的食物。本来挺好的事情,经常是一开头就便走向夭折。这一切,看似是自己的命运,老天爷注定,但就是自己累生累世做过的、说过的、想过的,当时可能都没有觉知的,而现在又要在清醒中不断地受这样的苦果。既然现在认清真相,接触了佛法,就不要再重蹈覆辙,止息往日的不善力量吧。

  思惟业果总相

  又思维业决定之理:人生就像下象棋,想占领高地就要下对路子。时不时就抱怨出生的家庭,我的父母,我的存款,我的大北京的大雾霾,可是,这一切又是如何造成的?如果不和父母、家庭、社会的频道相应,又何以出生在这样的环境中?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世间的一切都是缘起的,有原因的,有来头的。从不善生痛苦,从善生快乐,坚信这条真理,我的一切废话都可以省去了。检讨自己,随喜他人。
  业增长广大:到现在,我都对一位同修不太能提起好感。这次又借机思维了一下:首先并不是这位同修的问题,当我在第一次接触他的时候,其实也是很欢喜的。但某一次,他说了什么话,我就觉得这位师兄怎么这样。当时的心理力量并不强大,记忆也很模糊了,但是后来每一次见到他,我都会重复这种讨厌人的心力。到现在,一听到这位同修的名字,我对于他的身语意都会写一个大大的“不”字,很否定。回过头来看看,最初的一次嗔恨因为蒙昧和烦恼点了一把大火,就这样蔓延开来,可谓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烧尽功德林。所以下次再见到这位同修,先找一个他的优点,以后每次见他都想一个他的优点,扭转轨道。
  业不作不得:行善者不必担心乐果不生,作恶者不要心存侥幸。经常会羡慕嫉妒别人,但是从结果上纠结又有什么用呢?没有做的就是没有,自己能做的就是积极造善业,种善因。另一方面,自己有因缘修学佛法,也是往昔造的善因,应当珍惜,不然微弱的善业真的抵不过三毒大火的猛烈。
  业作已不失:没有造作的业力不可能感果,已经造作的业力永远不会失去。佛教的业果原理就是自作自受。一切起心动念都会留下痕迹。自己经常保持的心态就是:侥幸。不就是一点点小事吗?能酿成多大问题?是不是不会那么严重?经常这么想。但是上述的很多问题都可以验证,放逸一点点就是开闸泄洪,根本收不住。

  四力净修忏悔

  串习的力量真是巨大无比。最近闻思和做事都会时时地陷入心念的轮回洪流中,有时候苦恼到早晚课都会流泪,因为内心欲罢不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受真的很让人感到无力和不知所措。这修行中的种种外境和心行上的障碍也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是每一个当下我都跟随烦恼心,比如散漫放逸,比如贪著吃喝玩乐。跟随烦恼当时很舒服,但是过后没多久就会起化学反应。所以,每次的无力其实都是自己每次的放任所致,我把暇满人身亵渎和浪费,把同修之间的善缘当作贪爱和嗔恨的对象,这本身就是在葬送自己的修学资粮。所以我已经对现在以结果为导向的修学状态忍无可忍了,特别急于把这个大毒瘤排出来,想赶快排雷。
  实现了能破力,接下来就是对治现行力,老实地做定课,闻思法义,树立正见,培养空性智慧。
  第三是遮止力,积极防护,不能再造。
  第四是依止力,皈依三宝,培养菩提心。
  后面几点还没有做的体会,所以在今后要多多防护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