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善瑞师兄

文/慈珊

  知道善瑞师兄的名字,是从师兄写的辅导札记。第一次见到善瑞师兄,是有次在西园参加完活动,一起搭慧决师兄的车回上海。在车上,慧决师兄、慧有师兄和我热烈地讨论着班级事务,而善瑞师兄则静静地闭目养神,完全没有被冷落的感觉。
  我因为承担文宣工作不久,就趁机向善瑞师兄讨教团队工作经验。“调动大家的积极性,让师兄们都有承担”,至今记得善瑞师兄分享给我的这句话。端庄、娴静、乐于助人,是我对善瑞师兄的第一印象。
  后来做了辅导员,和善瑞师兄慢慢相熟了,又发现师兄更多的闪光点,如知性、沉着、坦诚、淡然。善瑞师兄身上蕴含着一股沉稳、坚定的力量,美丽的外表下拥有一颗大丈夫的心。
  最近听说善瑞师兄带的班里一下子出了六位辅助员,欣喜赞叹之余,我又忍不住去取经了。来到师兄所带的班上,看到好几个熟悉的身影。善瑞师兄告诉我,班里绝大部分师兄都承担着义工岗位,师兄们修学受益了,愿意把自己的收获传递出去,而义工行又会增上师兄们的修学。
  曾听观理师兄说:“我们班共修,一直在递纸巾。”当时觉得不可思议,参加完这个班的共修,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从皈依共修仪轨开始,到班级共修结束,从两三个人流泪,到几乎整个班级,包括辅导员在内,都在擦眼泪,连男师兄都被递了纸巾。“和师兄们的心离得很近,师兄们分享时流泪,我就想流泪”,一位师兄解开了我的疑惑。
  来得巧,旁听这天正赶上班级几位师兄过生日。按照仪轨,本来只是一位师兄代表发言,结果师兄们争先恐后都要发言,表达对生日师兄的祝福,随喜他们修学以来的心行成长。都说辅导员对班级师兄的影响大,善瑞师兄把自己坦诚和随喜的心传递给了师兄们。
  就在生日会快结束时,主持师兄提议:我们班这次有六位师兄成为辅助员,离不开辅导员的引导,我们应该感恩辅导员。此话一出,得到大家的热烈响应。
  “我要说,我要说”,观理师兄第一个发言,可还没说话,声音就哽咽了。“我特别感恩辅导员,我要先抱抱她……我一路走来,发心做辅助员辅导员,是因为我一直把善瑞师兄作为我的榜样,见贤思齐。我知道自己身上有很多毛病,对什么事都浅尝辄止,如果没有师兄,我可能不会走得这么远……善瑞师兄就像母亲一样,呵护、关爱、理解我们。看到班里哪位师兄有状况,她都会提醒我们回向,无微不至地关怀着每位师兄。感觉她就是位菩萨行者。”
  看上去冷静理性的观韡师兄说:“最初看到善瑞师兄对不同师兄有不同的处理方式时,我对师兄有误解。后来随着自己修学的深入,慢慢理解了师兄的慈悲。师兄们来自不同的环境和成长背景,需要智慧地处理,而我是带着凡夫心做判断。考上辅助员后,师兄问过我,做辅助员应该是什么心行。我就开始去观察师兄是怎么面对班级师兄的,思考以后自己怎样做。师兄让我看到了那份慈悲,感恩师兄让我的心行有所突破。”
  班级的“学霸”观玮师兄说:“我参加过很多培训,觉得善瑞师兄对模式特别熟悉、安住,而且引导得非常好。她对导师的依止心是通过行为表现出来的,是我学习的榜样。我也要按照模式踏踏实实去做,调整自己的发心,提升各方面的素养,善瑞师兄为我示现了模式的殊胜。”一边说着,观玮师兄的眼泪又流出来了。“觉得师兄是很懂我的一个人,她很容易看透我心里在想什么。每次我一出状况,师兄就和我说:观玮啊,我们去‘一茶一坐’吧,我就知道自己又出问题了……”
  “啊,我还没和辅导员去过呢,我也要去!”其他师兄羡慕地打岔道。“说明你们都很让她省心啊”,观玮师兄破涕而笑。“做义工的过程,善瑞师兄也是一步步引领着我。我开始不太想做义工,她会根据我的情况来引导,一步步调动我的发心。先做一个岗位,等做得有点感觉了,再给我介绍一个岗位。她能敏锐地感觉每位师兄的心。我觉得她的心离我很近,能感受到我的心行在哪里,适合做什么事,所以特别感恩师兄带给我的成长。”
  “嗲妹子”观诗师兄接下话头:“除了用感恩两个字,我想不出用更好的词能表达我此刻的心情。我以前就像小孩一样,觉得师兄怎么都不表扬我、不关心我。其实师兄很慈悲,我只要在修学或生活中遇到问题,师兄都及时地和我分享,对我的帮助特别大。我现在只想向师兄忏悔,以前做得不够好,我知道错了,以后一定要用心承担。”
  寿星们的分享结束后,其他师兄纷纷抢着发言。72岁的老菩萨说:“善瑞师兄才貌双全,她引导得特别好。我身体不好,有几次不想学了,她找我去了两次‘一茶一坐’。虽然我的身体没好转,但我一定会坚持修学。”班里另外一位老菩萨智兴师兄60多岁了,修学非常精进,还承担了读书会的召集人。她说:“我们两位老人身体不好,学习跟不上年轻人。可善瑞师兄从没觉得我们不行,而是一直鼓励我们,关心我们。在这个班级,我们感到很幸福。”
  师兄们依次分享着,眼泪像是会传染,从一位师兄的眼里流入另一位师兄的眼里。“我也要说”,是班长观远师兄。“这次报考辅助员我没有选上,当评选结果出来后,师兄们都在群里随喜通过辅助员选拔的师兄,善瑞师兄却留言:随喜所有发心报考辅助员的师兄们!当我看到这句话……”观远师兄说不下去了,低头抽泣……
  很长时间,大家沉默着,等待着,默默地把纸巾传过去,温暖和理解也在无声中传递。“善瑞师兄发了一段《道次第》的偈颂:‘刹那才发菩提心,虽系轮回三界狱,亦当说为善逝子。’我的心一下子释然了,让我看到了自己报考辅助员的发心。这次虽然没有选上,但我的收获特别大。这件事让我感受到离师兄的心很近。”
  师兄们说完了,都期待地看着辅导员,而一直端坐不语的善瑞师兄只是微笑着轻轻说到:“其实我们都是从两套模式受益,我所做的,只是忠实地传递导师施设的模式,不遗余力地把大家引领到模式上。我就做了这一件事,没有自己的创造。希望师兄们都能珍惜模式,带着殷重心跟班、带班,忠实地传递模式,成就每一位师兄。”
  就这样,一次生日会变成了对辅导员的感恩会。共修现场,师兄们一会哭,一会笑,纸巾盒从桌子这头传递到那头。每位师兄的泪水就像晶莹的珍珠,把师兄们的心紧紧连在一起,难怪师兄们都说:我们的心离得很近。
  共修结束时已12点多,来不及吃饭,善瑞师兄和我分享了做辅导员的感受。“其实我修学没多久就发心要做辅导员,还要做全职义工。后来因缘和合,真的全部实现了。”善瑞师兄的声音还是轻轻的,静静的,不急不缓。“这么多义工岗位,辅导义工确实可以让自己成长最快。做辅导员让我学会了聆听,我会非常专注、不带任何设定地听师兄们的分享,这样听到的不止是他们的语言,还能听到他们的心。我会去感知他们分享背后的东西,自然地回应、引导,然后就放下。”
  善瑞师兄带的是白天班,学员年龄差异大,从30岁到70岁。可不论哪个年龄段的师兄修学都很精进,大部分师兄班级出勤率达90%以上。老菩萨智兴师兄在做眼睛手术和手骨折时,都几乎没有请假,坚持来共修。观诗师兄在公司里销售获得前三名,领奖会都不去参加,只为了参加小组共修。她和老板说,自己要去做一件更重要的事。
  共修出勤率几乎是各班的难题,可在善瑞师兄带的班里,却完全不是问题。问师兄是怎么做到的,师兄说:对班级修学一直抓得很严,大家基本都能做到自修3遍以上。关键还是辅导员怎么引导,要反复引导模式的利益,但引导时不要向师兄们提要求,而是分享这样做背后的原理,同时还要告诉师兄们自己的受益。另外发挥班委作用,培养班委师兄们为别人服务的意识,实现班级的自觉、独立。
  “刚才分享时看到班级氛围特别好,每个人都可以把心打开,如果不是师兄们分享时说之前有过芥蒂、误解,我还以为班级一开始就这么融洽呢。您是怎样帮师兄们解决问题的?”我禁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接纳每一个当下的因缘,用缘起看待每位师兄。每个人的成长背景不同,对师兄们越了解,就会越理解,也就越容易引导。辅导员是修慈悲心的最好平台。帮助师兄们解决问题前,我会先观修《道次第》的‘我随说几许法,未曾一次自觉善哉,但观众生无不是苦恼者’。把自己的慈悲心调动起来,然后再和师兄们约谈。”
  带着慈悲心帮助师兄们,难怪观萍师兄说:“善瑞师兄总是小心呵护、善巧引导我们,感觉师兄就像观音菩萨一样。我刚进班时,被生活的遭遇打趴在地上,是师兄的慈悲让我一路站起来,从不会笑到现在一直笑,而且发愿像师兄一样,帮助更多的人。”
  时间太晚了,想想善瑞师兄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要陪伴和照料,不忍占用师兄太多时间。感觉师兄好像有个百宝箱,向师兄讨教带班遇到的问题,师兄总有讲不完的经验和你分享。我的采访收获满满,可当和善瑞师兄说“向师兄学习”时,师兄却谦虚地回应到:哪里,我们是共同学习。
  回家路上,一起乘地铁,我最后问善瑞师兄:“师兄要照顾家,还要修学,又承担这么多义工工作,时间是怎么管理的?”师兄看了我一眼,一脸“这是个问题吗”的表情:“你们学过《百法》了吧?既然一切都是缘起的,我也只是缘起的一部分,我只要做好我这部分的缘。何况导师说过,再忙,我们也只是做当下这一件事。”看着师兄挺拔的身影,短发映衬下美丽而坚定的脸庞,我一下子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