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生命的痛苦及其解脱》一课,我结合自身,用八步骤的方法对自己的烦恼和痛苦经历做观察修。深刻地认识到,我一直在以一种有所得的心做人做事,甚至学佛也是如此,所以造成我生命中烦恼不断。
  回顾自己三十多年的人生经历,以世俗的眼光看来,似乎是成功的,而且是不断进步和持续的成功。从小,在家人和老师眼里是乖小孩、好学生,高考成功考入211院校,在全国排名第一的专业里学习。虽然所学专业属于传统行业,但由于自己的努力,毕业后也如愿进入世界500强的央企工作。工作后是好员工,负责公司核心产品,技术也做得风生水起。通过五年的努力,又成功进入了总部核心部门,成为了公司总部最年轻的员工之一。这一切似乎是那么美好。后来又成功跳槽几次,薪水不断上涨,行业越来越光鲜……我一直都是家人和同事夸奖的对象。一切都表明,我得到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好。
  罗列这些不是要彰显我的成功,而是想说,恰恰相反,我的欲望越来越大,生活中的烦恼也没有减少。我希望获得更多的赞美,希望在财富和事业上达到遥不可及的目标,甚至超过了王健林口中的小目标。在我迫切的求胜欲望中,我习惯了自己已经拥有的幸福,并奢求更多。
  在《生命的痛苦及其解脱》这一课里,导师告诉我,我之所以拥有这么多还会烦恼,是因为我太著相了,我始终以一颗有所得的心在做人做事,始终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获得什么。而世俗又在不断强化我的这种观念,直到我把这样的观念固化为心态、个性和生命品质。我养成了争强好胜、凡是争第一的习惯,争到了,洋洋得意并继续下一次,争不到就心生嗔恨和嫉妒。
  生活也一直在帮助我强化这样的观念。上学的时候,父母和老师不断强调要争第一,同学之间往往没有把更值得珍惜的缘分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工作后争业绩、争薪水、争升职,发放奖金时的快乐不是我获得了多少,而是我的收入是最高的……如此等等。
  现在又把这种心态带到了学佛中,用世智辩聪和有所得的心态学习佛法。某一期法义学得认真就洋洋得意,似乎已经得到了导师的真传。带着有所得的心态来学习佛法,并没有丝毫减轻烦恼,只会增加我执,从世俗中烦恼转到在修学中烦恼,对自己和别人没有任何利益。
  导师说,之所以会“有所得”,会著相和烦恼,根本原因是没有正见,观念错误。我的一个个有所得,是因为我没有看到,所得的这些对象是缘起、无自性的,我没有真正看清能得的我也是一样的缘起的。虽然一次次念“缘起性空”,但实际生活中我并没有真正建立正见,所以自然就会引起后续一系列的执著、烦恼和造业。而佛法时时提醒我们有本自具足的佛性,乃至在佛法中没有少法可得的真实。
  虽然已经认识到了这个“有所得”的问题,可目前的这种认识还是这么轻飘飘和没有力量,我还没有能力战胜这个烦恼。世俗的我会绕道走、躲开这个问题。不过,学佛似乎没有捷径。导师说,学佛是一人与万人敌。这是遇到的一个很厉害的对手,我想从今天开始直面这个对手,每天保持对“要得的我、所得的法”的观照,避免让敌人更强大。