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接到班长师兄打来的电话。师兄哽咽地说,班里一位师兄的母亲昨晚往生,又不愿麻烦师兄们,全程请市佛协主持。
  听到这个消息,我安慰着师兄:不要伤心,观修死无常,死亡也是一次难得的解脱机会,我们要多帮助亡者,多念佛、回向。或许这就是平时培训、熏修的作用,关键时刻,正见主动现前了。
  其实,内心也有片刻纠结的。师兄不愿麻烦我们,不愿让师兄们知道,而是请了佛协来主持。如果是用凡夫心面对的话,一定会想:这下更好,不愿麻烦我们,不相信我们,还请了别人,那好,就不用管了。
  但作为学佛人来说,此刻应该只有慈悲,只想去利他。于己是一次难得的修行机会,于他是一次帮助、结缘的机会。可不能落入凡夫的分别、妄想和设定中。
  当我安住正见的时候,慈悲心慢慢生起。此刻,我似乎能感受到师兄的内心状态了。师兄正处在一种纠结的状态,既希望得到帮助,又怕麻烦他人,或许也有惭愧心,平时并不是特别精进,也没有全然地投入我们的修学、做事中,当然意愿不是特别强了。
  此刻,在我的内心,暗暗地有了这样的决定:越是这样,我们越应该主动帮助,用我们的行动力,用我们的温暖去打动师兄,让师兄感受到佛法的慈悲,班级的团结,同修的力量。
  当我做这样的观修,把师兄的事情当成自己的事情,把师兄的母亲当成自己的母亲时,一股莫名的力量不断地在内心升腾,我被佛法感动,被自己感动。
  在班长师兄、慈善义工的协助下,助念通告发到了班级,宣导、推动师兄们参加这次难得的历炼,并将观修方法、助念利益发出来。让人感动的是,师兄们非常慈悲,差不多都参与了进来,连本乐师兄也主动请缨与我同行。
  真没想到,本乐师兄可以安静地助念,从两点半到近七点,真的蛮有承担力,也蛮让人感动的家伙!我完全打破了对师兄曾经的设定。
  因为没有人手,我也学着敲起了引磬,不是特别清脆的引磬声也透露着自己不是特别专注的内心。但我相信自己可以,可以克服恐惧,克服怯弱。当这样的心行生起来时,引磬声开始清脆起来,一句句“阿弥陀佛”有力而专注。
  班长师兄、丽琼师兄,忍着牙痛的夏荷师兄也来了,还有善玲、善东、法慈、普达师兄,振昌师兄克服家庭违缘来了,智晴、道慈师兄也深夜赶来了。有好几位师兄相约助念到了清晨。看到师兄们的行动力,内心无比感动,师兄们都是菩萨,都是来示现和教育我的。感恩师兄们的付出,我一定向菩萨们学习。同时我也十分惭愧,自己身体不太好,无法坚持太久,只能早早地下山。
  一次助念,一次修行!看到了师兄们的功德、善行,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看到了前行努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