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我第一次去参加沙龙的题目就是《活着为什么》,第一次看到这个话题时,我发觉这是自己三十多年来从未想过的问题。我觉得来到这个世界,活着、经历着人生的种种都是按部就班的事:小时候,活着是要好好读书,为了以后能有个安定的工作;长大后,活着是要好好过日子,为了结婚生子;有了家庭,活着就是为了所有的家人能身体健康和谐地生活。要有稳定的收入,以防止紧急事情的发生;要努力工作,保障这种自认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生活,貌似这些就是我活着的目的。当然了,生活中,烦恼也会时不时地出现,然后活着的主要目的就是感受着烦恼,再想办法解决烦恼,如此循环反复,以至于烦恼越解决越烦恼,越想解决,越迷茫。
  于是,经常和同事或朋友去烧香,虽然那时候对佛法一无所知,只当作一种休闲的方式,感觉在寺庙很轻松。后来,这个习惯一直在坚持,佛法的种子在心中算是埋下了。经过了一些岁月,也经历了人生的一些坎坷,慢慢地长大了,人变得成熟了,心里却越发没有了底气。后来,父亲生病开刀,我去了毗卢寺祈福。母亲住院,我又去了毗卢寺。突然发现,不知从何时开始,佛菩萨成了在我绝望无助时的唯一希望。虽然对佛法还是不太了解,但心里非常清楚,对佛菩萨的力量,我深信不疑。
  也许就是这个原因让我有了善的因缘,偶然的机会,我参加了毗卢寺的学佛沙龙,第一次参加就被《慈经》深深地吸引,随着那祥和的音乐,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在沙龙主持师兄的循循善诱下,我打开了心门,同时也发现佛法的精妙之处,并不是烧香拜佛念经,而是自己心态的改变啊!
  那一次沙龙对我的改变很大,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同时也发现自己真的存在很多问题。于是,接下来的沙龙我每期都参加,一直到后来进班。进班前其实我也很纠结,因为幸福来得太突然,而我不确定我是不是有时间来修学。但是,后来,我还是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义无反顾地来了。直到现在已经一年多,我很庆幸自己当时坚持住了,因为在书院的这一年,我感受到了书院里所有师兄们的热情关怀,也学到了很多正确的见解和道理。虽然说这些道理和正确的见解在进入书院前我们也知道,但是如果没有这样循循善诱的学习方式,就算我有这样的察觉问题的能力,也不一定能够坚持。书院的三级修学模式让我们由浅入深有次第地学习佛法知识,确保我能够把这些貌似人人都懂的道理吃透并深入我的骨髓。然后,再利用服务大众的模式,让我去实际践行,一次次在实践中找到自身的不足,不断自我完善。
  学佛后,我心中就像是有个警察,当在心念起伏的那个瞬间抓住我,让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随意地去生活、去造次。我知道我学佛了,要用佛弟子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以前觉得帮助别人就是好人,但是帮人也会有分别心,自己喜欢的就帮,不喜欢的就根本不去理会。
  举个例子,我是一个有怒路症的人,仗着自己车开得还不错,以前经常在开车时骂那些开得慢、不会停车的人,甚至有时会超过去逼对方。学佛以后,我就在开车时听《慈经》或者《大悲咒》,当我再遇到那些急变道不打方向灯的、开得慢的车时,虽然有时候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洪荒之力,但已经不会再像以前那般冲动易怒了。
  还有一次,在停车场,我前面的一辆车侧方位停车怎么都停不进去,等了一会儿我决定下车去看,一看是一个女司机,我就鼓起勇气,努力拿出我最美丽的笑容(为了不让她感到尴尬),走过去对她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来帮你试试?”最后我顺利地把车停了进去,也获得那位女士的衷心感谢。
  随着学习的一步步深入,现在我不需要鼓起勇气才会去帮助别人,帮人的心无时无刻不存在于我的心中。上周末我带儿子出去散步,走在路上看到一个快递的盒子在路边,我捡起来发现是没拆封的,应该是送快递的无意中丢下的。于是,我主动联系了收件人,告诉他东西被我捡到了,并且让他通知快递公司让快递员来拿。儿子居然和我说:“妈妈反正我们没事,我们给他送过去吧。”我脱口而出:“这么远,而且还是在医院,不好吧?”但马上我就意识到我的想法是不对的,我不想送是因为地方远,要开车很麻烦,而且还是医院,说明我还是有分别心的,也说明我还是没有真正发起菩提心。但我也很开心,通过这件事我看到了儿子的改变,他比我棒,同时也感受到我在学佛过程中,虽然是为了改变自己,但在无意中我也带动了儿子的改变,这就是佛法说的自利利他吧。
  现在我真正明白了,活着就要用无分别的心去帮助一切众生,不能仅仅追求自己的生活的改变,而是要帮助所有的众生去改变他们的人生。你要问我佛法有什么好,我只想说,佛法不是迷信,它会帮助你认清自己,认清现实,能够让你的心灵得到解脱并充满力量,从而活得更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